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苟延残喘(一更)

    黑夜过去,太阳初升,悬在蓝天,白云从旁边悠游而过。

    太阳缓缓地升到了半空,那关了门的小客栈才有了动静。

    厨房里,生火烧菜,前面小厮擦拭着桌椅板凳,看似皆是日常活动,不过却是无人靠近厨房后门处。

    那后门始终关闭着,甚至连窗子都没敢打开。小院儿静悄悄,紫阳花已落败,但枝叶还很茂盛。

    静悄悄的,甚至连鸟儿都不曾光临此处。在隔壁跟罗大川混的金隼也好似懒得来此处,使得这里静的不似正常民居。

    房间里门窗皆紧闭,亦是静的没有一点儿声音,若不是里头有两道很轻的呼吸声,还真会以为那里头无人呢。

    太阳到了最高的地方,也散发出最大的热度,门窗皆紧闭的房间也升腾起热气来,使得待在里面的人不得不开了窗子,释放热气。

    窗子从里面推开,但也只推开一半儿,开窗的是一只修长的手,露出一截小臂,坚韧无比。

    开了窗子,他便回去了,根本没有出来的意思。

    垂坠下来的床幔被挂起来一扇,床里侧,姚婴趴伏在那儿,身体蜷缩着,已经贴到了床边儿,好似退无可退似得。

    长发披散,遮盖住她的脸,以至于根本看不到她的样子。

    她呼吸很轻,有气无力,若不是还剩下一口气吊着,怕是连呼吸都呼吸不上了。

    薄被罩在她后背下,散乱的长发下,肩胛骨那里的红圈也特别的明显。

    下一刻,一只手沿着她的肩胛骨滑上去,把那些散乱的发丝归整好。微微侧起身,距离她更近一些,也正好看了看她朝向里侧的脸。

    脸蛋儿绯红,闭着眼睛,小小的呼吸着。

    随着他靠近,她条件反射的朝着床里侧蹭,看的齐雍不由弯起唇稍,“害怕了?不动你。饿不饿,过了晌午了,该用膳了。”

    他低声说道,像是在诱哄她。

    “你的话不能信,不然到时轮不着我把你埋起来变肥料,我就先变成肥料了。”她断断续续的说,舌头都不太好使了。

    “这次是真的。过来,抱你起床。”笑了一声,他单手将她扳过来,之后把她连带着被子一同抱了起来。

    脑袋摇晃,散乱的长发更是如同海带一样甩动,被缠在被子里,小小的一只。尤其被齐雍轻松的拎起来,她看起来就更弱小了。

    一直把她挪到床边,齐雍才把她给放下坐着,单手覆在她后背上,撑着她以免她再倒了。

    “我的确应该吃饭,感觉好像低血糖了。”她看了看他,之后就低下了头,没力气,身体也不舒服。就像是要感冒了一样,全身的肉都在给信号。

    “好。”齐雍一口答应,随后撤开手,看她没有倒,他这才去穿衣服。

    也根本没力气看他上演穿衣秀,缠在被子里,她坐在床边费力的呼吸着。

    她算是服了齐雍了,她没服过谁,但眼下他是她最‘佩服’的人。

    这‘精力’蓄积的太久,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穿戴好,他走过来,人模人样的,春风得意,和她完全呈两极。

    “等一会儿,我去传膳。待我回来了,给你穿衣服。”他在她面前蹲下,单手将她脸上的发丝拢到耳后。漆黑的眸子载着笑意,倒映着无力且虚弱的姚婴的脸,低声道。

    看着他,姚婴轻轻地哼了一声,“多谢公子垂怜。”还知道给她穿衣服呢。

    摸了摸她乱糟糟的脑袋,随后齐雍便起身离开了。

    微微歪头看着他潇洒的背影,她缓缓地深吸口气,大概是呼吸太过用力,眼前发黑。她最终支撑不住再次躺在了床上,还是这样舒坦些,最起码无需让她用太多的力气。

    看着床顶,被子缠在她身上,她只脑袋和双臂露在外头,姚婴忽然觉得自己这苟延残喘的样子特别衰。

    尤其想一想刚刚齐雍那帅的掉渣的样子,她就显得更衰了。

    等了好一会儿,齐雍才回来。这人倒是也说话算话,拿出衣服,把她从被子里解救出来,之后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给她穿上。

    也没伺候过人,但手艺还可以,最起码,把衣服都给她穿戴整齐了。

    撩起袍子蹲下,齐雍将她的靴子套上,她坐在那儿垂眸看他,“也终于轮到你这般服侍我了。”前些日子他装傻,她可真是如同老妈子似得伺候他。从上到下,事无巨细,她都能去考个执照上岗了。

    “那些日子,每天都能看到你围着本公子转,心内满足,无以言表。今日得本公子服侍,心中是何感觉?”将靴子给她穿上,齐雍抬头看她,一边问道。

    缓缓地抬手,用手指摸了摸他好看的眉毛,“这是你应该做的。”把她当成大锅里的饼,翻来覆去,烙熟了,力气全无,他就应当服侍她。

    “应该。”齐雍微微颌首,随后起身,两手抓住她散乱的长发,似乎还想帮忙把她的头发捆绑起来。

    “我自己来吧,扯得我头皮疼。”抬手把自己的头发夺过来,用手指顺了顺,乱糟糟的已经不成样子了。

    顺到一侧颈项,她的脸也完整的露出来,眼皮微肿,看起来的确有些疲惫。

    状态不是那么太好,齐雍看了看她,随后旋身坐在她身边,“不舒服?”

    “就是饿了,没事儿。”她还不至于那么弱,苟延残喘也得喘的好看点儿。

    弯起唇稍,齐雍看着她,抬手罩住她的小脑袋摸了摸,下一刻低头在她眼角轻啄了下。

    闭上眼睛,姚婴也深吸口气,“我看看你的手。”

    抓住他的手,伤还在手背上呢,不过今天瞧着已经没那么严重了。

    “无事了,也不疼了。有些事情,治百病。”齐雍转而握住她的手,意有所指道。

    无言以对,“是啊,治了你的病,要了我的命。”

    “真的?”他倾身凑近她,盯着她看,距离很近,他的眼睛包含着千言万语,压迫的人喘不过气来。

    姚婴立即扭头不看他,也就在这时,房门被从外敲响,小厮来送饭了。

    齐雍起身,开门,接过托盘,单手托着,又将房门给关上了。

    “我又不是没穿衣服,你何必把房门关的死死的。好热,不透气。”闷的喘不过气来。

    “你这个样子,还是不要被他人看见的好。一会儿在院子里坐坐,不许其他人过来,你可以随意的想待多久待多久。”将托盘放在桌子上,齐雍一边说道。

    “我眼下的样子很奇怪么?”他这话让她颇为不爽,她即便是很糟糕,那也都是他的责任,他是凶手。

    “不是糟糕,是特别好看。正是因为好看,本公子恍若守财奴,不想被他人瞧见。”走过来,他说的颇为理直气壮,变成守财奴,他好像还很得意。

    扯了扯嘴角,姚婴不觉得他嘴里的特别好看就是好看的意思,没准儿特别糟糕。

    不过,他说自己是守财奴,这倒是没形容错。

    借着他的力气挪到桌边,饭菜丰盛。齐雍先给她倒了一杯水,这才将餐盘一一摆放在她面前。

    喝着水,视线一边落在他手上,明明有伤口,但他好像真的没什么感觉似得。

    有些事情,治百病,看来是真的。

    筷子送到手里,姚婴接过,看了他一眼,她又不由弯起嘴角,“我本以为被折腾的是我吃了亏,但现在瞧着,明明吃亏的是你。上了贼船,低声下气。”

    齐雍扬了扬眉,“倒也算不得吃亏,本公子心甘情愿。”

    看他的眼睛,姚婴无言以对,低头用饭,拒绝和他对视。

    他眼睛里有火,很容易被他烧成灰烬。

    齐雍说不许其他人到后面来转悠,还真是没人,甚至那厨房的后门就没打开过。

    姚婴终于走出房间,太阳都偏西了。寻到有阳光的地方坐着,晒着太阳,肚子也填饱了,总算觉得舒服些了。

    齐雍陪了她一会儿,之后好像听到了什么,便叫她在这儿晒着不许走,自己反倒离开了。

    看着他从厨房的后门进去,姚婴无语的轻嗤了一声,这人好像是都忘了自己前些日子骗她的事儿了。

    坐在这里,平静下来,她就想起了自己的火还没消呢。他反倒没事儿人一样,春风得意。

    就在这时,吹口哨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姚婴挑了挑眉,随后扭头往后看。

    旁边酒楼二楼的某一扇窗口,罗大川的脸出现在那儿,口哨正是他吹得。见她转过头来,他就朝她挥了挥手,摆明了有话要说。

    可是这么远,她也飞不过去,想了想,她就朝他挥了挥手。有话说的话,只能他过来了。

    见此,罗大川便上了窗台,左右瞧了瞧,见没有人,他腿上运力,之后便朝着这小院子跃了过来。

    空中踏步一样,他极其轻松的便跃到了这院子里,然后正正好好的落在了姚婴身前。

    看着他,姚婴在这一刻真有那么几分羡慕,有武功真好。

    “你可算是出来了,小爷在这儿盯了一上午了。你现在是有主的人了,小爷想见你都不行。一大早的我过来,嘿,那老头非不让我进来。”罗大川哼了一声,对此十分不满。

    “我知道你找我做什么。昨晚见你闲的都要长毛了,我就想到了。”姚婴看着他,似笑非笑。她也算和罗大川相识许久,摸清他的脾气和想法,还是很容易的。

    “那不知阿婴姑娘是什么想法?”罗大川扬起下巴,胡子拉碴的,他也没打理自己。

    “也没什么不可以啊,这眼下,公子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看他挺忙的,又不让我们知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她也总不能就被他勒令待在这里,然后就不出去吧。

    她又不是什么金丝雀,得一直待在一个地方随他‘烙饼’,她也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痛快。以咱们吉祥三宝之名,杀进塞外。”罗大川就等这个呢。

    弯起嘴角,姚婴轻轻颌首。此时,已不只是吉祥三宝之名了,还有许多的人和事。

    此次蛇头湾一役,内情复杂。而孟乘枫因此生死不明,巫人背的人命债太多了。

    “什么时候启程?”罗大川已经等不及了。这来了庆江,没他什么事儿了。倒是鹤玉拖着疲惫的身体,一大早就出去了,就更显得他闲的发慌。

    “你还真着急。新年将至,这个时节塞外可是最冷的时候。若去塞外,我们须得做好准备。”姚婴轻声的说着,主要是没有那么足的力气,她也不得不放轻声音。

    “你那时躲着生孩子去,不就是躲到塞外了嘛。那个地方,你比我熟吧。”罗大川哼了一声,别以为他不知道。

    “很冷,而且,吃的东西很单一,除了肉就是肉。”她不熟,只是提到生孩子,她忽然想起得回皇都看一看齐加姚。

    离开也有一段时间了,她和齐雍四处走,也没有固定的停留地点。太子爷即便是想跟他联系,都锁定不了他在哪儿。

    “那又有什么,小爷最爱吃肉。你赶紧定下来,咱们也好即刻出发。你有了男人,也不至于将剿杀巫人之事忘到脑后去,儿女情长,岂是英雄好汉所为?”罗大川几分慷慨激昂,更像是对她恨铁不成钢。

    “罗大公子,我本来也不是英雄好汉。我得求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我,我是女的,不是男人。”忍不住翻白眼儿,因为情绪波动,她忽然觉得上不来气。

    缓缓深呼吸,不由得在心里头骂齐雍,都怪这个该死的家伙。

    她忽然觉得他是不是练过什么真正的邪术,采阴补阳,不然他怎么今日连手背上的伤口都不觉得疼了?

    “你没事儿吧?”看她忽然开始深呼吸,脸色也不太对,罗大川向后一步,避免被她赖上。

    “没事儿,死不了。容我歇一歇,然后咱俩就出发。”她觉得真得和齐雍拉开些距离,不然自己可能哪天就血肉尽了风干成干尸了。

    “成,给你三天时间,够了吧。小爷等你,而且,你就是条汉子。”抬手在她肩膀上一拍,他随后便后退一步,又猛地一跳,踩踏着围栏,他轻轻松松的跃上去,怎么来的便怎么回去了。

    倒是姚婴被他拍了一巴掌,险些从围栏上掉下去,她现在毫无力气。还跟他去塞外呢,这条命估计得撂在半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