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贺老爷子来了?

    厉晩舟一本正经:“我听到这消息就想,贺予朝那是什么人啊,居然还能铁树开花?打听之后就发现,符合各种条件的人,除了你……还真找不出别人来了。”

    盛雀歌有些无奈:“你的直觉过于准。”

    就这城市都好几千万人,偏偏厉晩舟能联系到她身上来。

    “不过,你是怎么跟他勾搭上的?”厉晩舟很是好奇,“就他这个人,性子可古怪了,要不是我哥去年想送我嫂子一套专为她设计的房子,我也不会跟他有接触。”

    盛雀歌想了想:“巧合。”

    厉晩舟一双眼睛睁得浑圆:“这是什么理由,你别在敷衍我吧?”

    “真没有。”盛雀歌笑了,“改天再仔细和你说吧,今天……咱们这局得散了。”

    厉晩舟一愣:“诶?”

    用眼神示意了她的身后,盛雀歌说:“回头再见。”

    很快,因为厉晩舟被某个浑身散发肃杀气的男人带走,这个接风宴也就到此结束。

    盛雀歌拎包走人,被一个吊梢眼的公子哥儿拦下来。

    这人从她一来就开始打量她,眼中兴味浓厚,含义不言而喻。

    “你叫什么名字?是晚舟的朋友?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盛雀歌沉默一瞬,明艳脸庞上毫无波澜:“您要是没有官司要打,就别找我了。”

    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盛雀歌已经转身走离开。

    ……

    翌日

    七月的暴雨说来就来,盛雀歌出门正好赶上。

    她和一个当事人定了十二点见面详聊案件,如果没什么意外,今天就能签委托合同及委托书。

    这是个不太麻烦的离婚案件,谈下并不困难。

    “我嫁给他的时候,他可是一穷二白,现在有钱了就开始乱来,我是不可能再给他机会的,盛律师……三环里那套四合院你一定要帮我争取,还有……”

    盛雀歌细致记录下委托人的各项要求,然后说:“我会为您争取最好的结果。”

    每个当事人都会有数不清的要求,盛雀歌已经习惯了应对这些不加掩饰的面目。

    电话这时亮了一下。

    进来一条消息,发信人是贺大佬。

    “过来”

    大佬言简意赅,半句废话都无。

    至于去哪儿,他也没说。

    盛雀歌目测了一下,委托人滔滔不绝,短时间不会结束,所以干脆没有回复,假装没看见。

    等合同都签好了,盛雀歌回事务所的路上才回消息:“去哪儿?具体需要做什么?”

    贺予朝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语气冷漠:“你耽误了一个小时。”

    “……我在工作。”

    贺大佬轻嗤一声:“你再不过来,你的身份信息就能落到陈骁骁手里了。”

    盛雀歌想起厉晩舟的话,昨天在HG发生的事儿已经大肆流传很多人都在调查她。

    但她还不能被人知道,和贺予朝有过多牵连。

    盛雀歌一秒没耽误,用最快速度赶到了HG大厦,依旧是谢秘书来接她。

    “请问,贺总找我做什么?”

    她象征性的问了句,也没想过要问出什么结果。

    没料到谢秘书竟然回答她了。

    她说:“贺老爷子刚刚到公司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