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与王爷斗,其乐无穷

    听闻最后四个字,凤于归神色立时一凛!

    神山那边的传闻,他并非一无所知。

    他沉静了半晌后,郑重起身,来到阮君庭面前,“九御!王爷果然有通天之能!呵,看来,凤某是不是该改口了?”

    “无妨,都是些虚名罢了。”阮君庭对这个时候,别人怎么唤他,又将他当成是谁,根本就不在乎,“总之,只要能切瓜,就都是好刀,何问由来?”

    他忽而懒懒一笑,因着比凤于归高出那么一些,就依然是居高临下的俯视,“就像凤帅你,也只不过刚好能为孤所用罢了。”

    孤!

    凤于归有些了然了。

    眼前的这个阮君庭,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北辰靖王了。

    两人相视良久,忽地不约而同朗然大笑,当空击掌,之后互握成拳!

    “凤于归,你我斗了那么久,却没想到终有一日会并肩而战!”

    “阮君庭,此战之后,凤某若是不死,就还要与你再分高下!”

    “好!与勇者斗,其乐无穷!”

    “与王爷斗,其乐无穷!”

    哈哈哈哈……!

    两人在那屋里,竟然前所未有地越聊越兴奋,越谈越投机,从白日间直到天黑,如火如荼,一发不可收拾。

    中间,龙幼微送了晚饭进去,也再没出来。

    凤乘鸾就在寨子里傻玩了大半日,全寨山贼都大呼小叫地陪着这位凤三小姐,领着她爬树、摸鱼、打野味,凡是哄孩子能玩的,都玩了一遍。

    等到了夜里,又在寨子中央的空地上,露天拢了火,支起大锅,将野兔、野鸡、大肥鱼,全都洗吧洗吧,剁吧剁吧,烩了满满一大锅,香味飘得满座山头多能闻到。

    凤乘鸾跟山贼强饭吃,吃到肚皮撑破,才打着嗝坐下休息。

    爹娘那间小木楼的房门还没有半点打开的意思,到底他们在聊什么啊,无聊死了!

    身边,响起男人温厚的声音,“三小姐这是又没事儿干了?”

    李白在她身边坐下,顺便用扇子替她轰了夜里山间的蚊子。

    “是啊。”凤乘鸾瓮声瓮气。

    “在下不才,不会哄孩子,不过,在下会讲故事,三小姐要不要听?”

    “好啊!讲什么故事?”凤乘鸾拍手。

    “讲天上的星星!”李白抬眼,像天上望去,“这漫天的星星,每一颗,都代表地上一个凡人,星星越亮,那地上的人,就越了不起!”

    凤乘鸾仰头,眨眨眼,“那,这天上,有我吗?”

    李白哄她笑,随手指了主征战杀伐的天狼星,这个季节,它正从南天缓缓向中天运行,“喏!那个,就是你。”

    “哇!我好亮啊!”凤乘鸾的眼睛,霎时间睁地比天狼星还亮,“那我爹呢?”

    “你爹……”李白仰头,在漫天星河中找了找,蓦地两眼一凛!

    怎么回事?

    原本天际最亮的三颗星,看似全部陨落,却其二留有残痕,本有死灰复燃之兆,预示着靖王与凤帅必将归来。

    可如今,那两颗星,竟然连最后的残痕都没有了!

    他再望向两颗帝星,心头更是一惊!

    主宰南方的那一颗,原本已是黯淡,却骤然光芒激烈。

    而北方的那一颗,虽然依旧明灭不定,却莫名多了一层妖异的光!

    该明的不明,该灭的不灭。

    该死的不死,该生的不生!

    李白忧心忡忡地望向凤于归所在的木楼。

    这天下,怕是要真的要大乱了!

    忽地,耳边响起凤乘鸾兴奋的声音,“我找到了!我爹一定是那一颗!”

    她指着西方一颗灼灼闪耀的星星。

    李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眉间思虑立时更深。

    西边,何时多了一颗新星?

    韬光养晦,锋芒内敛,其星轨却大有势不可挡之势!

    若是按照现在这个轨迹……

    他的目光,缓缓向中天移动,之后停在一个点上。

    终有一日,这颗新星,将与天狼星际会到一处!

    到时候,光芒将压制整个星空,成为整个天空的主宰!

    只是,这条际会之路,何其漫长!又何其多艰!

    李白重新看向凤乘鸾,笑笑道:“三小姐,那颗星,不是你爹,而是你伴星,你要将它盯牢了,等到有朝一日,你的天狼星与它相遇时,这天上的星图,就会彻底改变了。”

    凤乘鸾听不懂,大眼睛忽闪了几下,满是孩子样的憧憬和兴奋,“哦,好的!”

    说罢,就真的拖着腮,认真盯着西边那颗星。

    李白用羽扇,替她轰去头顶的蚊子,有些惆怅。

    人啊,要是真的永远活在十岁,就好了。

    就没有那么多烦恼了。

    凤乘鸾因为吃得太饱,又盯着那颗新星盯得用眼过度,不知什么时候,就咕咚一头,栽倒下去,被李白伸手托住头,就那么打着小呼噜,没心没肺地睡着了。

    楼上,阮君庭与凤于归谈毕大事,又将凤乘鸾身陷相思忘之苦的事,与他们夫妻两细说了一番,一直到深夜,才出来。

    外面广场的大石头上,李白一只手给凤乘鸾枕着,另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脑袋,已经睡着了。

    忽地,莫名感觉好冷。

    有杀气!

    他一个激灵,睁开眼,便见阮君庭正黑着脸,背着手,一袭红袍,悄然无声地立在两人跟前。

    “呵呵……”,算盘精都不用脚指头想就能明白,这魔头吃醋了!

    阮君庭将一根手指在唇边立了一下,示意他禁声,之后俯身,小心翼翼,用左臂轻轻托起凤乘鸾的头颈。

    接着,另一只手替她温柔顺了一下头发,之后才捞起腿弯,将睡得软绵绵的人抱了起来,转身就走。

    李白讪讪笑了笑,也不挑理,只微微颔首恭送。

    他替他哄孩子哄了这么半天,竟然连个谢字都没有。

    不过没关系,有些人啊,天生就是这副死相。

    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