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番外7 日常

    “王爷这挖坑的水平还不错,等下年就能赶上真正的百姓了。”

    穆清媱穿着特制的靴子,身上穿着简单的灰布衣服,两只手各拿着一颗蔬菜苗。

    眉眼弯弯的看着前面同样一身灰布衣服的晏梓临。

    他正拿着铁锨挖坑,穆清媱则是在后面把蔬菜苗埋上,白路负责挑水往里面倒水。

    而小路边,邱氏抱着白黎在边上看着,脚边放着一个食盒。

    听到穆清媱的话,晏梓临抬起头,看着一身灰布也不掩靓丽的穆清媱,嘴角上扬,“本王天生就应该与丫头一起种地。”

    “呵呵呵~王爷大人,你现在越来越会说了。”

    “那当然,自己家媳妇要自己哄。”

    穆清媱眯着眼睛笑,那边白路假装桶里没水,挑着两个桶往回走。

    “王爷大人呀,我现在怀疑你把凌寒给教坏了,瞧瞧他,不好好干活,老是黏着我家漫寒做什么?”

    晏梓临停下手上动作,转头看向那边拿着铁锨追在漫寒身边嬉皮笑脸的人,轻声一笑,“凌寒也到了娶媳妇的年龄了,王妃不如问问漫寒的意见。”

    “这个嘛~我家漫寒可不能轻易就嫁,说不定漫寒根本看不上凌寒呢。”

    “丫头,凌寒也不错的,能说会道,机灵聪慧。”

    “切~那是你觉得。我看是油嘴滑舌,不正经。”

    “丫头对本王身边的下人不满,难道对本王也不满意吗?”晏梓临嘴角上挑,能看出心情不错。

    穆清媱轻轻哼了一声,“这个自然要试试再说了。”

    “哦?”

    “嘿嘿。”穆清媱笑的贼兮兮的,而后脸上表情一正经,对着在旁边地里的两人喊。

    “冥寒,漫寒,你们两个去湖里抓些鱼,晚上我给你们做鱼汤喝。”

    “是,王妃,属下这就去。”漫寒没有任何迟疑,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

    那边挑着两桶水的冥寒一愣,方正的大脸上有些茫然。

    为什么不让凌寒去?

    他都能看出来凌寒喜欢漫寒的。

    “冥寒,你愣着做什么?快去呀。”穆清媱催促道。

    冥寒呆呆的应了一声,放下两只桶,追着漫寒而去。

    凌寒看看穆清媱,眼神闪过幽怨,然后看向自家主子。

    晏梓临给了他一个凉凉的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凌寒眨巴眨巴那双灵动的眼睛,嗖的一下飞身到穆清媱身边。

    “王妃。”

    “恩。”

    “属下想跟您说点事?”

    穆清媱挑眉,“先把活干完再来说。”

    “王妃,那边差不多了。您看看,就差浇水了。”

    “那就赶紧去浇。”

    凌寒嘿嘿两声,“王妃,属下更想去抓鱼。”

    “这样啊。”

    凌寒使劲点头,“恩恩。”

    “好啊,那你把漫寒叫回来,你去抓鱼吧。”

    “啊?”

    “怎么?有问题?”

    凌寒嘴角动了动,确实有问题。

    苦巴着脸,凌寒轻轻叹了口气,“王妃,您看属下也一大把年纪了。”

    穆清媱点头,“是吗?”

    “对呀。”

    “所以呢?本王妃不应该让你干重活吗?”

    “嘎!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穆清媱眼底忍着笑意,“那你是什么意思?”

    凌寒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那个......”

    “你一个大男人扭扭捏捏的做什么?不想干活就直说。”

    “不是。王妃,属下,属下是想说属下现在年龄不小了,该娶媳妇了。”

    穆清媱一副恍然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我只想着我身边的冥寒和漫寒了,把你都给忘了。”

    “王妃,难道您是想让冥寒和漫寒......”

    “聪明,本王妃觉得他们在庄子里这么久,肯定培养出了不少感情,所以决定让他们两人在一起。”

    “别呀,王妃,属下,属下也和漫寒在一起好久了,属下也想,也想......”

    穆清媱好像刚听出来一般,“你喜欢漫寒?”

    “恩......恩!”

    “哎呀,原来是这样,所以我把冥寒和漫寒支走,你着急了?”

    凌寒点头,“王妃,属下,属下想......”

    “停!别想了。”

    “啊?”凌寒眼皮一跳,可怜兮兮的看着穆清媱。

    “本王妃的意思是,要看看漫寒对你是什么意思。要是我家漫寒不喜欢你,你想都别想了。”

    “啊,那,要是漫寒也对属下那个啥呢?”凌寒满眼期待的盯着穆清媱。

    “若是漫寒真的看上你了,本王妃自然不会棒打鸳鸯。”

    听言,凌寒高兴的蹦起来,“哈哈,属下就知道我家王妃最最好了。”

    “王妃,您什么时候给属下赐婚啊?属下现在就去准备。”

    穆清媱翻个白眼,“你急什么?要漫寒点头才可以。”

    “这个......”凌寒的兴奋劲稍微减下,“王妃直接赐婚,漫寒肯定会同意的。”

    “哼!想得美。你必须想办法让漫寒来跟本王妃说想要嫁给你才行。”

    “啊?”

    “有意见?”

    凌寒略显沮丧,摇头,“属下不敢。”

    穆清媱拍拍手,满意的点点头,指了指脚下的地,“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表现好的话,本王妃说不定会帮帮你。”

    凌寒眼睛一亮,“真的?”

    剩下的也就几颗没有栽的,王爷都把坑挖好了,他一刻钟就能搞定。

    穆清媱点头,“当然了,你加油干活,本王妃回去给你做鱼吃哦。”

    “恩恩,属下记住了。”凌寒十分有干劲的点头。

    这段时间一直缠着漫寒,可漫寒不理他,后面慢慢的让他接近了,这是个好现象。

    如今王妃松口了,这是个好兆头啊。

    穆清媱看了一眼兀自想事情的凌寒,挑挑眉,转身走到水桶边,弯腰,将手洗干净。

    那边晏梓临也拿着铁锨跟着穆清媱往小路上走。

    “爹,咱们回去吧,这一点交给凌寒了。”

    白路站在邱氏身边,看着没剩多少的地方,“行。”

    穆清媱走到邱氏身边,伸手戳了戳白黎的脸蛋,“小家伙,快叫姐姐。”

    “啊啊......”

    “哎呀,真乖,等你能吃好吃的了,姐姐给你做小零食啊。”

    邱氏好笑的看着。

    白黎根本什么都不懂,穆清媱这都能听成姐姐。

    “啊啊啊,呀~”白黎伸着两只胳膊要穆清媱抱着。

    “嘿嘿,你这小家伙,赶紧学会走路吧,以后娘就不用一直抱着你了。”

    穆清媱接过白黎抱着往回走,邱氏与穆清媱并肩走着。

    后面白路和晏梓临两人拿着食盒等东西跟在后面。

    经过将近半年的相处,现在白路见到晏梓临也没有之前那种发怵的感觉了,早就相处的如一家人。

    “瞧瞧你身上的土,全都弄你弟弟身上了。”

    “娘,您偏心,明明是白黎要我抱的。”

    邱氏笑着,帮穆清媱把衣服下摆的一些泥拍下,“娘知道,就是看你弄了一身都是。”

    “下地本来就会弄脏嘛。”

    “恩。”

    “娘,晚上我做点鱼,小弟应该也能喝点鱼汤吧?”

    “稍微淡一些,应该差不多了。”

    “我看再过两三个月就能教小白黎走路和说话了。”

    邱氏抬手用帕子擦了擦白黎的口水,“是差不多了,到时候就该累人了。”

    “娘,我跟您说,缝一个长一些的带子,到时候可以绑在白黎身上。”

    “什么样的?”

    “您缝的时候我给您说。”

    “行。”

    “回头让爹做一个学步车,您也不用一直抱着小弟。”

    “就你主意多。”

    “嘿嘿,小弟用完之后还可以给大姐家孩子用。”

    “那要到下年了。”

    “恩。”

    四人说着话往回走,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祝江扶着挺着肚子的穆清苧从前面回来。

    “大姐,大姐夫。”穆清媱扬声喊了两人。

    “啊啊!”白黎也跟着凑热闹。

    “娘,小妹,你们都弄好了?”

    “恩,下个月就能吃我们亲手种出来的菜了。”穆清媱点头。

    其实这些事情不需要他们做。穆清媱就是呆着无事,而大姐现在也一切正常,怀着孕也能管理庄子的事情。

    所以,穆清媱专门留出了两块地,带着晏梓临和那些闲的发霉的属下体验生活。

    这真的是没事找事干了。

    “快回家,好好洗洗,休息一会儿该做饭了。”

    “好。”

    一行人进门,院子里坐着的康嬷嬷迎上来,“王妃这一身土,老奴烧了热水,正好去洗洗。”

    “我先洗洗手就行,等会儿做饭肯定又弄一身油烟。”

    “也行。”

    将东西放下,简单洗漱。

    那边去捉鱼的漫寒等人也回来了。

    穆清媱看了漫寒一眼,先把鱼处理干净,将鱼炖上。

    天色将黑的时候,凌寒扛着好几个水桶回来。

    “漫寒去接一下。”穆清媱随后吩咐。

    “恩。”漫寒垂了一下眸子,上前。

    凌寒嘻嘻笑着,看着走近的漫寒,“不用不用,我自己就行。”

    漫寒听言,转身就走。

    “呃~”凌寒脸上的笑迟疑了一下,嘴角微抽。

    穆清媱看着,捂嘴笑。

    在石桌边坐着的晏梓临等人看着,笑笑,假装没看到。

    凌寒将东西放好,转身去洗手,然后凑到正在洗菜的穆清媱身边。

    “王妃,您可要帮帮属下,属下觉得漫寒都不理属下。”

    “漫寒是害羞,你要给她一点时间啊。”

    “是吗?”

    “当然了。”

    “哦哦,那王妃也要帮属下,要不然属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放心,今晚我就帮你问问。不过,漫寒若是不喜欢你或者什么的,可不能怪本王妃了。”

    “不会得,属下觉得漫寒对属下是不一样的。”

    这话说的,穆清媱怎么听都觉得是凌寒在自我安慰。

    “是吗?比如她什么时候对你不一样了?”

    “这个......”凌寒挠头,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

    穆清媱不理他,端着洗好的青菜进了厨房。

    凌寒挫败的垂头,叹了口气。

    哎~漫寒跟着王妃这么久,怎么就不学学王妃的性子啊?

    不过,他还就喜欢漫寒现在这个样子,怎么看都觉得好酷。

    晚膳,如平常一般的简单,热闹。

    饭后,穆清媱和晏梓临拉着手出去散步。

    “王爷,凌寒与漫寒在一起,您觉得合适吗?”

    “凌寒看上去冒冒失失,其实心思灵活,办事也很稳重,是个不错的人选。”

    若是不够优秀,自然不可能代替邢寒跟在他身边。

    “说的也是,就看漫寒是怎么想的了。漫寒若是也喜欢凌寒,倒是一对不错的欢喜冤家。”

    “丫头若是觉得两人应该在一起,可以直接赐婚。”

    “切~哪有你这么霸道的,怎么着也要我家漫寒点头才可以吧。”

    晏梓临揽住穆清媱的肩膀,“是,那这些就交给丫头了。”

    “哼~王爷又想偷懒。”

    “本王可没有。今晚本王帮丫头洗澡,可好?”

    “不怎么好,我自己洗。”

    “丫头害羞?”

    “本姑娘都嫁给你半年了,有什么好害羞的?本姑娘是怕你把持不住。”

    “要不试试?”

    “想得美!呀~你,晏梓临,我吃太多了,多走一会儿再回去。”

    “没关系,本王帮你消耗。”

    “喂~唔!”

    ***

    翌日,穆清媱如平常一般睡到辰时左右。

    大家早就习惯了这一点。

    醒来之后,吃了晏梓临特意留出来的早膳,将某王赶出书房,叫了漫寒进门。

    “王妃,您找属下?”

    漫寒好像知道穆清媱要说什么一般,脸色有那么几分不自然。

    “恩,漫寒,我想问问你现在的想法。”

    “什么想法?”

    “你现在还不想成亲吗?你应该能感觉到凌寒对你是不一样的吧?”

    漫寒低头,脸上也看不出有没有害羞,只是眼神却有些闪躲,“属下知道。”

    “那你是什么想法?”

    “这个......”漫寒抿唇,在穆清媱灼灼的眼神下,抬头,很认真的问了一句,“王妃,属下真的要成亲吗?”

    这个问题倒是让穆清媱愣了一下,站起身,走到漫寒身边,轻轻拍了拍漫寒的肩膀。

    “漫寒,我不是强迫你做什么,而是觉得你应该有个依靠,不至于会孤独一生。”

    “而且,你跟在我身边那么久,我就是希望你能过得好。”

    漫寒眼帘微动,最终说出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王妃,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成亲。”

    “这样啊。”穆清媱一直都知道漫寒对于成亲没有想法。

    她偶尔也会与漫寒说一些关于成亲的话题。

    还以为漫寒会有些动摇,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是不想成亲。

    “王妃,属下是不是不正常啊?”漫寒觉得一般女子应该都想找个人嫁了,有个依靠。

    可她对这件事好像没有特别的冲动。

    “不是你不正常,而是每个人经历不同,想法不同而已。”

    “这样,我也不勉强你。凌寒的心思你也看出来了,你就试着想像与他在一起的情形。若是以后有了想成亲的想法,随时跟我说,怎么样?”

    漫寒点头,“好。”

    ------题外话------

    谢谢cief,宝贝080221送的票票,谢谢小可爱ノ~Y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