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再见陆生

    叶臻一身都是雨水,可不想弄脏了贺小姐的车,但是贺小姐想做的事情就不容她人拒绝。

    下了车,直接将叶臻塞进车里,力气还真不小。

    “贺小姐,你要带我去哪?”

    电梯里,叶臻身上披着件贺静嘉的外套,双手抱手臂看着她。

    贺静嘉扬了扬嘴角:“这是直达顶楼的专属电梯。”

    顶楼,那是陆怀远的私人领地。

    叶臻愕然。

    她明明说,去她的办公室,拿一套备用衣物给她换,结果却……

    “你很怕见陆生吗?”贺静嘉挑眉问。

    “不是。”叶臻低下眼睫,“没有预约,太冒昧。”

    “朋友来访,谈不上冒昧。”

    “我与陆生不熟。”更谈不上朋友,这是事实。

    “多来往几次就熟了。”贺静嘉不以为意笑道,“我当你朋友,我的朋友也是他朋友。还是你不愿交我这个朋友?”

    叶臻:“……”

    想不通她到底是哪一点让贺小姐青睐有加。

    但是最后,她抿嘴笑了下,然后伸出手,很正式道:“贺小姐,多多指教。”

    -

    电梯直达顶楼,门轻巧滑开,眼前一片开阔,制作精美的纯手工地毯一直延绵至灯光明亮的大厅。

    大厅的沙发上,此时正坐着几个正在聊天的男人,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目光齐刷刷地朝她们看了过来。

    “我朋友叶臻。”贺静嘉开口介绍,然后看向有点局促不安的叶臻一一介绍在座的男人:“傅衍,霍希安,沈林熙,贺政寰……”

    陆、傅、霍、沈,贺,S城鼎鼎有名的五大家族人员都凑齐了,果然能进陆生私人领域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最普通的大概就是她了。

    “打扰了。”叶臻微弯着身子。

    几个男人礼貌性地点了下头。

    “那边那位就不用我介绍了……”

    顺着贺静嘉所指的方向,叶臻看到了吧台前正背着她倒酒的挺拔身影,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男人已经转身过来,与叶臻打了个正面。

    “叶小姐……”

    陆怀远举了举手里的杯子,内敛的脸上微笑淡然,语气客气、有礼。

    “叶臻需要换一套衣服,不介意我们使用一下客房吧?”贺静嘉朝陆怀远道。

    “请便。”

    -

    “那位就是前几天跟你吃饭的叶小姐啊?”

    叶臻与贺静嘉的身影才消失,霍希安挑眉问道。

    “怎么忽然成了静嘉朋友?”沈林熙同样好奇。

    “长得不错啊。”贺政寰摸着下巴,语气有些不正经。

    “人家长得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傅衍冷哼,语气很不客气。

    “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欣赏欣赏脸蛋漂亮的女人怎么了?”

    “欣赏欣赏,呵呵……”

    “你呵什么啊?”

    “呵呵……”

    “傅衍哥,你不会是……”沈林熙看着两人的你来我往,莫名冒出一个词:“吃醋?”

    “死扑街!”傅衍脸色黑了,桌面上的烟盒被他拿了起来,直接朝沈林熙脸上丢了过去,“再乱说一句试试看?”

    “玩笑开开也不行?”沈林熙捂着被砸中的脸,“还好没破相,下手这么狠?还是不是兄弟?”

    “抵死!”贺政寰也不同情他。

    “喂……”这两个怎么又站同一战线了?

    “今天下午刚从法国空运过来的,试试。”

    陆怀远将醒好的红酒拿过来,霍希安接过他手里的杯子,“1999年 Romanee-Conti,喝一口少一口,你们不试试?”

    “这酒你让人找了很久才从藏家手中买到,就这么喝了不可惜?“

    他们这些人当中,也只有阿远哥对红酒情有独钟,酒窖里的私人珍藏不知多少。

    “这叫品味,你懂什么?”

    “对啊对啊,只有你最懂。”

    又来了。

    “最近宏宇建工升了不少……”

    陆怀远握着酒杯轻抿一口后有些漫不经心道。

    “宏宇的股票我拿在手里这么多年一直毫无起色,怎么忽然升了?要不要趁高价估清?”

    “一个在扫货,一个在增持,不升才见鬼。”

    “希安,你所指的一个是你老爸,一个是你老妈,老夫老妻几十年还在斗?你们说宏宇最后落在谁手里?”

    霍希安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不管落在谁手里,宏宇股价坚持不了多久。”陆怀远又喝了一口酒,酒感浓郁醇厚,香气覆郁。

    千金难买心头好:抵值。

    所有目光都朝他看了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有人借机推高股价,然后大手抛售。林熙,你手上有多少货趁有价全都放掉。”

    -

    叶臻在客房里冲了个澡,换上贺静嘉给她的衣服出来,已经半个钟过去。

    “NICE!非常合身。”

    VALENTINO最新定制款鹅黄色春夏装穿在她身上,别有一番灵动纯美。

    “谢谢。”

    “把头发吹一下。”贺静嘉递上吹风机。

    叶臻一头黑发又浓又密,长至腰部中段,在灯光下散发着天然的油亮光泽,站在一边的贺静嘉一脸赞叹——

    “平时去哪做头发?保养这么好?”

    “我很少做头发。”叶臻关掉吹风机,“今天真的谢谢你。”

    “举手之劳。我们出去吧。要不要检查一下包里有没有东西落下?”贺静嘉拿过她的手提包递给她,笑意十足。

    “不用了。我今天没放学生卡在包里。”叶臻也笑着接过来。

    “开玩笑嘛,不介意哦?”

    “当然不介意。”

    -

    两人来到客厅,竟只剩下陆怀远一人。

    “陆生。”叶臻有礼地招呼道。

    “他们呢?”贺静嘉问。

    “楼下。”陆怀远从沙发上站起来,对叶臻道:“叶小姐,一起用餐。”

    “丹尼尔说今晚有澳洲龙虾,死了,傅衍一个人就可以吃完一只。我下去了,叶臻你跟陆生晚一点下来。”

    说着,便朝客厅连着67楼的楼梯跑了过去,速度快得让叶臻连拒绝的话都没机会讲出口。

    “叶小姐,这边请。”

    陆怀远站在那里,彬彬有礼道。

    叶臻挺直腰身,对上他内敛有礼的面孔。

    “陆生,很抱歉。我妹妹还在家里等我,就不打扰了,祝你们晚餐愉快。”

    闻言,陆怀远点了点头,并未勉强。

    “既然叶小姐家里有事,我就不阻你了。我送你下去。”

    语毕,便朝叶臻走了过来。

    “陆生不用送,我自己下去就行了。”

    陆怀远在她身侧站住,一脸的从容淡定,语气却不容许别人拒绝的坚定——

    “静嘉不懂事,你是她朋友,我有责任送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