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带着梦琪一起来投奔你

    父母大老远过来,理应把他们接到自己的家里,可是毕竟自己的家庭状况特殊,先不说自己是住在岳父的家里,就是自己父母的性格也清楚的很,不懂礼节又没分寸,把他们接到家里根本就不合适。

    何况现在岳父又病重,他也根本没办法分身。

    耐着性子安抚了一翻,陆南萧便挂了电话,转身走向病房。

    还没走到病房门前,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这一次是助理打来的,微皱了下眉,陆南萧接了电话。

    林烨的声音听起来很为难,“陆总,您母亲她……不让开车。”

    陆南萧:“你们现在在哪?”

    林烨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座上抱着胳膊生气的孙丽娟,实话实说,“在高速路上,夫人不想住酒店……”

    陆南萧无奈的叹了口气,“林烨,让我母亲接听电话。”

    林烨应了一声,把手机送到孙丽娟面前,“夫人,陆总要和您讲话。”

    听说儿子要和自己讲电话,孙丽娟得意的笑了,接过电话放在耳边的时候马上就冷了脸,“儿子,我告诉你,如果你再让你的助理送我们去酒店我就在高速路上赖着不走!”

    陆南萧疲惫的揉着眉心,摊上这样的母亲他是真的没有办法,只好妥协的答应,“好,等下了高速让林烨给我电话,到时候我去接你们。”

    “这还差不多!”孙丽娟满意了,“没什么事我就挂了,早上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要说孙丽娟这样的奇葩也真是少见,听说飞机上提供餐饮,连早饭都没吃,儿子陆南萧打过来的钱被陆成喜都输光了,还欠了一屁股赌债,是白梦琪出的钱订了三张经济舱的机票。

    结果机上就提供了一个小小的汉堡,所以到现在几乎是饿着肚子。

    没知识的女人,达到目的之后也不征求一下林烨的意见便自作主张的挂了电话。

    把手机向前一伸,伸到车门外的脚也收了回来,“走吧,可以开车了。”

    林烨收起手机,透过后视镜看了孙丽娟一眼,启动前把车门上了锁。

    “有病,住酒店有什么不好,就爱瞎折腾!”副驾上,一直阖着眼睛眯着的陆成喜吐槽了一句。

    和孙丽娟一起坐在后座的白梦琪也“善解人意”的劝着,“是呀,阿姨,南萧一定是不方便,所以才安排我们住酒店的。”

    “哼,你们懂什么,来投奔儿子,如果被送到酒店让邻居们知道了还不得笑话死!”孙丽娟抱着胳膊不满的抱怨。

    白梦琪透过后视镜悄悄的看了眼驾车的林烨,也没再说什么。

    下午两点十分,陆南萧和舒宥安说自己出去办点事,便离开了医院,答应母亲住家里不过是权宜之计,母亲的性格他清楚,如果不那样说,一定会继续为难林烨。

    陆南萧打算亲自送父母去酒店,顺便再解释一下。

    可是有时候往往是事与愿违,见了面之后孙丽娟还是之前的态度,如果不接他们回家,就蹲在路上不走。

    没办法,陆南萧只好带他们暂时住在家里。

    陆成喜依然坐在副驾,抱着胳膊翘着二郎腿,一副大爷的模样很是享受。

    白梦琪随孙丽娟坐在后座里,她虽然不懂车,但也看得出来陆南萧的车很名贵。

    孙丽娟就不同了,不停的扒扒这看看那,“大亮,你这车挺贵吧?”

    不等陆南萧回答,白梦琪先开了口,“阿姨,南萧现在是总经理了,还叫他以前的名字,被公司的下属听到了会笑话的。”

    “对对,我儿子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不能叫以前的名字,太土了。”孙丽娟笑着附和。

    副驾上,陆成喜不以为然的插了一句,“就是当总统了也一样是老子的儿子!”

    “废话!用你说!”

    孙丽娟嫌弃的白了陆成喜的后脑勺一样,然后又笑嘻嘻的凑向前。

    “儿子,你这车多钱买的?”

    “不贵,几百万。”陆南萧面无表情的驾车,俊脸上少了平日里的温润。

    “几……百万?”孙丽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一副没见过世面乡巴佬的反应。

    白梦琪也一样惊讶,毕竟几百万的豪车不是普通上班族能消费的起的。

    不过她却没有像孙丽娟一样的反应,而是很淡然的笑着说,“阿姨,看您大惊小怪的,南萧现在的身份配这样的豪车太正常了。”

    “凑小子,自己开这么贵的车,每月给我和你妈生活费才那么点!”陆成喜不高兴的吐槽。

    自从医院下达舒长荣病危通知书之后,陆南萧的心情就像是一团乱麻,烦躁又零乱,所以根本没有心情和父母谈论这些。

    为了堵住父母的口,结束这种没营养的话题,面无表情的说,“安安送我的。”

    ……

    三个人都乖乖的闭了嘴,虽然没有见过舒宥安本人,却也听到过这个名字。

    尤其是白梦琪,不太自然的转向了窗外。

    孙丽娟不屑的哼了一声,“她霸占了你这么些年,送你车也是应该的。”

    陆南萧没接话,看着前方眉峰微皱。

    等车厢里安静下来之后,陆南萧才问出心中的疑问,“梦琪,你们公司休假还没结束吗?”

    这一次,不等白梦琪开口,孙丽娟代她先行做了回答。

    “梦琪辞职了。”

    陆南萧再次皱了皱眉,“做的好好的怎么辞职了呢?”

    “嗯……”白梦琪犹豫着要怎么解释,毕竟她不好说是自己在孙丽娟面前故意卖惨,说自己工作如何如何辛苦,薪水又低,所以孙丽娟才打包票说自己儿子会帮她安排工作。

    “好什么好呀!”孙丽娟再次做了白梦琪的代言人,“梦琪工作那么辛苦,一个月才拿三千的薪水,所以我就不让她做了,带她一起过来投奔你,反正公司也是自己家的,安排一个人进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陆南萧……

    投奔?

    “妈,你和爸不准备回去了?”

    孙丽娟一甩手,说话的时候瞪了陆成喜后脑勺一眼,“还回去什么呀,你爸欠下了不少赌债,我们就是为了躲追债才来投奔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