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舒宥安警惕的问:她是谁!

    衣帽间,陆南萧站在舒宥安的对面,贴心的帮她系着衬衫的扣子,一颗颗珍珠般大小的纽扣,在男人修长的指腹下,由下至上排成整齐的队列,系好最后一颗,便是领口的飘带。

    男人修长的指捏住飘带轻轻一翻,一勾,那飘带便成了一个美丽的蝴蝶结。

    相对于男人的专注,舒宥安的蹙紧的秀眉显得纠结,“南萧,我真的不习惯陌生人住家里。”

    把蝴蝶结整理了一下,陆南萧的手落在舒宥安的肩上,轻轻握住她的肖肩,没了金丝镜框近视镜片的遮挡,男人的黑眸更显温润,对上舒宥安的眼眸,耐心的劝说,“爸现在这个状况,我根本没时间也没精力去外面找房子,而且家里地方够大,暂时让他们住在三楼的客房,不会打扰我们的。”

    舒宥安动了动唇,刚要再说些什么,却听陆南萧说,“先不谈这个了,吃了饭我们还要去医院照顾爸呢。”

    聪明的男人,清楚舒宥安的软肋。

    果然,提到父亲,舒宥安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向衣帽间门口走去。

    看着舒宥安的背影,陆南萧暗暗的舒了口气,唇角以及眸底的温润消失不见。

    两人下来已经是一小时之后,陆南萧揽着舒宥安的肩膀,一起从楼梯走下。

    舒宥安已经不再是随便的裹着睡袍,身上的服装是陆南萧帮忙选的,茶色碎花衬衫,同色系的小脚裤,连外面的风衣也是暗色系。

    长发自然的垂在胸前,脑后,化了淡妆的脸依然无法遮掩面上的冰冷。

    陆南萧也换了衣服,暗灰的风衣,黑色的西裤,圆领衫,很是休闲的装扮,却让人无法忽视高订的奢华。

    两人缓步从楼梯走下,一个面色冰冷,一个俊脸温润,明明是极端分化,可是组合在一起却又那么养眼。

    看到陆南萧和舒宥安如此的亲密,白梦琪的心被深深刺痛,蜷起的指甲再次深深的嵌入掌心,面上却展出一抹礼貌的弧度,人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孙丽娟依旧靠在沙发里,甚至故意抱着胳膊翘起了二郎腿,婆媳第一次见面,不给点下马威以后就不知道孝敬公婆。

    陆成喜也大大咧咧的靠在沙发里,没有一点反应。

    陆南萧揽着舒宥安来到父母面前,虽然平日里对舒宥安“千依百顺”,不过却很少有这么主动亲近的举动,除非是“有求”与舒宥安。

    “爸,妈,这是安安。”

    陆南萧为自己的父母做介绍,然后又为舒宥安介绍自己的父母。

    “安安,我爸妈。”

    对于同性,舒宥安存有天生的敏感度和戒备,此时她的注意力完全被白梦琪吸引,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领地的女人,警惕的问。

    “她是谁!”

    陆南萧推了推金丝近视镜的框架,“她是……”

    “你好,我叫白梦琪,是南萧的……”白梦琪伸了手过来,面上挂着友好的笑意,不等陆南萧的话说完,主动的和舒宥安打招呼。

    只是不等她自我介绍完,陆南萧也同样的抢了她的话,绅士的展了下手臂,“梦琪,我表姐。”

    一句“表姐”,成功的让白梦琪唇角的友好笑容僵住,连同伸向舒宥安的手。

    陆南萧再清楚不过舒宥安对他的占有欲,如果知道他和白梦琪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或者白梦琪说了敏感的话让她产生猜忌,那么,他和他的父母就都会好看了。

    为了不让舒宥安发作,只好谎称长他一岁的白梦琪是表姐。

    孙丽娟和陆成喜没想到陆南萧会说白梦琪是表姐,陆成喜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可是孙丽娟却不一样,听见陆南萧介绍白梦琪是“表姐”,当即就不高兴的出声纠正,“南萧,梦琪她怎么是你……”

    “你好,我是南萧的表姐。”怔愣过后,白梦琪再次对舒宥安伸了手,那抹友好也再次浮现。

    舒宥安冰冷的脸上透着明显的敌意,眸光落在白梦琪的脸上,身边的陆南萧真担心她会不留情面的发作,毕竟,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正在想该怎么化解这尴尬的气氛,好在手机铃声及时响了起来。

    “安安,你电话。”陆南萧“好心”的提醒。

    父亲病重,舒宥安任何时候都把手机随身带着。

    冷冷的瞥了白梦琪一眼,垂眸,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看到是管家打来的电话,毫不犹豫的接了起来。

    舒宥安一边讲电话一边本能的向门前走去,“张伯,什么事?”

    白梦琪的手缓缓的收了回来,双手交握在一起本能的收紧。

    女人天生对名牌有着蜜汁追求,虽然她消费不起,却喜欢看时尚杂志,从而了解每年的流行款式……舒宥安身上穿着的还有臂上挽着的包包,都是今年最新款,尤其是那款包包,是限量版,全球仅售一百个,价钱,就更不用说。

    看着舒宥安的背影,白梦琪不自觉的抿了唇。

    之前她一直以为在颜值上可以碾压舒宥安,可是现在却发现无论是颜值和家世,她都没有一点优势。

    可即使是这样,她也不会放弃,属于她的,她一定要夺回来!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舒宥安把陆南萧强行带走,她也不会经历那样的遭遇,如果不是舒宥安把陆南萧强行桎梏在身边,那么这个英俊成功的男人早已经是她的丈夫……

    以前,她没有机会,现在,连老天都帮她,她还有什么不理由不把属于自己的男人抢回来!

    “……好的,我马上过去。”

    舒宥安还在和管家讲电话,说完这句的时候已经走到门前,佣人恭敬的拉开了门,走出家门之前舒宥安停下来转身冷冷的交代,“南萧,我先去陪爸了,吃了饭你也早点过来。”

    自始至终,舒宥安都没有和陆南萧的父母打过招呼。

    身为丈夫和儿子,陆南萧心中自然会不舒服,不过他却把自己的清晰掩饰的很好,习惯性的推了推金丝近视镜的框架,温润的点头,“好,吃了饭我马上过去。”

    舒宥安再次冷冷的瞥了白梦琪一眼,然后才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