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和你都很甜

第十三章 洗手间果然才是八卦云集的地方

    郁知意到楼下时。

    剧组的其他人已经在餐厅吃早餐了。

    大约是因为昨夜的事情,虽然没有人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同在一个剧组里,大家的心眼都是明亮的,看得出来顾真对郁知意的心思。

    这会儿见到郁知意进来,都下意识看了过来。

    郁知意如同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儿似的,与几个相熟的人打了招呼,取了早餐就去和早就站起来对她招手的钟夏坐过去。

    没一会儿,顾真也来了。

    霍纪寒一进入餐厅,视线便立刻锁住了坐在角落里,低头吃早餐的郁知意。

    赵宇跟在霍纪寒的身后,表面平静,实际上内心吐槽不已。

    他跟着二少这么多年,这位大爷还从来没有哪一次吃过酒店的自助早餐,即便是最好的酒店,也得不到霍少的关注。

    这会儿,为了郁小姐,当真是什么都愿意呢。

    徐芳原本也在角落里吃早餐。

    《浮沉》剧组的巡演,是霍氏资助的,作为负责人,她自然要跟着剧组四处走动。

    这会儿不经意一抬头,就见到公司里最难搞的那位出现在了这离帝京十万八千里的蓉城酒店,她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看花了了。

    却见霍纪寒那双漆黑的眼眸似乎盈满了晨光一般朝着自己走过来。

    徐芳娇躯一震,战战兢兢要站起来,忘记了为数不多见到霍纪寒的时候,都未曾见过他如此和善之色。

    眼见霍纪寒还有一步、两步就要走近。

    她刚要开口叫一声小霍总。

    却见霍纪寒身后几步远的赵特助朝她轻轻摇了摇头。

    徐芳还没有反应过来,霍纪寒已经直接略过她,压根就没有看见她似的坐在了后面隔着四个桌子的地方。

    而桌子的旁边,是郁知意和钟夏。

    徐芳感觉背后已经出了冷汗,正待坐下,就听到剧组里的女主演与霍纪寒打招呼,“霍先生?”

    她徐芳定住,早餐也吃不下了。

    难道小霍总出现在这里,是为了郁知意?

    霍纪寒依旧彬彬有礼,一身剪裁得体的白衬衫配上黑裤子,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矜贵,对郁知意笑,“真巧。”

    他长得本来就清隽高贵,不可冒犯,但这一笑,却让人有春风化雨之感。

    同剧组的人早就注意到这个男人,见过昨晚的事情的人还记得他和郁知意在一起,当下都好奇地看过来。

    “是啊。”郁知意含笑,吃下最后一口早餐,坦然地道,“还是要与你说一声谢谢。”顿了顿,郁知意说,“昨晚的药。”

    “不客气,也当做我对你的谢礼。”霍纪寒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示意昨晚郁知意教他使用微博之事情,而后看向郁知意的手腕,双眉微蹙,担心之意溢于言表,“还疼么,好多了么?”

    郁知意摇摇头,“已经没事了。”

    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天,像是已经认识了许久的好朋友一样,霍纪寒问起了郁知意接下来的行程,郁知意如实相告,霍纪寒还问起了一些蓉城的景点,郁安安在这里工作,郁知意自然也知道一些,亦如实相告。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昨晚才认识的两个人,但却有一种熟稔的感觉。

    至少,对人一向慢热,不怎么和陌生人处得来的郁知意而言,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钟夏坐在郁知意的对面,悄咪咪的观察郁知意和这个陌生的男人。

    坐在前面不远处,能偶尔听到几句话的徐芳,三观已经在短短几分钟之内碎了一地。

    这位……真的是公司里那位一出现,霍氏大楼就要抖三抖的小霍总?

    不敢置信,不敢置信,看来,这位郁小姐,日后可得好好伺候了。

    顾真坐在不远处吃早餐,自然也看见了这一幕,心下有些复杂,再抬眼看过去,却见霍纪寒微凉的眸光扫过来,虽然只是一瞥,但却足以让他心头一紧——那是一种十足十的警告,来自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交流。

    他懂得。

    郁知意和霍纪寒的短暂交流,也随着剧组赶往下一个城市巡演而告终。

    离开酒店之后,自然有好奇之人前来询问霍纪寒的身份,郁知意都只简单的回答是一位朋友而已。

    她不多说,有人的好奇心虽止住了,自然也会有人觉得心里不舒服。

    何况这次的事情,一个女孩,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的心思对她昭然若揭,对于一帮混迹在戏剧里,不知见过多少狗血情节的男男女女们而言,已经能脑补出一场狗血大戏。

    当下一些人看郁知意的眼光,也复杂几分。

    那个男人,虽不明身份,但从他的面相还有那一身她们不知奋斗几辈子才能买到的高级手工定制衬衫便可观得一二。

    “你说,郁知意是不是因为那个神秘男人才和顾师兄发生争执?”洗手台前,女生一边补妆,一边好奇。

    另一个女生拿了眼影补妆,“谁知道呢,八九不离十吧,那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有钱的,大腿可比顾师兄稳多了。”

    “也是,啧啧啧,我说她怎么一直对顾师兄视而不见呢,原来还有更大的目标。”

    “毕竟人家长得漂亮,得老师看重,连陶斯礼这样的大佬都发出邀请了,有的是资本呢。”

    “顾师兄真可怜……你说那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啊?”

    “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还能怎么回事,用脚指头想都知道……”

    外面的谈话还在继续,郁知意在隔间里,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世上,洗手间果然才是八卦云集的地方。

    更加不堪入耳的话还在从那两个一直以来对自己非常尊敬的小师妹口中传出来。

    郁知意收拾了一下自己,站起来,走出去。

    隔间的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与镜子里的女孩四目相对。

    原本还在补口红的女孩手一抖,一抹鲜红的颜色划过唇角,如妖魔嘴角流淌的殷红。

    “师……师姐……”

    “郁师姐……”

    两个女孩面如土色,背后说人坏话,却被人听见了,又羞又恼,惊惶无措。

    郁知意慢条斯理的洗手,早已没有面对师妹的耐心和善,神色清冷,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她说,“洗手间是个人多嘴杂的地方,想要背后说人,最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否则,保不齐就被人知道了,师妹,你说是不是?”

    “师姐……”

    郁知意拿了一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手,“没有下一次。”

    两个女孩面如土色,郁知意走过她们身边,在女孩惊慌咬唇的神色中,递去一张纸巾,瞥了一眼对方的唇角,“擦擦吧,妆花了,就不好看了。”

    白色的纸巾落在女孩的手里,郁知意往门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