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丢人现眼!

    这里可是冰肌玉肤的总部!

    倪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也是来面试的?

    难道倪烟也想成为冰肌玉肤的总代理?

    就凭倪烟这个乡下小村姑,她也肖想能成为冰肌玉肤的总代理?

    真是搞笑!

    许银银扯了扯唇角,眼底倒映出一抹讥诮的弧度。

    一行人走到办公室。

    边上将许银银他们三人带上来的工作人员立即站起来道:“这就是我们冰肌玉肤的创始人倪总。倪总,这三位就是今天面试最后的优胜者。”

    什么?

    倪烟就是倪总?

    许银银几乎以为自己这事出现了幻听。

    这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倪烟会是冰肌玉肤的创始人呢?

    他们是不是搞错了?

    边上的其他两个人也有点微愣。

    他们俩谁也没想到,倪总居然这么年轻,而且还这么漂亮。

    她最多二十岁出头吧?

    先前,他们还以为倪总是个中年妇女呢......

    冰肌玉肤是个大企业,也是护肤品行业中的龙头老大,谁能想到,它的创始人竟然是个年轻貌美的姑娘。

    戴眼镜的男生最先反应过来,弯腰鞠躬道:“倪总您好,我是杨瀚文。”

    杨瀚文就是今天面试中唯一一个男生,同时,他也是唯一一个留到最后的男生。

    杨瀚文边上的女生紧接着道:“倪总您好,我是沈小兰。”

    许银银捏着衣角,脸色有些微白。

    她感觉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

    甚至连做梦都没有想到,倪烟会是冰肌玉肤的创始人!

    前一秒她还在为留到最后而洋洋自得着,没想到后一秒就被打脸了。

    这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倪烟轻扫了几人一眼,“不用紧张,都坐吧。”

    “谢谢倪总。”

    许银银低着头,心情复杂的做到椅子上,早知道倪烟就是冰肌玉肤的创始人的话,今天说什么她也不会来这里!

    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真是太尴尬了!

    倪烟坐在老板椅上,翻了翻手中的文件,“现在我来问三位几个问题,第一,你们为什么会选择冰肌玉肤?”

    沈小兰道:“其实我本人也是冰肌玉肤的忠实用户,我是一年前知道冰肌玉肤这个品牌的,我属于敏感肌肤,用过很多护肤品都有过敏反应,脸部刺痛,红肿,发炎,但是在冰肌玉肤的时候就晚饭没有这些不良反应,不但没有,反而让我的皮肤变得比以前更好。所以,我想让那些跟我一样都是敏感肌肤的女性们,都能知道冰肌玉肤,也都能用上冰肌玉肤!”

    “一款好的护肤品,真的可以改变人的一生!”

    说到最后,沈小兰的眼中绽放出耀眼的光。

    沈小兰是名校毕业,学校分配了在外人看来是一份可以称之为金饭碗的工作。

    但是她并不喜欢那种一眼就可以望到头的工作。

    她更不想一辈子都守着一个岗位。

    她喜欢创新!

    她想要挑战!

    既然工作就是为了挣钱,为什么她不选择一份既能挣到大钱,自己又喜欢的工作?

    金饭碗虽然看着好看,也安稳,但是并没有挑战性。

    就算别人都说她是傻子,她也要坚持自己的梦想。

    倪烟点点头。

    语落,杨瀚文看了看许银银,见许银银好像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后,他慢慢道:“我之所以知道冰肌玉肤,是因为熟人推荐,刚好我也有自主创业的想法。”

    “在决定过来面试的前三个月,我就买到了一套冰肌玉肤补水抗皱系列产品,送给了我母亲试用,我母亲用过之后,效果非常明显。”

    “而且,我也做过市场调研,和冰肌玉肤虽然现在尚在发展中,但我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它一定会成为最耀眼的存在!”

    “如果您问我为什么会选择冰肌玉肤的话,我会告诉您,因为它值得!它能给我带来我想要的未来!”

    杨瀚文是普通大专毕业,虽然学历不高,但他有理想,有抱负!

    有的时候,学历并不能代表一切。

    杨瀚文相信自己,只要倪烟将冰肌玉肤的代理权交给他,他一定能让更多人都知道冰肌玉肤!

    他一定能让冰肌玉肤再上升一个层次!

    杨瀚文说完之后,许银银一直不说话,边上的秘书看向许银银,“那位许女士,你呢?”

    按理说,能简直到最后的面试者,资质都不会太差!

    为什么许银银却一直不说话呢?

    秘书皱了皱眉。

    边上的杨瀚文和沈小兰也觉得有些奇怪。

    就在刚刚面试的时候,许银银的能力和他们不分伯仲,没想到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许银银居然一声不吭。

    “我、我肚子有些不舒服!”许银银捂着肚子,头也不抬地跑出了办公室。

    秘书想追上去。

    倪烟抬了抬手,“随她去吧,我们继续。”

    秘书点点头。

    倪烟接着道:“第二个问题,如果通过这次面试,我们公司录取了二位,但是二位在代理了冰肌玉肤一段时间之后,却发现冰肌玉肤在华南地区的销量一直处于亏损状,并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受欢迎,二位会怎么办?”

    这个问题,好像有些棘手。

    沈小兰看了看边上的杨瀚文。

    杨瀚文笑着道:“既然我已经决定要代理冰肌玉肤,那我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如果在运营一段时间之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我会从自身找问题,是不是推广力度做得不好?还是服务有问题......”

    倪烟眉眼依旧,“如果这两样都没有问题呢?”

    杨瀚文接着道:“那就继续再找其他问题。”

    “你就没想过是产品本身的问题吗?”倪烟反问。

    杨瀚文很笃定的道:“不会。”

    倪烟语调淡淡,“你就这么相信冰肌玉肤不会有问题?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万一真的是冰肌玉肤的问题呢?”

    “是的,我相信!”杨瀚文点点头。

    “说说原因。”很简单的四个字,却充满了上位者的威严。

    倪烟虽然年轻,但气势却非常足,言语间带着不着痕迹的压迫感,让人有些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望尘莫及。

    杨瀚文接着道:“俗话说,做一行爱一行专一行,只有相信它,才能把它做得更好!如果你对自己的产品都没有信心的话,你还有什么立场让消费者来购买这个产品?”

    许是杨瀚文的话打通了沈小兰的思路,接下来,沈小兰的回答也非常好。

    倪烟接着问了第三个问题,然后第四个问题。

    问完所有的问题后,她合上文件,接着道:“好的,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结束,二位先回去等消息吧,出了结果之后,我们的工作人员会打电话通知你们的。”

    “好的,谢谢倪总。”

    二人出去之后,倪烟看向边上的秘书,“小张,你觉得这两个人怎么样?”

    张秘书道:“我觉得那个叫杨瀚文更显专业性......”

    倪烟点点头,“嗯,你继续说。”

    张秘书接着道:“杨瀚文虽然是个男生,但他的思维逻辑很明显要比沈小兰缜密很多,而且,可以从他的眼底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爱冰肌玉肤。”

    “沈小兰虽然也说自己也是冰肌玉肤的忠实用户,但是据我观察,她用冰肌玉肤的时间不超过半个月。”

    倪烟笑着道:“小张你观察的很仔细。”

    自从听到沈小兰说自己是在一年前知道冰肌玉肤的时候,倪烟就知道这个姑娘说谎了。

    也许她是为了能面试成功才说谎的。

    但是,说谎代表着一个人的诚信度。

    诚信度就是一个企业的门面。

    所以,到底录用谁,倪烟的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张秘书接着道:“虽然说杨瀚文各方面都比沈小兰优秀,但杨瀚文毕竟是个男性,护肤品都是女性用的......”

    让一个男人来卖护肤品,消费者能买账吗?

    倪烟笑着道:“看不出来啊小张,你居然还有性别歧视呢。”

    张秘书有些不好意的道:“没有,我就是觉得一个大男人去卖护肤品有些奇怪。”

    “没什么奇怪的,很多进口护肤品的创始人就是男性,别看男性和女性只见跨越了性别,其实有的时候的男性比女性更了解女性。”

    “同样,在沟通之间,男女之间有的时候比女性和女性交流的更直接,更方便,其实,这也可以成为一个卖点。”

    “一个大男人居然在卖护肤品,这多新奇啊!这说明咱们的护肤品厉害,居然连男性都征服了,这同样也增加了消费者的购买欲和好奇欲。”

    “购买欲和好奇欲会促成订单。”

    这些都是倪烟上辈子经商得来的经验。

    虽然她上辈子做的是残影。

    但是生意这两个字,万变不离其宗。

    张秘书看着倪烟,满脸崇拜的道:“倪总,您说的真是太对了!”

    张秘书今年二十四岁,比倪烟还大三岁,但是在倪烟面前,她感觉自己懂得太少了。

    分明是她比倪烟大三岁,可她却感觉是倪烟比她大。

    倪烟身上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大气,还有一种洗尽铅华的沉淀。

    倪烟放下钢笔,“让人事部那边通知杨瀚文,让他下周一带着证件来我办公室一趟。”

    张秘书点点头,“好的。”

    许银银气极了。

    她本想压倪烟一头,却没想到,在倪烟那里丢尽了颜面。

    许娇非常关心许银银,下午就去了一趟许银银那里。

    听说许银银的经历之后,许娇非常震惊,皱眉道:“银银,你没看错,倪烟真的是冰肌玉肤的创始人?”

    “嗯。”许银银点点头,“我没看错。”

    许娇接着道:“看来是我们低估了倪烟......”

    怪不得莫其深会娶倪烟......

    怪不得倪烟总是能买到各种限量版的产品......

    原来她就是冰肌玉肤的创始人。

    原来倪烟也不是空有其表。

    冰肌玉肤啊!

    全称贵妇都在追捧着的产品......

    其实从这里不难看出,倪烟和莫其深都是一样的人。

    明明功成名就,可她却蛰伏至今。

    从不拿这些成就来当成自己炫耀的资本。

    这种人,最深不可测。

    又想起倪烟那些话,许娇感觉到一阵后怕,后背发冷。

    不能再错下去了。

    有些事情得适可而止了。

    “姑妈,我们现在怎么办啊?”许银银握着许娇的手。

    许娇摇摇头,“没办法了,银银啊,放弃吧。”

    “不行,我不能放弃......”一说到放弃,许银银的眼睛都红了。

    她不想就这么轻易的说放弃。

    三年!

    整整三年!

    她更不愿意让三年时间就这么的浪费了。

    许娇叹了口气,“银银,咱们许家也是大户人家,你何必执着于嫁给别人当填房呢?以你的这样的条件,在江南当地,想找个什么样的人家找不到?”

    许银银道:“不行,不行......”

    许娇接着道:“银银,姑妈说一句话你别不愿意听,倪烟她长得比你好看,学历也不比你低,她虽然从小在乡下长大,但她毕竟也是郑家的血脉。”

    “算了吧,你争不过她的,在这样下去的话,你会吃亏的。”

    许娇想了很久。

    虽然她很不喜欢倪烟,但有些事实,她却不得不承认。

    而且,莫荣平又放了狠话在前头。

    既然前面已经无路可走了,不如就此放手,免得到时候闹得难看。

    许娇也不是个糊涂人。

    许银银心里很难受。

    她没想到原来在姑妈心里,她居然什么都不如倪烟。

    原来,她这么差吗?

    “姑妈......”

    许娇接着道:“银银,我会打电话给你爸妈,让他们过来接你回去,趁着还没有铸成大错之前,你就跟他们回去吧,在江南找个门当户对的老实人,好好的过一辈子。”

    许银银今年也不小了,也没有几年可以耽误了。

    跟父母回去,然后找个老实人结婚生子,是她目前最好的选择。

    许银银道:

    “这样一眼就能看到头的一辈子有什么意思?我就是想嫁给Mog先生!我想做人上人有什么错?”

    “可老六根本就看不上你!”许娇硬着心肠道:“银银,一个女孩子应该有点自知之明,别去自取其辱,撞了南墙才知道回头。”

    许银银的眼泪从眼眶里夺眶而出。

    许娇叹了口气,接着道:“银银,我的话就说到这里,你自己好好想想。”

    她也不想这样的。

    许娇也想让自己的侄女成为人上人。

    但目前,她并没有这样的能力。

    许娇走后,许银银坐在地上大哭了一场,她觉得自己不能在这样被动的等下去了。

    既然许娇不愿意帮她,那她就自己想办法。

    许银银连夜离开了旅社。

    通过一些渠道,她得知了Mainland集团在国内的地址。

    在Mainland办公大楼下守了整整一天,许银银终于看到莫其深从里面出来。

    褪去废物光环,莫其深彷佛变了一个人,全身都在发光。

    耀眼无比。

    许银银扯了扯衣角,走到莫其深面前,“莫、莫六、哥......”

    莫其深睨了她一眼,“如果你不想自取其辱的话,就立刻离开我的视线。”

    “莫六哥!”许银银一鼓作气,继续道:“我觉得你对以前的我有误会,其实我一直很仰慕你......”

    莫其深看了眼身边的助理。

    助理立即走到许银银身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请吧。”

    许银银有些不甘心。

    她自认为长得不比倪烟差,为什么莫其深看不上她呢?

    男人的劣根性不就是沾花惹草吗?

    她都送上门了,莫其深哪里还有不摘的道理?

    说不定莫其深就是个装模做样的伪君子。

    “莫六哥,”许银银伸手想抓住莫其深的衣袖,但莫其深没给她这个机会,直接挥开她的手。

    力道之大,许银银直接摔在了地上。

    “羞耻心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语落,莫其深转头看向助理,“这个人,以后我不允许她出现在公司大厦周围半步!”

    “好的先生,我知道了。”

    许银银看着莫其深毫不留情的背影,豆大的泪珠滚滚而下。

    面对这个局面,许银银除了后悔还是后悔。

    她不应该在莫其深背负着废物的称号的时候看不起他......

    如果她从一开始就在莫其深身边的话,那她现在一定是第二个倪烟。

    可惜。

    来不及了,这一切都来不及了。

    太晚了。

    许银银五指抓着地面,泥沙深深的钻进指甲里,干净的指甲瞬间变得污浊不堪。

    就在许银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许家父母从边上跑过来。

    许父不由分说就给了许银银一巴掌,“丢人!你把老子的脸都丢尽了!”这让他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再见莫荣平这个妹夫。

    他应该庆幸这里是京城而不是江南。

    要不然,他们许家都无法在当地立足了。

    许银银捂着脸,无声的哭泣着。

    许母护住许银银,“这还在外面呢,你打孩子做什么!”

    许父愤怒的道:“慈母多败儿,要不是你护着她的话,她至于闹出这么大的笑话吗?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居然还想肖想Mog先生!我的脸都让她丢尽了!你快给我滚开!要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许父虽然生在江南,但却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所以性子毕竟刚直。

    这事是许银银错了,那她就得教育!

    许银银当天就被父母带回了江南。

    第二天,许家就来了一位年轻有为的青年。

    不用想也知道,这人就是许娇口中的老实人。

    ......

    转眼便到了端午节。

    上午,倪烟和莫其深一起去莫家。

    莫老太太和莫老爷子给家里的佣人都放了假,此时,老两口正忙着准备五色绳,雄黄酒。

    莫其深拿来五色绳给倪烟戴上,倪烟伸出左手,露出一根已经有些褪色的红绳,虽然红绳已经有些褪色了,却非常干净,衬着白皙的手腕,此时更加细腻白皙,红绳上还系着着个摇篮状的桃核。

    许是时间已久的原因,红绳已经有些褪色了,但桃核却被打磨得光滑鲜亮,看上去非常漂亮。

    “烟烟,这个桃核是不是对你来说有什么重要意义啊?我看你都戴了好多年了。”看到这根红绳,林萍萍凑过头来,好奇的问道。

    倪烟笑看手腕间的红绳,“这是一个小妹妹送的,说是能辟邪,算起来也有四年了。”

    没错,这个桃核红绳就是钱招娣送的。

    但是,自那次以后,倪烟就再也没见过钱招娣,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偶尔空闲的时候,倪烟还会想起那个五官漂亮的小姑娘。

    林萍萍道:“我好像也听人说过,桃核能辟邪呢。”

    就在此时,莫百川抱着孩子从边上走过来。

    已经快一岁的莫志远长得非常可爱,见到倪烟,他开心的大喊,“六奶奶,六奶奶。”

    莫百川有些无法直视倪烟。

    他一直认为倪烟是为了他才和莫其深走到一起的。

    没想到,倪烟居然和莫其深结婚了。

    而且,莫其深还是大名鼎鼎的Mog先生。

    他觉得从前的自己,真是傻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