第八十一章 告状

    小碧又使劲地拽了罗婆子几下,罗婆子却甩开了她的手,一脸气愤地向乔三巡告发道:“公子,千真万确的,老奴是不会撒谎的!今日这一整天,她都盯着小碧,想方设法地要害小碧!上午是找借口骂小碧,小碧好脾气,忍着没吭声。下午她又熬银耳汤,偷偷地把银耳汤撒在小碧要走过的台阶上……”

    “是谁,说名字。”乔三巡没耐心地打断道。

    “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个自以为有小公子做靠山,整天对谁都呼呼喝喝的……”

    “陈婆。”沁雪忽地开口了。

    罗婆子不由地愣了一下,眼含惊愕地看向了沁雪。乔三巡也转脸望向沁雪,问:“你说谁?”

    “银耳应该是陈婆撒的。”沁雪刚才就想到了什么。

    “对!就是她!就是她!”罗婆子激动了起来。

    “陈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乔三巡不解地看着沁雪问。

    沁雪扫了小碧一眼,小碧满面通红,死死地咬着下嘴唇,一句话也没敢说。

    “她看小碧不顺眼呗!”罗婆子又道,“她一直看小碧不顺眼,总挑小碧的刺儿。小碧没做错事儿都要被她训,真真是没道理的……”

    “罗妈妈您别说了!”小碧脸上全是尴尬。

    “不行啊,小碧,要说出来叫公子听听,公子才知道你背地里受了多少委屈……”

    “不要说了!”小碧再次打断了罗婆子的话,眼泪都快下来了。

    厅内忽然安静了下来,隐隐有种奇怪的氛围在四处游荡。

    “这件事交给我处置如何?”沁雪向乔三巡问道,“我不会委屈了小碧。”

    乔三巡拿起筷子,脸色也莫名地有些尴尬:“呃,好,就交给你处置。”

    “你们都先出去吧,等公子用完饭之后再说。”沁雪吩咐道。

    饭后,乔三巡自去了。沁雪将一干人都叫到了厅内。她先问了陈婆,陈婆倒也爽快,一口承认了。罗婆子又激动了起来,指着陈婆道:”看看,看看,我说是她吧!做事怎么这么昧着良心啊!就她这样的人怎么能带好小公子?小公子跟着她一准学坏!”

    “谁昧着良心了?”陈婆反驳道,“要说昧着良心的人,那该是她苏小碧!问问她自个,她那张疙瘩似的脸是谁给她治好的?她能有那么一张好看的脸是谁给的?”

    “小碧怎么了?小碧对夫人好着呢,你少挑拨离间了!”

    “嗬哟,好着呢?你当我们都是睁眼瞎啊!这些天,她忙里忙外地都干了些什么她自己不清楚?我说苏小碧啊,懂什么叫知恩图报吗?你这么做不怕遭报应啊?对!没错!今天是我故意撒银耳在台阶上让你踩的,为什么你自个心里清楚!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分得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哎哟,你这婆子嘴巴简直太臭了……”

    “够了!”沁雪轻喝了一声。

    所有人都不吭声了。沁雪一双凌目横扫了一眼,说道:“陈婆故意撒银耳汤害小碧,这事她既然敢认,我就敢罚。打今儿起,陈婆罚月银三个月,再赔小碧汤药费,向小碧道歉。以后她若再犯,就不能留在我画眉居了。”

    “不用了,夫人!真的不用了!”小碧慌张摆手道。

    “画眉居是我做主,我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做。”沁雪面色严肃道。

    “活该!”罗婆子向陈婆挤眉道。

    “罗婆子,”沁雪又扫向了这婆子,“你揭发有功,赏月银一个月。”

    罗婆子忙弯腰笑道:“多谢夫人!”

    “但是,”沁雪顿了一下,“以后不要再打小公子的主意了。陈婆自我怀着小公子便跟随于我。我说过,小公子只能由她来照看,旁的人我一概信不过。”

    罗婆子那脸色霎时尴尬无比,急忙解释道:“夫人,老奴不是为了照顾小公子的事情……”

    “别当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你是太夫人派来的。她派你来干什么的,你自个心里清楚。我留你,是给太夫人面子。我不留你,太夫人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罗婆子立马呆住了,老脸上的褶皱都僵成了干条子了。

    “陈婆和小碧留下,其余都退了吧。”沁雪吩咐道。

    不相干的人都退下后,沁雪让仲春把门关上了。她看了一眼都低垂着脑袋的陈婆和小碧,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言道:“我视你们二人为自己人,你们却先自己掐了起来,这叫我该如何是好?”

    小碧慌张跪下:“奴婢没有让罗婆子来向您告状的意思!”

    “我当然知道那不是你的主意。罗婆子不过是利用了你,想在我这画眉居里挑起点事儿,好向那边交差罢了。”

    陈婆也跪下了:“是老奴不好,差点被那罗婆子钻了空子,请小姐狠狠责罚!”

    沁雪抬了抬手:“你们两个都起来吧。这会儿能在这屋里说话的都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那就要齐心,不能让外面那些人趁了空。若咱们自己这几个人先打了起来,那就只会令人看笑话了。你们说是不是?”

    “是。”小碧垂首嗫声道。

    “是!”陈婆使劲地点了点头。

    “今日这事是陈婆你不对在先,你得跟小碧道个歉。”沁雪道。

    “不了!”小碧忙摆摆手。

    陈婆斜瞥了小碧一眼,眼神里仍旧带着些不满。但她还是向小碧弯了弯腰,说了句小碧姑娘得罪了请你见谅的话。小碧慌忙还了礼,这事儿也算结束了。

    小碧离开后,陈婆不禁问沁雪道:“小姐,您是半点看不出来那丫头的心思吗?”

    沁雪嘴角飞过一抹清淡的笑,眸光低垂道:“我如何会看不出来呢?”

    “那您……为何还要护着她?难道您就不怕将来她爬到您头上作威作福?”

    沁雪起了身,缓步走到陈婆跟前握住了她的双手,还是那么和颜悦色:“有一件事,我想请您老人家答应我。但也不是非答应我不可。您老人家想好了再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