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办妥了

    他们已经翻车十几分钟了,愣是没一个人从这里经过。

    此时被困在车里的那人看见倪烟,像是看见救星一般。

    倪烟拿起石头‘快狠准’地砸开车门,拉着那人的胳膊往外拽,“车子已经开始漏油了!快下车!”

    中年男人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已经能听到漏油的声音,他想爬出来,但是腿部卡在座位里,怎么拉也拉不出来。

    越急越乱,中年男人的额头上瞬间便布满了汗珠。

    “别紧张,慢慢来。”倪烟很冷静的指导着中年男人的动作。

    此时中年男人已经无法在思考些什么了,倪烟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他几乎都已经忘记了,眼前这人只是个年仅十几岁的小姑娘而已。

    大约几分钟后,倪烟终于将中年男人从后座中拖出来。

    倪烟有前世的本事在,加上对汽车非常了解,所以将一个大男人拉出来也没费什么力气。

    中年男人被拉到安全地带之后,还一副恍恍惚惚的样子,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倪烟又马不停蹄的去救另外两个人。

    当倪烟将最后一个人从车子里拉出来之后,身后就传来几声爆炸声,顿时浓烟四起,若是倪烟晚一两秒钟的话,也会被吞没火海。

    “呼!”倪烟将那个人放在地上,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中年男人看着面前被烧的只剩下一个框架的车子,顿时面色如纸。

    若是这个小姑娘在来晚一点,或者她回村叫人的话,那么他们现在也会变成一堆枯骨!

    “小同志,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们。”男人看向倪烟,脸上充满了逃出生天的狂喜感。

    “人没事就好。”倪烟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中年男人接着道:“小同志,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我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我是从市里过来视察工作的,我姓周。”

    原本男人的真实身份与下乡视察的事情是不能随便往外说的。

    但是,眼前这个女孩子虽然看上去年纪不大,但是果敢有魄力,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所以中年男人不打算对她有什么隐瞒。

    若是没有她的话,自己就死在这场爆炸中了,说这个小姑娘是他的再生父母也不为过。

    此时的中年男人,对倪烟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倪烟淡淡一笑,“周叔叔你好,我叫穆烟,就住在前面的村子。”

    ……

    等倪烟再次拎着竹篮往回家走的时候,已经是上午的十一点多了。

    此时,那辆小轿车生爆炸的事情,已经在村里传扬开了。

    老人、小孩、没事做的妇女,都跑去看热闹,将现场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个时候,小轿车比飞机还要稀奇,很多人甚至都没见过小轿车。

    这烧毁了轿车更是稀奇。

    倪烟刚进院子。

    “死丫头,怎么到现在才回来!你想饿死我们家的猪吗?”穆老太太骂骂咧咧的走过来,满脸嫌恶。

    倪烟低着头,没说话,往猪圈的方向走去。

    正巧这时,穆金宝和大着肚子的李淑从外面走进来,两人满面笑容,就像中了什么大奖一样。

    见两人进来,穆老太太懒得在理会宁樱,连忙迎上去道:“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

    穆金宝看了眼站在猪圈那里的倪烟,“妈,咱们进屋说。”

    “好好好。”穆老太太连连点头,跟着两人往屋里走去。

    进了堂屋,穆金宝将大门关上。

    穆老太太坐在木椅上,迫不及待的道:“怎么样?办妥没?”

    李淑伸手给穆老太太倒了杯茶,“妈办妥了!喏,为了表示诚意,这是男方给的订金。”

    李淑拿出一卷红纸来,那红纸里包着两张红色的大团结。

    穆老太太的眼睛都快冒出光了,她做梦也没想到,那个赔钱货居然还能换来这么多钱!

    穆金宝坐到李老太太身边,有些担忧的道:“妈,人家男方明天想过来看看那死丫头,您说,这件事要怎么跟她交代?”

    若是这老光棍光是年纪大点也就算了,偏生他还是个天阉,就算倪烟是个女娃,那也是自己的女儿。

    一时间,穆金宝还是有些愧疚的。

    穆老太太双眉一皱,“交代?有什么好交代的!对方条件那么好,连2oo块钱都舍得出,那个死丫头还能嫌弃人家不成!能嫁过去也是她的福气?怎么着,她还能不乐意咋地?”

    被穆老太太这么一说,穆金宝顿时轻松了不少,心里仅存的那点负罪感也没有了。

    对!

    能嫁给老光棍,是倪烟的福气!

    穆金宝接着道:“万一那死丫头不同意呢?”

    “不同意?!”穆老太太直接站了起来,“这可由不得她!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还想翻天不成?”

    穆老太太接着道:“这件事不用你插手,我去跟那死丫头说!你一会儿去村口割二斤肥肉回来,玉儿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可不能饿着我大孙子了。”

    李淑抚着圆滚滚的肚子,眼里满是笑意。

    她没想到,这么容易的就消除了倪烟那根眼中钉,还从中捞到了一笔不小的好处。

    这以后,她就是穆家的太奶奶。

    更好的明天,还在后面等着她呢......

    短暂的会议结束之后,穆老太太和穆金宝兵分两路。

    穆老太太去找倪烟谈话,穆金宝和李淑去村口割肉。

    反正李淑对外是穆金宝的表妹,两人间也不需要有什么避讳。

    一起去割肉也没什么。

    走到村部邮电局门前时,李淑擦着额头上汗,气喘吁吁的道:“金宝,你一个人去割肉吧,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穆金宝就是个棒槌,除了会打老婆和卖女儿之外,其他小心眼那是一点也没有,“行吧,那你就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好的。”倪烟点点头,目送着穆金宝离去。

    等到这穆金宝彻底走远了,李淑才面露笑意,往邮电局里走去。

    她去了封电报,就一行字。

    “穆烟已经顺利嫁人,我这边一切都好,勿念。”

    八三年的电报都是按照字数收费的,一个字是7分钱,所以大家都会将一件事浓缩成一句话。

    正常情况下,大家都会选择写信,但因为写信实在是太慢了,一般急事都会选择电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