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老宅

    母女四人下山后,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回头看看身后的那座山,一股害怕的感觉从脚底冒起。

    “快走。”四人加快速度往家赶,接近自己住的小屋时身上都出了汗。也不知是吓的,还是东西太多累到了。

    “娘,我们先将背篓里的东西送回院子再去老宅。”

    “好。”

    穆清媱和穆清苧两人进了院子,里面一片黑暗,完全看不到东西。

    凭着熟悉感,两人将背篓里的野菜和三只野味放在偏房的小屋里,又轻手轻脚的锁上门出去。

    “娘,一会到老宅祖母肯定会生气,您就这么说......”

    “好。”

    四人用麻绳抬着一堆的干草,很快来到老宅。

    老宅还亮着灯,隐隐约约能听到里面的声音。但却不是什么好听的。

    “这几个贱蹄子是不是逃走了?还是死在外面了?白天没在地里干活,这么晚还不来要吃的,这是要造反。”

    “白养了十几年的赔钱货,这是嫌我老婆子欺负她们娘几个不成?这么不孝的白眼狼,早知道还不如饿死她们......”

    总之,一串老生常谈的骂声,声音中的恶毒和阴狠是清晰可见的。

    穆清媱眼睛眯了眯,恨不得拿自己的解剖刀将那个老虔婆给剖了,看看她那颗黑心有多毒。

    向氏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村的妇人,据说以前还是挺好的,说话做事都很有分寸。

    只是,从祖父过世后,日子越来越艰难,她那尖酸刻薄,无知愚昧又贪小便宜的性子就慢慢出来了。

    家中所有女性全都入不了她的眼,包括大伯母刁氏和穆婷婷也一样。

    刁氏虽然不用下地,但是这个家中做饭,洗衣,打扫,全都是她们母女来做。

    而且,面对向氏的挑三拣四,有苦也是说不出。

    现在这个社会风气就是如此,重男轻女,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没人作主,在婆家除了干活和受委屈就没有别的了。

    母女四人站了片刻,听着里面那越加难听的骂声,穆清媱实在听不下去了,上前敲门。

    门生响,里面的声音又一转,“穆婷婷,去开门,大半夜的,看看哪来的孤魂野鬼。”

    向氏那尖刻的声音直接传出院子外,让几人听的清清楚楚,声音也有些越来越近。

    听到里面的脚步声,母女四人退后几步,将干草堆在门边。

    “啊!娘......”

    穆婷婷开门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直接吓的尖叫。

    “怎么了,怎么了?”刁氏刚把厨房收拾好就听到门口传来穆婷婷惊恐的声音,赶忙跑出来。

    向氏也从堂屋出来,“喊什么,见鬼了啊。不知道你小叔睡觉了吗?你是不是记恨他昨日告了你的状,成心不让他好过的,黑心肝的东西......”

    向氏边走边朝大门口走,她倒是好奇穆婷婷因何叫成那样。

    “啊,这,这是什么?”刁氏扶住穆婷婷,往后退了几步。

    院子里太黑,实在看不真切。

    就连走近的向氏都被吓了一跳,刚要开口再骂,邱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娘,大嫂,这是我们弄回来的干草,太多了,好像进不去门。您能帮一下忙吗?”

    “嗯?干草?”

    向氏走近,看到门口确实堆着很多的干草,脸上刻薄的模样稍缓。

    显然对母女几人带回来那么多干草很是满意。

    但,“你们这么晚回来,是跑去哪里野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也不看看天黑成什么样了?是不是想挨饿?啊!”

    向氏眼中看到的只有错,没有功劳。

    让她不高兴了就是不高兴,绝对不会因为一点东西就轻易放过几人。

    门口堵着干草,也看不到人,邱氏听完里面话音落,声音响起。

    “娘,我们今日看地里实在找不到粮食,就想着去山脚下挖野菜或捡柴。谁知我们到那边的时候看到了一只兔子,是那种野兔。我们就想着抓住它,拿回来给小叔补补身子,追着兔子就进了山。”

    “兔子没抓到,在准备下山的时候看到不少的干草,想着可以拿回来喂鸡什么的,就在山上割草了,不知不觉就耽误了时间。又因为干草太多了,我们担心放在那明日就找不到地方了,所以才费了些时间把它弄回来。”

    向氏使劲哼一声,看着堆在门口一捆一捆的杂草,阴阳怪气的道,“还不快把它们弄进来。”

    这话是对刁氏和穆婷婷母女说的。

    干草堵着门,门外的几人没法拿,只能让里面的人干了。

    向氏是不可能动手的,她除了动动嘴皮子,什么都不会干。

    刁氏抿唇,恶狠狠的隔着一堆干草瞪向门外,拉着穆婷婷一起开始往院子里拿干草。

    “娘,后面路上还堆着一些,我们继续往这边拿。”邱氏扬声喊了一句。

    “去吧。”

    母女四人看着眼前一堆,轻笑。

    她们来的时候是全都捆在一起,放在地上拉着回来的,其实还算轻松。

    本来看上去就很多,现在一散开更显得多了。

    向氏看着,心里是满意的,想着总算没白养活这几个。

    最主要的是邱氏刚刚说抓兔子给穆合瑞补身子的话,那才是说到她心坎里了。

    向氏最宝贝的就是那个小儿子,在他身上下功夫肯定没错。

    大约两刻钟,门外的干草几乎搬完,向氏走出门,门外没有母女几人的身影,正奇怪,听到前方有动静渐渐靠近,母女几人手中连拖带拽的又拿来几捆干草。

    穆婷婷和刁氏站在不远处,斜眼看着,脸上都是不高兴,却不敢让向氏看出来。

    看到一同出现的穆清媱,穆婷婷眼睛使劲瞪大,咬住嘴唇。

    昨日她让小叔去叫穆清媱过来洗衣服,不知怎么回事,小叔回来竟然还告了自己一状,肯定是她搞了什么鬼。

    穆清媱根本不在意穆婷婷的想法,走近,将手中的干草放到地上,站在邱氏身边。

    向氏难得的没有给她脸色看,“还有多少?”

    “娘,就这些了,割下来的我们全都拿回来了。”

    “嗯,不少了。”向氏点头,随即看向刁氏,“去拿窝窝头给她们吧。”

    看着刁氏和穆婷婷进门,邱氏低了低头,“娘,您看以后我们可不可以每日进山,里面可以捡到不少的干柴,干草。”

    向氏皱眉,“这些干草够用挺长时间了,你们弄回来也没地方放。”

    她是不想每日那么晚的折腾,蜡炬可是很费的。

    “娘,这样吧。我们以后回来的晚就直接把干草堆在门口,您早上让大嫂直接给我们一天的窝头,晚上也不用费蜡。”

    今日弄这么多草就是想提这个要求,少见向氏也能少挨点骂。

    一般早上来的时候向氏都还没起,这样的话,以后晚上也不用见她。

    最主要的是,她们母女想掩藏带回来的野味,所以以后应该都会回来很晚。

    向氏有些纠结,她是想要这些东西,但是又怕晚上有人来偷。

    这荒年,连干草都是好东西。

    再转而一想,这还有六五天就到过年了,趁这几天让她们多弄点干柴什么的回来也行,到时候可以休息几日,省的别人说她不近人情。

    “行,那就这样吧。以后我让刁氏多给你们做点窝头带着。”向氏最终还是想要更多东西,点头。

    “谢谢娘,我们明日看看还能不能找到这么多干草。”

    “嗯。”向氏冷眼看了眼陪笑的邱氏,又扫了一眼低头站着的姐妹三个,看着刁氏拿着窝头出来,转身,还不忘让刁氏将剩下的干草拿进门。

    那意思是,穆清媱娘四个不用进门了。

    邱氏接过刁氏甩过来的布包,轻声说了句谢谢嫂子,转身带着三个孩子离开。

    刁氏看看身后的门,跺脚,认命的将干草拿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