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反击

    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大早,邱氏就赶紧起来,熬了大米粥,热了留下的几个包子。

    母女四人刚吃完没多久,大门就被敲响。

    砰砰砰!恨不得砸开的那种。

    “开门,你们几个贱蹄子,给我把门打开,看我不打死你们几个黑心肝的东西。给你们吃,给你们喝,竟还对我儿子下手。”

    “那是你们的爹,你个病秧子,白活这么大,一点不知道孝顺,还敢动手,看我今日怎么收拾你。”

    “开门......”

    砰!

    砸门声不断,在这个宁静又空旷的院子中回响。

    穆清媱早就想到这一点,脸色微微沉下。

    邱氏三人脸上都有些紧张。

    应该是被压迫了太久,听到向氏的声音下意识的就是害怕。

    穆清媱才不要给这个老虔婆好脸色看,从院子里打了一盆凉水,端着。

    “二姐,咱们去开门。”

    “啊?”穆清妍看到她手里的盆,有些懵。

    “啊什么,你还想被欺负不成?”反正她是不会受这个委屈的。

    穆清妍眼神一定,摇头,“不想。”

    “那就拿着锄头,别怕外面那些人说什么。她是泼妇,咱们也是泼妇。要记住,人善被人欺,以后我就做恶人了,至少自己心里痛快。”

    穆清媱知道自己娘和大姐的性子有些软,应该做不到这么激烈的反抗。

    那就先联合二姐一起,将这些人搞定再说。

    穆清妍小跑两步,拿着锄头,和穆清媱一起去开门。

    “谁呀,大清早的在外面乱叫,出门被老疯狗咬了吗?”

    穆清媱边走边说,嗓门也是放大,故意让外面的人听到。

    敲门的声音顿了一下,接着能听出砸门的声音。

    “开门,小婊子,你还敢骂我,找死......”

    穆清妍将门打开,穆清媱手上的盆直接泼出去,冷眼看着站在门口咬牙切齿的两人。

    “嘴巴真恶心,不知道这一盆能洗干净吗?”穆清媱泼完水,拉着二姐后退,看着满身是水的向氏与穆合南,眼底笑意划过。

    相对她们动手?那就冻死这些人。

    这么冷的天,一盆凉水迎头泼下,那滋味,透心凉啊。

    穆清妍抿着唇,有些不知该说什么。

    被泼了满身水的向氏和穆合南也愣了。

    生气的表情定格了几秒,接着是暴跳如雷!

    不过,在西北风下,所有的怒火都变成了瑟瑟发抖。

    向氏更是嘴唇开始泛白,拉着自己衣服的领口,那冰寒透心的刺骨凉意直接渗透皮肤。

    可是,即便这样,还是阻止不了她的嘴,“你这两个小贱蹄子,我可是你们祖母,找死的东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们。”

    说着,扬起手中的棍棒,抬脚进门。

    穆清妍拿着锄头,手开始抖动,不敢抬。

    看着向氏走近,突然觉得两手一空,转头,是穆清媱抢了她手中的锄头,迎着向氏挥舞过来的棍子走去。

    当!

    穆清媱将向氏手中的棍子打掉。

    向氏手都已经冻麻了,根本拿不住棍子。

    “你凭什么打我们?还说祖母?你也配?”对穆清媱来说,眼前的都是陌生人,打骂起来丝毫没有压力。

    她前世也是农村出身,面对不讲理的婆子就应该用比她更厉害的手段还击。

    “你,你......反了你了,你个该死的赔钱货,你还敢跟我动手。邱氏那个贱人就是这么教你的?啊!”

    向氏眼睛都要红了,后面跟着进门的穆合南也冻的嘴唇开始犯紫,看着穆清媱的眼神真的是恨不得马上打死这个女儿。

    “邱氏呢?让她滚出来,看看她教出的好女儿。”穆合南昨日就见识到穆清媱的泼辣,她是真的不管自己的身份,直接动手。

    看她们姐妹两个拿着锄头,站在水缸边,他也不敢上前了。

    刚刚那一盆透心凉的冰水已经让他很是狼狈,他是想拉着向氏走的。

    可是,向氏吃了亏,此时红着眼睛骂几人,势必要教训她们的架势,作为孝顺的儿子,他当然不能先走。

    而向氏是不甘心,她当家作主这么多年,这来找人算账的,还没进门就吃了亏,这么回去,她老脸往哪搁?

    穆清媱冷眼看着,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我娘还在休息,一年到头也就这几日能多睡一会,听到外面有疯狗叫,我们就出来看看了。”

    其实是穆清媱让邱氏和大姐在屋里呆着,不用面对这些人,也不用管这些事,一切有她在。

    向氏嘴里的谩骂就没停过,看穆清媱不让她进去,对着屋里开始骂。

    “邱氏,你滚出来,你这个不孝的贱人,你就是这么对你婆婆的是吗?看我不把你邱家的祖坟挖出来,问问你那死了的爹娘,他们是怎么教出你这么......啊!你要造反啊,你个贱人,阿嚏!”

    穆清媱实在听不下去了,直接舀了一瓢水泼她脸上。

    “你是吃了屎出门的吧,大早上不仅发疯,还满嘴喷粪,胡言乱语,有精神病就赶紧去治。”

    “还好意思问跟谁学的?当然是跟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学的。压榨了我们十几年,每日几个窝窝头打发了,还动不动的就打打骂骂,忍了你十几年了,你还想逼着姐姐嫁给那个高山。”

    “我看你这春心荡漾的,没有一天安份,不如你把自己卖过去,又有银子拿,还满足了人家高家。”

    看着忍不住翻白眼的向氏,还有气的冒烟的穆合南,穆清媱没有饶过他们的意思。

    又看向穆合南,“你又以为自己是个什么玩意?真将自己当个爷们啊?我娘和我们几个这十几年过的什么日子你会不知道?长这么大花过你几个铜板?我娘和姐姐为穆家干的活有多少你会不知道?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你会不知道?”

    “没生出儿子?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明白吗?你自己是个废物就将所有的错算在我娘头上,算什么玩意啊你。仗着自己是个男的,力气大就要打老婆,打孩子。”

    “告诉你,以前可以,但是从现在开始,你敢对我们几个动一根手指头,我就去县城找到你上工的地方,将你的名声搞烂,看以后谁还敢用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

    穆合南气的眼睛发红,鼻子喘着粗气,旁边的向氏更是站不稳,身子一歪。

    穆合南赶紧伸手扶住向氏,指着穆清媱破口大骂,“你这个逆女,白养了你这么多年,当初就应该让你病死。”

    “呵呵,我吃的都是我母亲和姐姐用劳动换来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向氏嘴唇哆嗦着,声音不大,却也足以所有人听到。

    “让她们滚,滚远点,以后再也不能给她们吃的,什么都没有。”

    “你们等着。”穆合南真的是动手也不是,却又不甘心就这么走,撂下这句话就扶着向氏离开。

    要先回去换身衣服,等下再找几人算账。

    看着母子两人慢慢走远,向氏嘴里还是骂骂咧咧的,穆清媱觉得自己泼的水太少了,就应该让他们湿透了。

    穆清妍看着她的眼神闪亮亮的,眼底还有泪水,声音微微激动,“小妹,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祖母。”

    向氏一直都是盛气凌人,动辄对她们母女打骂,可是受了不少的委屈。

    刚刚的向氏冻的哆哆嗦嗦,脸上被泼了水,头发都乱了,那狼狈的样子,太解气了。

    穆清媱一甩头,“这算什么,我要一点点的帮你们报仇,将那十几年受得苦全都讨回来。”

    “嗯,那可全靠你了,我不敢。”

    穆清媱点头,看着走出来的邱氏和大姐。

    “媱儿,这,你祖母,她,没事吧?”邱氏都快被吓死了,她真的没想到穆清媱竟然直接动手。

    要不是穆清苧使劲拉住她,她刚刚都要冲出来了。

    穆清媱听她这么问,扶额,“娘啊,您怎么还关心起她来了?”

    “我不是关心她,我是怕她有个好歹,对你不好。”邱氏对那个婆婆除了害怕还真没有别的感情,怎么可能会关心她。

    “这样啊,嘿嘿,娘放心,我有分寸,她顶多就是感冒发烧,吃点药就没事了。”

    “可是,这样......”

    “娘,这样激怒他们,咱们好被扫地出门啊。您等着吧,最多过了晌午,肯定会有人过来。”

    邱氏深吸口气,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本来就是她们想好的,就是穆清媱用的这个方法让她出乎意料。

    这么做的话,三丫头的名声可就坏了,将来......

    索性她还小,晚两年估计也没什么人记得这事了。

    “娘,您就听小妹的吧,咱们等着他们来。”穆清妍关上大门回来,也劝着邱氏。

    今天可是她这十几年来觉得最痛快的一天。

    虽然她刚刚什么都没做,也不敢做,但是看着向氏吃瘪,她心里就莫名的舒服。

    穆清苧刚刚在屋里也看的紧张,但是现在却觉得很过瘾。

    反正已经没有退路了,倒不如直接撕开脸皮。

    “好好,娘什么也不说了,都听你们的。”

    “咱们快进屋吧,中午估计要饿肚子了。”

    “没事,挨饿这种事对我们来说不是太平常了吗?”

    “也是。”

    母女四人说着话进屋,等待下午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