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逼供

    “你别胡说行吗?”宋沁月忽然跨门进来了,一双含着凌光的眸子直射乔百翎。

    随后,唐氏和岳氏也都进来了。云姨娘忙上前询问许容立如何了,唐氏道:“没什么大碍,就是受了点惊吓。”

    “那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说她看见天上飘着盏天灯,急急忙忙地去追才落了水。”

    “就这样?”

    “不然你以为呢?我说你们也真是的,把侯爷他们晾在那边全都跑这里来算怎么回事?都回去!”唐氏皱眉道。

    “我留下吧。”宋沁月主动道。

    “不必了,这儿有蒲姑姑看着就行了。走吧。”唐氏斜瞥了沁雪一眼,抬脚走了。

    女眷们都跟着出去了,沁雪和乔百翎走在最后面。眼望着唐氏等人拐了弯,两人便放慢了脚步。又敷衍着往前走了几步后,两人立刻掉头回了百合阁。

    来到许容立门前,只有蒲姑姑看守着,许容立身边的人都被蒲姑姑支开了。蒲姑姑开了门,让沁雪一人进去了。

    “啊切!”纱屏后,一声响亮的喷嚏声响起。

    沁雪缓步绕了进去,见茜纱帐中的许容立已盘腿坐了起来,裹一床锦被直吸鼻涕。忽然,许容立察觉到了她,伸手掀帐道:“你怎么进来了?”

    “姨娘可还好?”

    “谁许你进来的?”

    “我是来瞧姨娘的。”

    “我用不着你来瞧!你赶紧给我出去!”

    “看姨娘中气十足,似乎并无大碍。也是,姨娘是做婢子出身的,从小吃得苦,身板子好,这偶尔落一落水又能怎么样呢?”

    “你是来给我添堵的吗?我是婢子出身又如何?用不着你来提醒我!来人!来人!”

    “姨娘不用叫了,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你说什么?”许容立吃惊不小。

    “任姨娘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一个人来救你的。”

    “为什么?”许容立失色道。

    “因为今晚就是姨娘的最后一晚!”

    许容立眼眸微张,片刻后忽然掀开被子跳下床,正要往外逃却被沁雪一把拽回来,推回了床上。

    “你……”许容立喘着粗气地怒瞪着沁雪。

    “都说了,今晚你走不出这个房间。”沁雪向床前逼近。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我?谁许你来杀我的?”许容立连声质问。

    “是大夫人。”

    “谁?大夫人?不,绝不可能,大夫人绝不可能杀我!”

    “你勾结玄安,利用她最怕的蛇来设计陷害我和我的小松儿,你觉得她能饶过你吗?”

    “我没有勾结玄安!”许容立霍地一下站起来争辩道,“我都不怎么认识玄安,我怎么去勾结玄安?我也不知道什么蛇,我什么都没做过!”

    “那你刚才怕什么?”

    “刚才?刚才是我看见了一盏天灯……”

    “刚才根本没有天灯,是一个穿着和尚袍子的人打你眼前跑过,不是吗?”

    “不是……”许容立的声音颤了。

    “你一看见穿和尚袍子的就吓得惊慌失措,慌不择路,甚至还落了水。为什么?你为什么如此害怕穿和尚袍子的人?”沁雪不松懈地逼问道。

    “我没有怕……”

    “你怕,你十分地害怕!因为你担心玄安的亡魂会来找你,把你一块儿拖入十八层地狱!”

    “你给我闭嘴!”许容立声嘶力竭了起来。

    “你还是老样子,为了达到你的目的而不惜一切手段,你为了讨好宋公和宋沁月就想出了这么一出好戏,为了让自己成功做上侧夫人的宝座就对婉夫人下手!许容立,你一出生便是没带良心来的吧?”

    “来人!来人!”许容立焦躁地叫嚷了起来。

    沁雪静静地看着,直至这女人叫得精疲力尽时。她挑衅地问了一句:“你以为你真的能叫来人吗?”

    许容立已至崩溃边缘,冲到桌边一爪扯掉了桌布又掀翻了桌子,踢开了凳子。但就算是这样的折腾,门外也没来一个人。这女人忽然意识到一切的动静都唤不来任何一个人了,也开始意识到沁雪不是说笑的。她的神情慢慢地从愤怒转为了慌张可怜。她开始用哀求的声音向沁雪辩解:“我真的没有做过,一定是那玄安栽赃我的。请你准许我见一见大夫人,让我亲自去跟大夫人解释好吗?求求你了。”

    “大夫人不会听你解释的。今晚的事情她看得清清楚楚,你百口难辨。”沁雪冷漠道。

    “不,不是那样的,真的不是那样的。我和玄安是认识,但并无深交。我也不知道那什么蛇的事情怎么会和我扯上关系,但我确确实实没有做过呀!求求你了,求求你了……”许容立一副谦卑可怜的模样走向沁雪,并伸出了双手。

    沁雪还是一脸冷漠:“没用的,大夫人不会听你解释,因为她自己已经看得清楚明白了!”

    许容立的脸和伸出去的手都僵了,呆立了一小会儿,她缓缓直起了腰,谦卑的面孔变得冷狞起来:“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处处针对我?”

    “你做的恶事太多了,是老天不容你。”

    “老天个屁!”许容立痛骂了一句,手指向上道,“老天就是眼瞎的,他何时真正地看清楚过这世上谁在遭罪?我从来都不信老天!”

    “我知道,你更信你自己,所以才会为了自己做了这么多丧天害理的事情。”

    “你别想逼我承认什么!”

    “你用不着承认什么,只要大夫人相信是你干的,你今晚就走不出这个房间!”

    “大夫人了,哼哼哼,她以为自己很聪明吗?她以为玄安的事情她知道得一清二楚吗?她根本不清楚到底是谁想要了她孙儿的命!”

    “是谁?”

    “凭什么告诉你?”许容立双手摊开,一副无赖相道,“反正我都要死了,那就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好了!只是或许将来的某一天,她的宝贝孙儿又会遭到别人的毒手,而她自己却根本不清楚到底是谁,哈哈哈哈……这么做也算是为我自己报了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