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唯一引以为傲的优越感被击碎

    舒宥安也是刚回到家里,走进房间就听见了汽车声,她以为是陆南萧回来了,谁知道家里却突然多了三个陌生人。

    小时候遭遇过被绑架的经历,对于陌生人,舒宥安存有本能的警惕和排斥,性子本来又冷,所以出口的话也像是不高兴的质问。

    出于本能反应,楼下的人都抬头向上看去。

    此时的舒宥安扶着围栏站在房间门前,身上淡淡的藕荷色真丝睡袍,衬得她千年不变的小脸更显冰冷,长发披散在肩上,居高临下的瞥着楼下的陌生人,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大多数人都喜欢自欺欺人,白梦琪就是期中一个。

    因为自己出身普通,所以她一直告诉自己,舒宥安是个恐龙,丑到交不到男朋友,是利用自己的家世強行霸占着陆南萧……

    因为只有这样想,她心里才会平衡,毕竟,男人最在意女人的颜值。

    也只有这样想,她才会存有希望,因为,她的颜值虽然称不上倾国倾城,却也是女人中的佼佼者。

    而且为了迎合陆南萧矜贵的气质,这些年她一直努力的修身养性,为了有一天他们在一起,不会有距离。

    可是现在见了舒宥安本尊,白梦琪才发现,她心中丑化的恐龙原来是童话世界里的高高在上的冰雪女王,不仅家世好,气质和颜值也都在她之上。

    此时,白梦琪心中唯一的那点优越感被舒宥安打击的粉碎,本能的站了起来,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女王,不自觉的蜷了手指。

    尖锐的指甲嵌入掌心,是白梦琪不愿承认的自卑和不甘。

    孙丽娟也本能的站了起来,歪着脑袋看着楼上,“儿子,她谁呀?”

    陆成喜轻蔑的瞥了孙丽娟一眼,为她不走脑子的话。

    陆南萧没想到舒宥安会突然回家,岳父舒长荣病重,这段时间他们夫妻一直吃住在医院里,带父母回来的路上他还在想着,等一会回了医院要怎么和自己的太太开口,毕竟,他太太的性格不能和普通人相比。

    微怔之后,熟悉的温润现在唇角,陆南萧快步上了楼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没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

    看着快步来到自己面前的男人,舒宥安冰冷的脸色没有一丝改变,依旧冷冷的问,“他们是谁?为什么会在家里?”

    陌生人的突然侵入,舒宥安极度没有安全感,满身戒备的她从而忽略了陆南萧的感受。

    “他们是我的家人。”陆南萧好脾气的解释,主动的握了舒宥安的双手,轻声的提议,“安安,我们回房间说。”

    舒宥安淡淡的向楼下瞥了一眼,被陆南萧牵着手揽着进了房间。

    楼下,被忽视的孙丽娟又一屁股坐回了沙发里,对着楼上不满的吐槽,“什么玩意,公婆来了也不下来打一声招呼!”

    陆成喜展了手臂枕在脑后,故意叹了一声,意有所指的说,“谁让你儿子是倒插门呢!这年头,谁有钱谁是大爷。”

    孙丽娟瞪了她一眼,没搭理。

    看着每次回老家都和自己保持绅士风度的的男人,在舒宥安面前却是如此温柔,白梦琪蜷起的指更收紧了些,嘴唇也抿了起来。

    回到房间,关上门,陆南萧没有马上和舒宥安解释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会突然过来,而是关心的问,“怎么突然回来了?”

    舒宥安偏头看着温润的丈夫,“我回来换衣服,顺便洗个澡。”

    “一起。”男人的唇角弯着淡淡的弧,温润中透着隐隐的暧昧。

    说完不等舒宥安同意,就裹着她走向了浴室。

    花洒下,男人有力的胳膊将舒宥安圈了起来,让她的背贴在自己健硕的胸膛上,薄唇落在舒宥安的后颈上轻柔的游走着,很是亲昵的举动,也很合乎常理。

    毕竟两人一直在医院里陪舒长荣,好几天都没有亲热过了。

    落在舒宥安胸一前的手似在抚一摸又似在帮她洗澡,火舌熟练的在舒宥安的耳蜗扫荡,呢喃一般的声音也跟着响起,“安安,我爸妈想在海城住一阵子,让他们住在家里好不好?”

    舒宥安仰头,阖目蹙眉,似在躲避男人的痴缠,又似本能的反应,“……你知道的,我不习惯家里有陌生人。”

    “他们不是陌生人,他们是我爸妈。”陆南萧含住舒宥安的耳珠轻轻啜吻,发出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聪明如斯,他知道,这种时候最好说话,没了平日里的强势,如果不是这个时候商量,她一定不会同意自己的父母住在家里。

    而自己的父母就在楼下,如果舒宥安坚持不同意,不仅是他面子上过不去,父母的脸面也不好看,虽然他一直过着这样寄人篱下的生活,可是他不想让自己的父母知道,毕竟,关乎男人的面子和自尊。

    所以他只有采用这种手段了,虽然卑鄙了些,但是,也是没办法的事。

    舒宥安:“你可以帮他们订最好的酒店……找一处住房也可以……”

    “家里有客房……又何必麻烦……他们不会住很久……”

    陆南萧继续说服,身体也跟着一起,两人接下来的对话,都变成了简单的嗯嗯哦哦……

    见自己的儿子进了房间久久都不下来,孙丽娟不高兴了,抱着胳膊靠在沙发里抱怨,“两口子说个话要这么长时间,把我们三个晒在楼下,这是不欢迎还是怎么着!”

    “哼!整天叨叨叨,人家欢迎才怪呢!”陆成喜抱着胳膊靠在沙发里说风凉话。

    “你闭嘴!”孙丽娟冷不丁的吼了一嗓子,没教条的女人,也不管此时是在自己儿媳家里,不高兴了就大呼小叫,“一天除了赌就会说风凉话,你要是有一点出息我能来这里看人家脸色!”

    担心夫妻俩再吵起来,何况又有佣人从厨房里出来,白梦琪轻轻拉了拉孙丽娟的衣袖,小声的提醒,“阿姨,别吵了。”

    孙丽娟瞥了白梦琪一眼,又看了眼走上楼梯的佣人,也没再嚷嚷。

    佣人上了楼,轻轻的敲了敲门,“大小姐,南萧少爷,晚饭准备好了。”

    看着佣人下来又走进厨房,自己的儿子和儿媳还没有下来,孙丽娟又忍不住埋怨,“这是干什么呢,佣人都说吃饭了还不出来!”

    陆成喜嫌弃的嗤了一声,“小夫妻俩关在房间里能干什么!”

    一句话,提醒了孙丽娟。

    还有白梦琪,不自觉的挺直了身板,看着楼上,咬了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