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明天我就投奔我儿子去!

    从医院回到家里已经将近凌晨,一走进家门,舒宥安就不高兴的质问。

    “……南萧,你是怎么回事,爸病成这个样子你居然还有心情去会所打牌?”

    其实在医院里她就已经发过一次脾气。

    陆南萧习惯性的推了推金丝的近视镜框架,抬手揽上舒宥安的肩膀一起向楼梯走去,好脾气的认错,“是,太太,都是我不好,我应该和你一起去医院陪爸的。”

    即使习惯了舒宥安不分场合地点的发脾气,可是这么晚了,如果把家里的佣人吵醒,陆南萧还是觉得尴尬,毕竟男人都是要面子的。

    舒宥安转头看着他,微蹙的秀眉透着责备,“你知不知道,看到爸一直吐个不停我有多害怕!”

    舒宥安就是这样,明明是在倾吐自己心中的担心和害怕,想要找个依靠和安慰,可是说话的语气却像是对陆南萧的不满和责备,没有一点正常女孩该有的柔弱无助。

    “都是我不好,我应该陪在你身边的……”陆南萧继续好脾气的承认错误。

    走进房间之后,舒宥安停了下来,双手紧紧抓着陆南萧两边的衣袖,忽然担心的问,“南萧,爸……会不会离开我?”

    “别胡思乱想,爸会好的。”陆南萧抽出双手,反搭在舒宥安的肩,面上温润不变。

    其实这个时候正常的夫妇,丈夫都会把自己的太太抱在怀里安慰,可是陆南萧却没有,因为心中还在为舒宥安电话里和在医院里不留情面的责备而耿耿于怀。

    岳父的病况不是他能控制,白天还好好的,谁知道晚上会出现那样的状况。

    而且他的太太送晚饭的时候也没有要求他一起,国庆小长假,他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事可做,所以就去和朋友消遣了。

    可是电话一接通,他的太太听说他在会所,也不管他的两位好哥们也在,隔着电话就是一通不留情面的训斥……

    他是男人,更是她的丈夫,难道作为妻子的不应该尊重自己的丈夫吗?

    可是他太太的字典里似乎没有“尊重”这两个字,至少他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待遇。

    “真的吗?”舒宥安又抓住了陆南萧风衣里面的衬衫,这是她惊慌的表现,“南萧,我好怕。”

    “不担心,爸只是吃坏了东西,明天就会没事的。”陆南萧还是把舒宥安揽了过来,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

    舒宥安本能的抱住他的脖颈,脑袋枕在他的胸膛上,语气也柔弱了下来,“我就只有你和爸两个亲人了,”后面的话,舒宥安没有说出来,因为不敢,担心再次失去至亲的人。

    陆南萧暗自吸了口气,心中清楚,他太太的柔弱只是暂时的,一旦岳父舒长荣恢复,她便还会是那个强势又不近人情的女人。

    再次拍了拍舒宥安的背,“好了,没事的,早点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见舒宥安还是抱着他不动,便埋头在舒宥安的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们还要去医院。”

    ……

    两人洗漱之后准备休息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一点。

    见陆南萧从浴室走出来,舒宥安难得柔弱的对他伸了双臂。

    陆南萧走过来一手拉了舒宥安的手一手掀开薄毯上了牀,没有像以往那样揽着她一起躺下,而是说,“你先睡吧,刚想起来,有个案子需要完善一下。”

    舒宥安虽然强势,但是在工作上从来不会胡搅蛮缠,点头嗯了一声,躺下之后让陆南萧也不要工作的太晚。

    陆南萧工作的地点都是在牀上,因为舒宥安一个人睡觉害怕,所以每次在家工作都是把笔电放在腿上,靠在牀前。

    其实根本就没什么案子要完善,这只不过是他心中不舒服的一个借口,就像一对刚刚吵架的夫妻,根本就没办法像平常一样抱在一起睡。

    陆南萧也是这样的心情。

    可是他知道,如果自己冷漠相待,他的太太一定又会不高兴,所以,只好寻了个借口。

    把笔电收起临睡之前,陆南萧本能的看向睡在身边的女人。

    女人披散的长发遮住了半张脸,纤细的哥哥紧紧抱着陆南萧的腰,温热的呼吸也扑在上面。

    不自觉的,修长的指拨开遮在脸上的长发,女人白净小脸便暴露在空气中。

    舒宥安睡得不算踏实,即使熟睡中秀眉也是紧聚在一起,粉唇紧闭,那是神经高度紧张的反应。

    指背在舒宥安的脸上轻轻趟过,陆南萧俊脸上那抹平日里的温润不在,微蹙的眉显得压抑。

    一声嘤咛响起,舒宥安不适的蹭了蹭脸,因为陆南萧从脸上趟过的指背。

    陆南萧深吸了口气,轻轻分开舒宥安抱在腰上的手,关了睡眠灯。

    几乎在陆南萧刚刚躺下,舒宥安就依赖的靠了过来,习惯性的抱着陆南萧的腰,小脸也贴在他的胸膛上。

    黑暗中,陆南萧蜷起的指搓了又搓,最后还是把舒宥安揽了过来。

    ……

    “陆成喜!我要和你离婚!”孙丽娟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陆成喜跳着脚咆哮。

    白梦琪拦在两人中间,好脾气的劝架,“好啦,阿姨,您就是和叔叔离婚,钱也已经输了,别吵啦,要是让邻居听见了多笑话。

    我这里还有点钱,您先拿着,如果不够,等我下个月发工资了再拿给你和叔叔。”

    “那么点钱,都不够还利息的。”陆成喜也在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白梦琪从包里拿出的一千多快,不屑的冷嗤。

    “什么!你又欠赌债了!”听说还利息,孙丽娟又一个高跳了起来。

    白梦琪赶紧将她又安抚着坐下,转身看向陆成喜,“叔叔,我知道我这点钱不够做什么,可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职员,每个月辛辛苦苦的工作就能拿三千多的薪水。”

    “你这个不成器的男人,我说什么都不会和你过了,明天我就去投奔我儿子!”

    孙丽娟气得指着陆成喜的鼻子说狠话,本来是一句气话,谁知她刚说完,陆成喜眼睛一亮,紧接着一拍大腿,“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陆成喜话落,白梦琪的眼眸中也快速的闪过一抹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