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婚姻是人生大事,需要慎重选择

    夜晚十一点,陆家客厅灯光如昼。

    一干女眷将三位与陆怀远见过面的女子比较完后,当事人却不发一声。

    “阿远,你倒是说句话?”

    陆太太,陆怀远的母亲安李莹女士朝儿子发话,还不忘用手肘碰了碰同样一声不吭喝茶的陆德宣。

    陆德宣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老神在在的儿子——

    问的是你,要娶老婆的人是你,你倒是说句话啊!

    被一群大大小小的女人围攻了一个晚上,吵得他耳朵生茧,他这个当事人倒是好……

    “阿远,如何?”陆老太太殷切地望着孙儿,“都不喜欢吗?不喜欢的话阿嫲再找。”

    “阿远,不如说说你喜欢哪一类型的女子?”陆怀柔将范围缩小了一些。

    “舅舅,你是不是喜欢靓妹妹仔呀?”向明月也要调侃长辈。

    所有目光都放在了当事人身上。

    只见当事人慢悠悠地放下茶杯。

    “阿嫲,爸、妈、家姐——”他站了起来,“婚姻是人生大事,我需要慎重选择。”

    众人点头,表示赞同。

    只向明月同学不大开心,为什么没有点到她?

    “夜了,大家都休息吧。”

    说着,便率先朝楼上走去。

    众人面面相觑,他这是什么意思?

    陆老太太:“不满意那三位小姐是吧?”

    陆怀柔女士:“还是都满意不知怎么选?”

    安李莹女士:“都满意就全都娶了吧?”

    陆老太太白她一眼:“都娶了?不如我让德宣再娶一房小的?”

    安李莹不说话了,却伸手狠狠地掐了一把坐在身边的陆德宣。

    陆德宣一脸无辜,他什么也没说,怎么把矛头指向他了?

    陆家男人都是感情专一的人,别说娶小老婆,就算在外应酬,花红柳绿也能片叶不沾身的。

    真是冤枉。

    未了,陆老太太望着小小太孙女——

    “明月,刚才你说你舅舅喜欢妹妹仔?是这个?”

    老太太将一张照片拿了过来,照片上的人儿脸蛋娇美如花,微微弯着的眼角清纯可人。

    这是叶家女儿:叶璃。

    三位小姐之中年纪最轻的。

    只是,向明月却摇了摇头。

    “阿远是不是有中意女子?”

    陆老太太又问。

    “眼困,明早要上学。太婆,我去睡了,大家晚安。”

    向明月同学蹦蹦蹦上楼去了。

    -

    上楼,向明月去敲陆怀远房门。

    没一坐儿,陆怀远出来应门,身上外套及领带已经脱下来,仅着白衣黑裤却无半点疲乏困倦之意。

    “何事?”

    他颇无奈道。

    “舅舅,中午在67楼捡到那张学生卡,还给人家了吗?要不要我明日帮你拿去?”

    “多事。”

    房门碰地关上。

    -

    早上,叶臻起来煮了小米粥,做了几样小菜,还榨了妹妹爱吃的芒果汁放冰箱里才去把在露台上做早操的妹妹叫来一起吃早餐。

    用完餐后,又叮嘱了妹妹一番她才出门去学校。

    她们住的公寓离S大很近,为了方便照顾妹妹。

    骑车来到商学院,接到童妍秀信息,问她几时到。

    叶臻来到选修课教室,靠在窗口边的童妍秀朝她招手——

    “臻臻,这里。”

    童妍秀的声音让众多或埋头看手机或看书或与身旁人聊天的大部分男同学全都抬起了头。

    叶臻与叶璃两姐妹刚成为商学院新生时,就已经是全校女生公敌,男生梦中情人典范。

    两人形貌七八分相似,但气质上叶臻清冷,叶璃纯情,全校至少一半以上男生都认得这对美丽无双的姐妹花。

    叶臻走到童妍秀身边坐下,门口再度传来骚动,是妆容精致的叶璃,白色洋装,黑发柔顺地披在肩膀后面,与T恤牛仔裤,绑着马尾的叶臻相比,整个人多了一抹淑女式的清纯秀雅。

    叶璃自然也有自己的姐妹淘,直线位置正好离叶臻最远。

    这样,最好。

    “唉,叶璃刚才好像瞪了你一眼,你们吵架?”

    童妍秀八卦地问道。

    同学两年,大家都知道叶氏姐妹花关系并不融洽,从未有同框的情景,原因不详。

    对于与叶璃之间的种种话题,叶臻从来不回应半句,就算童妍秀也一样。

    童妍秀扁了扁嘴,转移话题。

    “昨天你请了一天假去哪了?”

    “陪妹妹。”叶臻将课本翻了出来,随声应道。

    “你妹妹怎么了?”

    童妍秀知道叶臻为了陪妹妹推迟一年入学的事情,原因同样不详,她只知道妹妹叶曦是叶臻生活的重心。

    叶曦一有点头疼发烧的,叶臻当天肯定不会出现在课堂上。

    幸好她成绩好,要不然不知能不能毕业。

    叶臻绝对是她见过的,世上最好的姐姐。

    当然,仅仅是叶曦而言,同样是妹妹的叶璃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没什么。”叶臻显然不大想谈下去了,恰巧这时候穿戴整齐的经济学教授姗姗来迟。

    一节课下来,叶臻却没怎么听进去,连童妍秀都看得出来她在想事情,而且肯定不是课业上的事情。

    “臻臻,想什么?”

    几个纤秀的字印在白色纸上推到叶臻面前。

    叶臻手里转着笔,像是在寻思什么。

    她很少会将自己的所思所想诉之于人,包括童妍秀。

    但她确是一个对朋友极度热情用心之人,对她也极好,最后她略略思考回道——

    “一点私人事情。”

    “说说看我能不能帮忙?”

    “谢谢你,妍秀。”

    这句谢谢,叶臻是真心的,还附带了一个笑脸。

    童妍秀与叶臻相处了两年,也摸着她几分个性,不愿意,不想说的事情,休想从她嘴里撬到半分。

    放学后,童妍秀拉着叶臻就跑,一直到出了教学楼才停下来,叶臻被她扯得气喘息息。

    “怎么啦?”

    “昨天你没来学校,我瞒着你做了一件大事。”童妍秀神秘兮兮道。

    叶臻惊讶地看着她。

    “要不要交换秘密?”

    “妍秀,我要回家,有什么快讲。要不然我走了。”叶臻回过神后就想转身。

    “臻臻……”见她走人,童妍秀急忙拉住她的手:“好啦好啦,我讲。”

    叶臻洗耳恭听。

    “陆氏集团给了我们学院十个工读生名额,我昨天给你报名了。明天下午三点去面试。”

    ------题外话------

    嫲嫲、阿嫲: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