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九、救人

    苏瑾月跑到吴大妈身边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很多人,还有一些人也正在向着这边跑来。

    下地干活遇到蛇是常有的事,不过有毒的蛇却不多,而且蛇一般也不会主动攻击人。

    “大家让开一些。”苏瑾月蹲下身,卷起吴大妈的裤腿,看到吴大妈小腿处,被蛇咬过的地方已经黑肿了起来,连忙当机立断,伸手抽出吴大妈绑在腰间的裤腰带,将它绑在吴大妈被蛇咬过的那条腿的大腿处用力扎紧,以免毒素向心脏扩散。

    “你们谁有刀?”苏瑾月头也没抬的问道。现在她必须将蛇毒先挤压出来。

    “我有一把削笔刀可以吗?”一名村民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削笔刀问道。他下地的时候带了一只红薯,打算渴的时候和妻子将红薯分着吃。

    “给我。”苏瑾月伸手接过削笔刀,用小刀在蛇咬过的地方将伤口以十字形切开,然后双手在大腿处绑住的地方开始从上往下用力的挤压。

    吴大妈的整条腿渐渐地变成紫红色,黑红色的血不断地从伤口处流出来。

    苏瑾月不停地用力挤压着吴大妈的腿,额头上也沁出了汗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吴大妈伤口处血液的颜色,也由黑红色慢慢的转变成了正常的红色。

    看到吴大妈伤口流出的血颜色恢复正常,众人脸上都露出了庆幸的神色。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谁也不想看到有悲剧发生。

    “快看,血变红了,看来蛇毒都被挤出来了。”

    “幸好有苏医生在,不然吴大妈这次就危险了。”

    “是啊!吴大妈真是命大啊!”

    “我刚刚跑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咬吴大妈的那条蛇逃走,好像是一条土公蛇。”

    见蛇毒已经清的差不多了,苏瑾月停下挤压的动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麻烦大家将吴大妈抬去诊所,她体内可能还有残留的余毒。”

    “好!”村民们应道。

    苏瑾月站起身,立即感到了一阵晕眩,她身体晃了晃,整个人向前栽去。她的伤也才恢复没多久,帮吴大妈这一番按揉,她的体力已经有些透支了。看来还要多锻炼锻炼才能去山上采药,不然以她现在的体力爬上山都成问题。

    身旁的李春娥连忙伸手扶住了苏瑾月,“苏医生,你没事吧?”

    苏瑾月稳了稳脚步,摇了摇头,“没事了。”

    见两个村民已经抬起了吴大妈,苏瑾月也抬步跟了上去。

    “苏医生,还是我扶着你吧。”李春娥不放心的说道。苏医生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看来身体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谢谢!我已经好多了。”现在她除了没什么力气外,已经没有刚刚那么晕了,自己走回诊所应该没问题。

    徐天生回到家,将背上装有草药的背篓卸下来递给宋伊人,“瑾月在房里吗?”

    “她出去了。”宋伊人接过背篓放在桌上,去一旁拿了一只晒药的竹匾,将背篓里的草药倒进去。

    “出去了?这孩子,伤才刚刚好就往外面跑。”徐天生皱着眉摇头道。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接着就看到两个村民抬着吴大妈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徐天生走上前,看向被抬着的吴大妈,见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徐医生,吴大妈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被蛇咬了,苏医生已经帮忙治疗过了。”其中一个村民说道。

    徐天生点了点头,指着里间说道:“把她放到床上去吧。”瑾月除了刚开始伤重的几天睡在诊所,方便照顾外,早已经搬回了自己的房间。

    两个村民点了一下头,抬着吴大妈进了里间。

    看到苏瑾月进来,徐天生露出一抹赞赏的笑意,“做的很好。”被蛇咬可不是小事,若是治疗不及时随时都会丧命。

    苏瑾月笑着摸了摸鼻子,“师父,我去帮吴大妈处理伤口。”毒血虽然挤出来了,不过为了防止毒素残留在体内,还要做一些后续的治疗。

    徐天生白了苏瑾月一眼,“脸色都差成什么样了还逞强,去屋里休息,这里交给师父。”

    “师父最好了!”苏瑾月对着徐天生俏皮的一笑,向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她的确有些累了!

    回到房间,苏瑾月倒头就睡。

    直到有人敲门,苏瑾月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谁啊?”

    “是我。”门外传来宋伊人的声音。

    苏瑾月皱了皱眉,“有事吗?”如果可以选择,她真的不想和宋伊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免得看到她,有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师父让我来叫你去吃晚饭。”

    “好。”苏瑾月懒洋洋的应道。

    坐起身,下床打开门,去院子里吊了一桶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苏瑾月向着堂屋走去。诊所和他们住的地方是连着的,诊所在前面,他们住在后院。

    走进堂屋,只见徐天生正喝着酒。他每天都习惯喝上一小盅酒,他说喝酒就像人生,必须要有度,且不可贪杯。过了度,便容易伤身。

    “师父!”苏瑾月跟徐天生打了声招呼,走到自己常坐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宋伊人已经帮她将饭盛好了,就放在她的面前。

    桌上的菜很简单,一碟花生米,一条红烧鱼,两盘蔬菜。不过在这个年代,能吃上这些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徐天生咪了一口酒,“今天累到了吧?”她回来时,看到她苍白的脸色,他真的很心疼,不过更多的是欣慰。这丫头不顾自己的身体去救人,可见她的人品。

    “还好。”苏瑾月拿起饭,夹了一棵青菜放进碗中。能救回一条命,她还是很高兴的。

    “这次你处理的很好,师父很开心。”徐天生笑着抿了一口酒,夹了一颗花生米放进嘴里。

    “师父开心比什么都好,而且我救人也是师父教的好,所以师父的功劳才是最大的。”苏瑾月俏皮的对着徐天生眨了眨眼。

    “马屁精!”徐天生笑着白了苏瑾月一眼,脸上满是宠溺之色。

    “哪有?我说的可是大实话。”

    看着苏瑾月和徐天生之间的互动,宋伊人心中有些羡慕,更多的是妒忌。她长这么大以来,师父还从来没有和她用这种口气说过话,更别说满脸宠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