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大人物!

    穆老太太将男方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这让不明真相的人知道了,还真以为她给倪烟物色了个什么样好对象呢。

    倪烟低垂的眸子里全是讥诮,点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

    穆老太太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倪烟:“这么说你答应跟他见面了!?”

    她怎么感觉这件事有些不对劲?这倪烟答应的也太快了……

    倪烟抬眸看向穆老太太,“是的,我答应了,我怎么看奶奶您好像很惊讶的样子呢?难道是男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吗?”

    穆老太太的笑容里闪着几分心虚,“当然不是,人男方优秀着呢!”

    倪烟轻轻笑着,“那就好,我相信奶奶您是不会害我的。”

    闻言,倪翠花立即瞪大眼睛看向倪烟。

    这孩子是不是傻了?

    她怎么能答应与那个天阉见面呢?

    倪烟朝朝倪翠花微微一笑,表示自己有分寸。

    穆老太太看着倪烟满意地点头,“烟烟啊,你可真是奶奶的好孙女。”

    倪烟重新抬眸看向穆老太太,嘴角含笑,“您也是我的好奶奶呀。”

    这声好奶奶,莫名的让穆老太太浑身一颤。

    她总觉得,倪烟这小贱蹄子,好像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还没等穆老太太反应过来,倪烟接着道:“奶奶,如果没其他什么事的话,我和我妈就先去厨房做饭了。”

    “去吧。”穆老太太收起疑惑,看了倪烟一眼。

    就算倪烟这赔钱货有了变化又怎么样?自己是她奶奶,自己要她嫁,她就必须得嫁!论倪烟是孙悟空,也翻不了自己的五指山。

    这么想着,穆老太太就放心了不少。

    母女俩刚到到厨房,倪翠花就非常紧张的道:“烟烟,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倪烟淡淡一笑,“妈,我有分寸的。”

    倪翠花担忧的叹口气。

    看今天这种情况,她想跟穆金宝离婚怕是没希望了。

    穆家不可能会放走倪烟,也舍不得那2oo块钱。

    穆家更不可能会放过自己这个免费的劳力。

    这么想着,倪翠花双眉就皱的更深了。

    见倪翠花这样,倪烟笑着道:“妈剩下的交给我就行,您赶快去看看妹妹。”

    倪翠花这才想起来,房里还有孩子在等着自己去喂。

    “行,那妈先回屋看看。”

    这出生刚三天的孩子,只要一天多喂几次,然后勤换尿布,倒也不会闹人。

    在炒菜的时,倪烟本想继续放藏红花的,但是,瞧到藏红花边上的一株野草时,她突然改变了主意。

    苏玉不是想让自己嫁给天阉的老光棍吗?

    那自己就先让她的儿子变成天阉!

    活着,有的时候可比死难受多了。

    因为打着让倪烟嫁给老光棍的主意,这一天,穆老太太和穆金宝很罕见的没在给脸色给倪翠花母女看,晚饭的时候,穆老太太还拿出了一件水红色的新衣服递给倪烟,一副好奶奶的样子道:

    “这是奶奶特地让人从镇上带的新衣赏,明天好好打扮打扮,别给咱们老穆家丢脸。”

    倪烟笑得很甜,“哇,新衣服呢!谢谢奶奶。”

    穆老太太很是慈祥的点点头。

    看这赔钱货一副没见过好东西的样子,想要翻出自己的五指山?没门!

    看到女儿露出这样的笑,穆金宝的心里生出一股愧疚感。

    不过很快,这种愧疚感就被李淑的肚子给冲淡。

    一个赔钱货哪里有儿子重要?

    晚上。

    倪烟躺在柴房里的木床上,看着头顶上的星空,清澈桃花眸里,半分杂质都没有,宛如稚子般纯净,倒映着星星的颜色。

    纤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层浅浅的阴影。

    国色天资大抵就是如此了。

    八十年代的天空很漂亮,灿若星河,空气中还有萤火虫在飞舞。

    耳边是蛙鸣声一片。

    柴房虽然四面通风,但是在这样夏夜里,倒有些说不出安逸祥和。

    倪烟盯着星空看了片刻,而后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闪着寒光的手表来,她半眯着眸子,就这么看着手表。

    倪烟有前世的见识在,自然知道这不是一支普通的手表。

    这是世界十大名表之一。

    patek、phi1ippe。

    在后世这样款式几乎已经绝迹了,倪烟只在拍卖会上看到过一次,她记得被竞拍到了5oo万英镑的高价。

    就算是放到现在,这手表没有个一两万块,也是买不到的。

    看来,自己似乎是招惹到了个大人物呢。

    不过,就算他是多么了不得的大人物,日后,也不会跟她有任何瓜葛。

    明天,她就会带着母亲和妹妹光明正大的离开这里。

    倪烟的唇角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将手表重新放回枕头底下,缓缓闭上双眼,进入睡眠状态,但是周围的每一个细微的动静声,都被她纳入耳底。

    自从重生后,她不但力气在一天天的变大,这五感也比寻常人灵敏了不少。

    倪烟不知道的是,她的身体此时已经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翌日早上。

    倪烟刚起床,就看见倪翠花已经在厨房里忙着熬粥蒸馒头了。

    “妈,东西您都收拾好没?”倪烟走到倪翠花身边,低声问道。

    倪翠花点点头,“嗯,该收拾的都收拾了。”

    昨天晚上倪烟就让自己先把东西先收拾好,说今天会带着自己离开。

    倪翠花虽然质疑倪烟的话,但还是将自己的衣物收拾了下。

    只是……

    她们母女三人,真的能那么容易的离开这里?

    穆家能放人?

    倪烟微微点头,“好,妈您就等着我,带着您和妹妹奔向光明大道吧。”

    “傻丫头。”倪翠花戳了戳倪烟的额头,笑容里含着淡淡的担忧。

    感受到倪翠花的担忧,倪烟伸手握住她的手,语调定定的道:“妈,别担心,我从不打无准备之战。”

    声音虽淡,却染着一股能安稳人心的魔力。

    倪翠花看着眼前的大女儿,一颗心渐渐地安定下来,缓缓点头,“好。”

    ……

    一家人正坐在堂屋里吃早饭。

    院外,突然传来一阵狗吠声。

    穆老太太神色一紧,“金宝,你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