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不省心的父母

    医院急救室门前,陆南萧表情凝重的坐在舒宥安的身旁。

    自从一号那晚之后,岳父舒长荣的状况就一直不太好……医生通知他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舒长荣“突然”病重,最害怕的还是舒宥安,母亲和哥哥离开的早,如果父亲再离开,这个世界上她真的就没有亲人了。

    陆南萧也同样的担心,只不过他的担心中多了份私心,岳父舒长荣是因他才住进医院,如果去世,那么他可就真的要成为被人唾弃的忘恩负义之人了。

    “张伯,爸怎么突然就病重了?”舒宥安的语气带着哭腔,也只有这种时候,她千年不变的冷漠才会有所改变。

    老张收回落在急救室门上的眸光,说话之前下意识的看了陆南萧一眼,“老爷得的是急性心梗引发的心衰,这种病不发作的时候看着像个健康的人,一旦发作,就会有致命的危险。”

    “好好的爸怎么突然就得了这种病?”舒宥安又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老张没说话,再次看了陆南萧一眼。

    陆南萧习惯性的推了推金丝的近视镜框架,老张的这一眼意味着什么,他心中清楚。

    急救室的门打开,三个人几乎同时快步的过去,穿着高跟鞋的舒宥安更是小跑着。

    穿着无菌衣戴着口罩的医护严肃的下达病危通知,“患者情况很不乐观,请直系家属签字。”

    听到“患者情况很不乐观”几个字,小跑着过来的舒宥安脚下一崴差点摔倒,好在扶住了旁边的护栏才没有摔跤。

    “医生,我爸他……”

    “安安,先签字。”陆南萧转身把她搀扶过来,说完话之后薄唇便不自觉的抿起,没了往日的那抹温润。

    此时的舒宥安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双腿发软,连提着包包的手都在明显的颤抖。

    老张走过去搀了另外一侧,“大小姐,签字吧,别耽误了治疗。”

    “好好,我签,笔呢?”听说会耽误治疗,舒宥安马上条件反射的点头,明明医护已经把笔送到面前,她还是盯着那张病危通知书要笔。

    陆南萧接过笔送入舒宥安的手中,然后扶着她的手一起签下字。

    医护拿着签了字的通知书又进入急救室,走廊里,气氛更加凝重。

    陆南萧搀扶着舒宥安向休息区走去,刚刚走到休息椅前,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陆南萧以为是助理打来的电话,扶着舒宥安坐在椅子里之后,从风衣里的西装口袋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明显的皱了下眉,没有接听,而是按了拒接。

    把手机又放回西装的口袋,也在舒宥安的身旁坐下,因为他的右手一直被舒宥安紧紧的抓着。

    大掌落在舒宥安的手背上,刚刚收紧给与无声的安慰,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再次摸出手机,看到还是母亲打来的电话,陆南萧犹豫了一下,抽出被舒宥安无意识紧抓着的手,低声的说,“我去接个电话。”

    安全通道门前,陆南萧的背影都透着凝重,修长的指握着手机放在耳侧,连讲话的语气都低沉了许多,“妈,什么事?”

    孙丽娟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欢快,“儿子,我和你爸想好了玩的地方,北方的人都喜欢来我们南方旅游,我就和你爸去北方玩一玩,听说海城风景不错,而且我和你爸过去还有住的地方,酒店的钱都省了。”

    等孙丽娟说完,陆南萧才说话,依然是低沉的语气,“妈,我这边有很重要的事没办法分身……”

    “你忙你的,我和你爸又不用你陪着!”不等陆南萧把话说完,就被孙丽娟打断,不以为然的语气,好像真的是想来海城游玩一般。

    陆南萧烦躁的揉了揉眉心,“妈,你和爸还是去别的城市玩吧,稍后我再多给你们打一些钱过去,我这边真的不方便,好了,我还有事,先不说了。”

    挂断电话之后,陆南萧再次疲惫的捏了捏眉心,收起手机走出安全通道。

    电话的另一端,孙丽娟点着被挂断的手机不满的哼了一声,“你不让我去我还偏就要去!十六年了,都没接你妈去你家里看看,结婚那么大的事也不让我们过去,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儿媳妇长什么样呢!

    哼,没见过我也猜得出来,这么多年了都没来拜见我这个婆婆,一定是长得见不得人!”

    五个小时之后,舒长荣被推出急救室,罩着氧气罩,手背上输着液,不知是麻醉药的作用还是本身意识迷糊,一直处于昏睡状况。

    舒宥安紧张的扶着移动病牀跟着走进电梯,陆南萧也是一样,还有管家老张,如果说两人表现出来的是紧张和担心,老张的反应则很淡定。

    因为从舒长荣被送进医院的第一天,他就知道了结果,只不过结果比医生的预期早了些。

    推进病房之后,舒宥安寸步不离的守在病牀前,虽然父亲舒长荣没有一点意识,她还是紧紧握着父亲的手,时不时地轻轻唤一声,“爸。”

    ……

    陆南萧早就知道自己的父母不省心,却没有想到会不省心到如此地步,前一天通电话他已经说了自己不方便,第二天还是来了海城。

    人已经过来,总不好赶回去,只好打电话派助理林烨去机场接人。

    两个小时之后,陆南萧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为不打扰岳父舒长荣和太太舒宥安,陆南萧走出病房接的电话。

    刚按了接听,孙丽娟不悦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儿子,怎么回事?我和你爸从大南方过来北方投奔你,你不来接我们也就算了,还打算让我们住酒店?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多让我和你爸伤心!我们可是你的亲爸亲妈,大老远的来投奔你,你就让我们住酒店?你忍心吗!”

    等母亲质问完,陆南萧才说话,声音中透着无奈和疲惫,“妈,最近家里出了点事,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不等陆南萧的话说完,就被孙丽娟打断,高分贝的嗓音听着就刺耳,“就是天塌了,死了人你的房子不是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