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三、梦

    天边渐渐露出鱼肚白的颜色,一缕金色的阳光突破云层射了出来,让暗沉的大地瞬间明亮了起来。

    “喔喔喔~”村子里公鸡的啼鸣声接连不断的响起,一下子就打破了黎明的寂静。

    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声音动听悦耳。

    房中,正沉睡中的苏瑾月眉头突然皱了起来,睫毛不停的颤动,“不…不要…亦寒…”下一刻,她的眼睛猛地睁开。

    待到看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苏瑾月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刚刚她做了一个梦,梦中战亦寒浑身是血,与一群黑衣人厮杀在一起,一把三棱军刺从他的背后穿过,鲜血喷涌,他只是微皱了一下眉,继续浴血奋战着。

    当他将所有黑衣人解决的时候,他也早已是强弩之末了,“瑾月,我替你报仇了…”战亦寒环视着满地的尸体,布满了血迹的脸上露出一抹解脱的神情。瑾月,你等我回去,以后我会天天陪着你的。

    这时,地上的尸体中一名黑衣人身体动了动,他慢慢的抬起头看向战亦寒,阴冷的双眼闪动着阴鸷的寒光,艰难的拿出一把枪对准了战亦寒。

    “砰!”黑衣人用力扣下扳机,子弹快速的向着战亦寒射了过去…

    想到梦中的情景,苏瑾月依然有些心有余悸,抬手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还好是做梦。”经过这两天的修养,她腿上的伤已经没有那么痛了,只是还无法下床。

    “徐医生!徐医生!你快帮我家二娃看看,他都烧了一夜了。”外面传来了一道焦急的声音。

    “我师父出去采药了,刘大嫂,你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宋伊人打开桌上的药箱,从里面取出一只手掌大小的铝盒子。

    刘大嫂连忙抱着孩子走上前,在宋伊人对面的方凳上坐了下来。

    宋伊人打开铝盒子,从里面拿出温度计交给刘大嫂,“把温度计放在他的舌头下。”

    刘大嫂接过温度计哄着二娃张开嘴,然后温度计放进他的口中,“宋医生,徐医生什么时候回来?”相对来说,她还是比较相信徐天生。宋伊人虽然跟徐医生也学了好几年医术了,只是她毕竟年纪轻没什么经验,而且大多数时间她都在上学。

    “我也不清楚,师父出去采药从来都没有特定时间的。”宋伊人道。

    刘大嫂点了点头,“瑾月那丫头伤好些了吗?”上新村就只有那么大,苏瑾月受伤的事她自然知晓。

    “已经好多了,只是还不能下床。刘大嫂,我听说战大哥今天要回来了。”宋伊人问道。刘大嫂家就在战家的隔壁,战家的事她自然最清楚。

    “不回来了,听说临时有事。”刘大嫂道。昨天晚上战大婶接到了电报,电报上说战亦寒临时有事这次回不来了。

    宋伊人失望的点了点头,看向刘大嫂怀里的二娃,“差不多了,你把温度计拿出来吧。”听到战大哥要回来的消息,她满心欢喜的期待着,没想到却是一场空。

    刘大嫂拿出二娃口中的温度计递给宋伊人,宋伊人接过温度计甩了甩,看了一下上面的度数,“38度3,烧的挺高的,得打针了。”

    “好。”刘大嫂连忙应道。她也不懂什么,只要孩子能好都可以。

    宋伊人拿出药剂开始配药,“你把孩子翻过来,让他趴在你的腿上,把他的屁股露出来。”师父一般都会建议吃药治愈,不过她更喜欢快捷的方法。

    “我不要打针,我不要打针…”听到要打针二娃大声的哭闹了起来,怎么也不肯配合。

    “二娃乖,打针一点都不痛的,等打完针妈给你买糖吃。”刘大嫂只能无奈的哄着二娃。家里还有农活要做,孩子的烧不退,她怎么有心思去地里。

    听到有糖吃,二娃安静了下来,带着眼泪的大眼睛看着宋伊人手中的针筒,眼中满是害怕之色。他不想打针,可是他想吃糖,最好给他买大白兔奶糖。想到奶糖的味道,他的口水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宋伊人拿着针,用消毒棉花擦拭了一下二娃的小屁股。

    正要落针,苏瑾月的声音响了起来,“等一下!”

    宋伊人和刘大嫂同时望去,只见苏瑾月单脚着地,吃力的靠在门框上。

    “怎么了?”宋伊人问道。她不明白苏瑾月为什么要阻止她。

    “你还没有皮试,怎么可以这样就下针,万一孩子对青霉素过敏怎么办?”苏瑾月冷着脸道。前世二娃注射了青霉素后就起了过敏反应,虽然后来及时救了回来,不过因为这件事,刘大嫂一家经常来诊所闹,还是师父赔了钱才解决的。宋伊人有没有事她不在乎,但是这件事关系到师父的声誉,她必须阻止。

    “我忘了。”宋伊人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苏瑾月是吃错药了吗?她这么说不是在拆她的台嘛。是有人会青霉素过敏,不过那几率小之又小,她可从来没有遇到过,再说哪会这么巧。

    苏瑾月懒得理会宋伊人,看向刘大嫂道:“刘大嫂,孩子不用打针。你回去切一小块生姜捣成糊状,敷在孩子手腕处的高骨上,这个位置。”指了指自己手腕处的高骨,继续道:“用纱布裹住后贴上胶布固定,一般40分钟左右就可以退烧了。”

    “这个方法真的可以?”刘大嫂有些将信将疑的问道。二娃烧的可不轻,万一这个方法不行出了事该怎么办?再说她还急着下地干活呢。

    “放心吧。”苏瑾月自信道。

    刘大嫂犹豫了一会儿,一咬牙道:“那我就信你一回。”她拉好二娃的裤子,抱起二娃向着外面走去。如果那个方法真的能行,也省了她的钱。

    “苏瑾月,你对我有意见就直说,这样拆我的台你让别人怎么看我。”等到刘大嫂走远,宋伊人恼怒的开口道。

    “我只是尽医生的职责。”苏瑾月淡声说完,转过身,靠着一只脚向着房里走去。若不是这件事会连累到师父,宋伊人就算治死人,她也不会开口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