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章 戏瘾上身

    盛雀歌停在了原地。

    “你说的贺老爷子……”

    “是老板的爷爷。”

    “……”

    盛雀歌很想转身离去,然而她能够预料到,假如没有按照贺予朝的吩咐,她很快就会倒大霉了。

    总裁办公室。

    贺大佬坐在宽大沙发里,神色冷酷,指尖有规律地在柔软布料上摩挲。

    而传说中的贺老爷子,在国防领域大有建树的传奇人物,正拄着拐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你最好给我合理的解释。”精神抖擞、目光犀利的老人将手中拐杖挥舞到空中指了指,“否则把骁骁气走这事儿,没完!”

    气氛凝重。

    谢秘书在门口已经退开了,盛雀歌独自走进去,同贺予朝的漆黑视线撞在一起。

    她瞬间转换了情绪,勾起唇:“怎么了?今天这么急找我过来?”

    一同看过来的还有贺老爷子。

    盛雀歌没有着急,被老爷子矍铄的目光盯着也不紧张,笑的淡然。

    贺予朝已经冷着脸站起身,顺势环过了盛雀歌的腰,把人搂紧。

    男人眯了眯眼。

    小腰一如既往的细……

    “爷爷。”

    贺予朝扭头瞧着盛雀歌明快惊艳的侧脸,淡淡开口:“您不是想看看您的孙媳妇长什么样么,人来了。”

    就知道这人找她来是这个目的。

    盛雀歌自然的接过话题,不卑不亢地面对着气势凌人的贺老爷子:“贺爷爷,您好,我是盛雀歌。”

    她算是明白,贺予朝为何能拥有那样可怕的气场,原来都是遗传。

    还好这两天见贺予朝的次数稍稍频繁了一点,她不至于露怯。

    老爷子打量她许久,才开口。

    “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孙媳妇?”

    “是。”

    “比陈家那姑娘好在哪儿了?”

    老爷子说话的口吻也不算轻蔑,好像只是在询问一个无比寻常的问题。

    但对盛雀歌而言,这就像是把她当成一个可以随意评价的物件,不够尊重。

    所以没等贺大佬说话,盛雀歌已经笑盈盈的抢先了:“贺爷爷,陈小姐自然是哪里都比我好的。”

    老爷子哼一声:“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要缠着不放。”

    盛雀歌猛地想起厉晩舟告诉她的传言里,是如何形容她的。

    干脆将这样的人设贯彻到底吧。

    “贺爷爷您说笑了。”

    盛雀歌嘴角笑容扩大,手指戳在了贺予朝的胸口,偏过头去说:“听到了吧?那位陈小姐家世相貌样样都好,与你门当户对,可得好好珍惜才是……如此,你就不要再缠着我了,放我走,行么?”

    盛雀歌发誓,她亲眼见到面前男人的表情崩塌了那么一瞬。

    贺予朝放在她腰上的手用力收紧,威胁意味浓厚。

    他在警告盛雀歌。

    然而盛雀歌仗着贺予朝不会告诉老爷子真相,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她无视了贺予朝,佯装委屈,撇着嘴:“要不就到此为止吧?我想那位陈小姐应该也会不计前嫌的,你和他也会很幸福。”

    看到这一幕的贺老爷子,逐渐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因为在他眼里,这分明就是自家孙儿缠着人不放啊……

    ------题外话------

    贺大佬:很好,你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