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五、透视

    很快苏瑾月就感觉到,有一股清凉流入了她的眼睛,心中不禁有些激动和期待。不知道等一会儿,她的眼睛会有什么变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苏瑾月感觉到眼中的那股清凉感消失,“小妖,灵气怎么没有了?”

    “主人!这次的修炼已经结束了,您可以睁开眼睛了。”

    苏瑾月依言睁开眼睛,连忙打量了一下四周,“好像没什么变化。”看周围的东西还和原来一样。

    “主人,你拿一本书试试。”

    苏瑾月伸手从一旁的柜子上拿过昨天看的那本书,“接下来呢?”

    “主人不要翻开书,集中精神看着书的封面就好。”

    “嗯!”苏瑾月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手中的书,心中期待着结果。

    不多时,书的封面就开始变的透明,苏瑾月清晰的看到了书中第一页的内容,“这太不可思议了!”她竟然可以透视了。

    不过很快她的眼睛就感觉到了疲惫,眨了下有些干涩的眼睛,再次看向书的时候已经无法再透视了。

    苏瑾月扬唇一笑。虽然只有一会儿,不过她已经很满足了。前世宋伊人可以修炼到用眼睛控制她的行动,她以后肯定也可以。

    “主人现在刚刚修炼,只能透视这么长时间了,随着主人以后的修炼,主人透视的时间也会加长的。”

    苏瑾月点了点头,“小妖,我有件事不明白,是不是谁的血滴入玉镯都可以契约你?”前世宋伊人肯定是契约了小妖的。

    “玉镯是苏家祖先所铸,必须是苏家人的血才可以契约小妖。”

    “那为何宋伊人可以契约你?难道她也是苏家的人?”苏瑾月不解的问道。

    “不是的,她是用主人的血契约了小妖,不过她就算用主人的血契约了小妖,小妖也不会将她当做主人的。只是因为是宋伊人唤醒了小妖,小妖为了感谢她让她修炼了天眼。后来宋伊人去看主人的时候使用了天眼,小妖因此感受到了主人的存在。在主人行刑的时候,小妖感觉到主人有危险,便耗尽了修为将主人带回到了这里。”

    “怪不得我能回到这里。”苏瑾月此时已经全明白了。前世她被人绑架后,有人用针筒抽了她的血,原来抽她血的人就是宋伊人。

    “主人!小妖要先休息一会儿了,主人有事再召唤小妖。”

    “嗯!”苏瑾月应道。等她伤好了,她就去山上找含有灵气的药草。小妖为了她耗尽修为,她必须多找些含有灵气的药草来让小妖恢复。

    脚步声传来,宋伊人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

    苏瑾月淡淡的瞥了宋伊人一眼,拿起面前的书,翻到昨天看到的地方继续看了起来。

    宋伊人将药放在柜子上,看向苏瑾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真的只是想知道,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冷淡。

    苏瑾月似没有听到,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宋伊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出去。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和瑾月之间会变成这样,她们明明是最亲的人。

    苏瑾月抬眼看向宋伊人离去的背影,冷冷一笑。在见识到她前世狠戾的手段后,她怎么还能若无其事的将她当成亲人。

    徐天生背着背篓走进诊所,看到宋伊人,开心地笑道:“伊人,快来看看,师父今天可是有大收获。”

    宋伊人点了点头,走上前接过徐天生取下来的背篓,放在一旁的桌上。

    徐天生从背篓里拿出两株紫色的草药,“你看这是紫火藤,这种药草可是很少见到的,我发现它们的时候,边上还有一条蛇守在那里。”

    “师父,您没事吧?”宋伊人上下打量着徐天生。一般守在药草旁边的蛇都不是普通的蛇,她去山上采药的时候也遇到过,不过她都是避而远之的。

    “师父怎么会有事?不过那条蛇还真的挺凶猛的,要不是师父有经验,说不定还真的会被它咬一口。”徐天生道。去山中采药,遇到蛇是经常的事,不过不管什么蛇,弱点都是在七寸。

    将紫火藤递给宋伊人,徐天生吩咐道:“紫火藤你收着,明天早上把它们和别的药草一起放在竹匾里晒一下。”不管多珍贵的药草都是用来治病的。

    “好!”宋伊人接过徐天生递过来的紫火藤。

    “瑾月药吃了吗?”徐天生问道。

    “我已经端给她了。”宋伊人走到一旁拿过晒药草用的竹匾,将背篓里的药草倒出来摊开。

    徐天生点了一下头,向着苏瑾月所在的房间走去。

    宋伊人有些紧张,她想要跟上去,走了一步,还是停住了脚步。师父看到瑾月手肘上的伤肯定会问,要是师父知道是她害瑾月受伤的,肯定会罚她抄写医书。她即使跟进去了,也没有办法阻止瑾月告状。

    徐天生走进房间,一眼就看到了苏瑾月手肘上的伤,“你的手怎么回事?”

    “不小心摔的,只是一点小伤,已经没事了。”苏瑾月放下手中的书,看向徐天生道。

    “你的腿还没好,怎么这么不知轻重。”徐天生板着脸道。他一直都将她当成女儿,看到她伤上加伤怎么可能不生气心疼。

    “对不起嘛!以后我不会了。”苏瑾月撒娇道。

    “为什么要下床?你不知道自己的伤还没好吗?”徐天生问道。瑾月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下床的,她一直都是一个有分寸的孩子,其中肯定有原因的。

    “今天早上刘大嫂带着二娃来看病,二娃烧的很厉害需要打针,我怕伊人忘了做皮试,就出去提醒了一声,没想到就摔了,还好只是小伤。”苏瑾月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她是很讨厌宋伊人,但是她不想让师父知道她们不和。在师父的心中,她和宋伊人都是他最亲的人,她们闹矛盾,师父肯定是最难过的。

    徐天生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也要考虑一下自己的情况,以后别这么莽撞了,知道吗?”

    苏瑾月连忙点头,俏皮的笑道:“师父放心!以后绝对不会了,我可不想摔成残废。”

    “你啊!”徐天生宠溺的摇头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