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章,我叫阿芷

    可就是这样的她,居然遭了天妒而英年早逝,连婚都没结过,恋爱也没谈过,就在二十岁时,因飞机失事而魂飞魄散。醒来时,她的灵魂就穿进了一个刚刚出生就被人狠心掐死的婴儿身上了。

    阿芷是个医学怪才,对这里的一些奇花异草,灵药和昆虫百兽特别感兴趣,犹其对在未来世界已经绝迹的生物种类非常有研究的欲望。于是,不知不觉之中,她竟然就在这个森林里生活了整整十三年而一点也不厌倦,还非常自得其乐。当然,她也曾下过山。山下的人都称这个森林叫做黑暗森林,因为害怕这个森林里的凶兽,没有人敢上这个森林里来。

    苏芷茉很快又给少年喂了些药,处理好了他的伤口。他的伤口一个在后脑;一个在前面的腹部。前面腹部的伤口是至命的,后脑的伤应该是他被人狠狠地推倒,倒下时,刚好磕碰在了一个石头上所造成。腹部的伤容易医治,后脑的伤却因为脑部神经比较复杂而很有可能会有淤血积留。

    为了避免要做开颅手术,那就必须每天吃通络散淤的药,再用针灸给他疏通淤积于后脑枕的血块。但是,以苏芷茉行医的经验估摸着,少年醒来后很有可能会有一段时间失忆。至于失忆的长短,得到时侯再观察。

    果然!不出苏芷茉所料,少年昏迷了三天三夜之后,终于睁开了一双精致迷人的狭长凤眸。他眯眼看着她时,先是有一刹那间茫无头绪的,然后又瞬间眸光凌厉地往她的脸上淡淡地扫了一下,强行忍痛地坐了起来,眉宇间泛起了一抹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阴沉,用着有些嘶哑的声音,充满防备地问道:“你是谁?”

    苏芷茉将少年小哥哥的这些反应一一看在眼里,眉眼之间泛着一抹俏丽的笑容,声音特别娇气地说道:“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苏芷茉,你可以叫我阿芷。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吗?知道就赶快报上名来。”

    少年刚刚还是凌厉的精致眉眼瞬间泛起了一抹茫然,然后紧紧地闭上了岑薄的嘴巴,居然一声不吭了。但是,在他不吭声时,他的目光再次状似不经意地扫了周围一眼。

    少女聪明地猜测到了什么,大眼睛眨了一下才伸出一只手问道:“是不是忘记自己叫什么名字了?看着我回答问题。我这是几只手呀?”暂时失忆没问题,就怕变成了傻瓜就不好治了。

    少年很是抗拒被眼前的小丫头当成傻瓜,但他却脑袋空空的,想不起自己是谁来了。他精致的眉头纠结了良久,最后还是回答了问题:“一只。”

    少女又问道:“一百加五百是多少?”

    少年这次回答快了些,却表情更加不高兴了,还有些阴冷凌厉,充满了警告的意味:“六百。”

    苏芷茉完全忽略了少年脸上的不悦和阴沉,声音有些凉地说道:“嗯,还不算太严重,顶多一个多月就能恢复记忆。”

    少年不动声色地问道:“我失忆?”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不是失忆是什么?少年再次扫了一眼周围时,突然看到角落里安静地坐着一只白额大老虎,他不禁大吃了一惊,骇然地挪了一下位置。

    但是,眼前的少女好象一点也不害怕,就象那只老虎是她养的一只猫似的。老虎也好象没有攻击他的意思,他略为沉着地冷静了下来,表现得挺老城持重的,居然从始致终都没有失态。

    阿芷把少年的反应都看在眼里:“不用害怕,大白是不会咬你的。说起来,还是大白救了你呢。”

    少年显然有些不解,不太情愿地抿了抿唇,问道:“它怎么救我?“

    苏芷茉:“你别不相信啊。要不是大白一大光早就吵醒了我,我才懒得救一个不相干的人呢。”

    原来真的是这小丫头救了他,她居然不怕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