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适合情侣约会

    “是想要知道他和盛月歌呢,还是他和海小姐?”

    顾碧觉得这话在群里说不清楚,干脆给盛雀歌打了电话过来:“他和她们两个人的,都怎么样了?”

    “忍不住了?”盛雀歌叹气,“很想要知道吗。”

    “嗯。”顾碧也不隐瞒自己的想法了,“最近总是去在意。”

    原先已经做好的决定,在她和莫肃又有了接触之后,就变得很脆弱了,她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

    盛雀歌能够理解顾碧的想法,人的感情没有办法控制,若莫肃什么都不做,离她远一点,顾碧还能更好的下定决心。

    可是如果莫肃一旦释放信号,哪怕只是一丁点,顾碧的心情也会和之前有所不同。

    定力,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管用的。

    盛雀歌在心里暗暗骂了莫肃两句,这人在没处理好自己这些事情以前,就应该什么都不做。

    可她也没资格去责备莫肃,有些事儿她毕竟不是当事人,自个儿吐槽也就罢了。

    “那你想过没有,就算盛月歌的事情能够转移走大部分的注意力,莫肃和海小姐目前来看,仍然是要在一起的,长辈定下的婚姻可还没有作废,一切都在往前行进。”

    现在的状况其实没有变得更好。

    莫肃那次同他们见面之后便告诉盛雀歌,海小姐的态度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样的变化实际上是很致命的,因为她竟然是真心实意想要和莫肃结婚。

    所以从海小姐这里做什么的道路已经彻底被封死了,很多事情想要处理起来也比较困难了。

    盛雀歌在犹豫是否让顾碧知道这一点,这确实不算是什么好消息,顾碧知道以后,大概心头刚燃起的那一点希望,就会再次熄灭了。

    但也许说出来,才能够让顾碧更加清醒,这大概是好事。

    顾碧思考之后回答:“我想过,但是到现在,我也只是抱着那一点微薄的希望,如果最后我的等待什么结局都没有,那也就是我的命吧。”

    “可莫肃什么都没有说,你就准备继续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就算顾碧想要继续沉沦,也得是莫肃确切表达过他的想法之后吧?

    现在莫肃倒好,随随便便撩一撩,顾碧就傻兮兮朝着他走过去了。

    盛雀歌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但又舍不得说太重的话,怕顾碧会伤心。

    “本来就是我喜欢他啊,都喜欢这么几年了。”

    “就算是你先喜欢,你也不该是卑微等待的那个人,顾碧,你听我的,不管你现在是不是喜欢莫肃,在他解决了他的问题之前,你都不要再抱有任何期望,努力去忘记他。”

    盛雀歌继续说:“就算等到他解决完他的问题那天,你已经不爱他了,这也不是个悲伤的故事,他想要拥有你,就让他自己努力再重新得到你的爱,明白吗?”

    “雀儿你好理智。”

    盛雀歌语气冷静:“我原本没有打算再掺和到你们两个人的事情里面,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应该再干涉,但是你这样的状态,不是对的。”

    顾碧疑惑道:“可我喜欢他,就这么等着他,难道有什么错吗?”

    “不是错,但也不是正确的行为。当然,我的提议到此为止,这是你的感情,所以怎样选择,只有你自己来决定。”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又清醒过来了。”顾碧缓缓道,“这人果然不能经常自己胡思乱想。”

    她自己去想,就特别容易钻牛角尖,然后被心里残存的火焰影响,忘记了等待的过程是怎样孤寂冰冷的。

    曾经触碰过火光,便以为自己可以拥有温暖了,可那只是很快燃尽的火柴,一瞬就会失去温度。

    顾碧此时才想明白,自己要的到底是那一刹那的温暖后,长久的冰冷,还是也许漫长窒息的等待,却最终可以拥有的温度。

    “你说服我了,当我刚才的话都是废话吧,我决定还是恢复之前的状态。”

    努力忘记莫肃,然后过好自己的生活,并且不排斥生活里有可能遇到的每一个人。

    也许莫肃并非她的缘分,尽管她已经喜欢了这个人很多年,喜欢他成了和吃饭喝水差不多的事情,可有许多东西,都是可以割舍的。

    减肥的时候可以戒掉最爱的奶茶和甜品,喜欢的人,也可以努力忘记他。

    就算现在莫肃还可以利用盛月歌来减轻压力,但很多事情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解决了,莫董事长定下的婚约是目前无法翻越的大山,莫肃想要摆脱自己的父亲,太难了。

    即便盛雀歌因为贺予朝的缘故,对莫肃是有所期待的,她也相信这个人迟早会成功,他绝对不可能坐以待毙。

    可是那一天要等到什么时候呢,有谁能够知道,顾碧需要等多久?

    顾碧不该做那个无法掌控未来,永远只能等待的人。

    若是今天莫肃已经对顾碧说过很清晰的想法,他告诉她,他一定会将自己面临的所有麻烦都解决掉,然后和她开始一段全新的关系,那么盛雀歌作为朋友,便会支持顾碧的决定。

    但莫肃没有,他或许是有很多的顾虑,也是因为担心顾碧才会什么都不做,可站在顾碧的立场上,她本就不该陷入那样的绝境黑暗里,看不到未来。

    “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工作和生活,至于莫肃那里发生了什么,有哪些流言蜚语,都跟你没有关系。”

    “那你说,好好生活,有没有包括......我要考虑有人对我的追求?”

    盛雀歌愣住,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有人追你呐?”

    “嗯,我们公司的......”

    “你呢,你是什么想法。”

    “我不喜欢他,但是我因为一直惦记着莫肃,所以根本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接受别人的追求,也没有尝试过。”

    “你莫非是在想,忘记一个人的最好方法是开始一段新感情?”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但大家都这么说的话,可能是有用的?要不我姑且这么一试?”

    盛雀歌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顾碧,这就不在她的知识范围内了,不过,如果顾碧能够过了自己心里那一关,尝试着接受另外一个男人对自己的追求,好像也可以试试看。

    顾碧说:“我们也认识很久了,之前也没发现他喜欢我,上次我和莫肃的事儿爆出来,他来找我的时候才让我知道了。”

    后来她和莫肃的事情被澄清,这位同事对顾碧的感情好像也随之加强了一些。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有了危机感之后,感情就会产生质变了。

    “你最好和他说清楚吧,你现在不喜欢他这件事情,如果你觉得你可以尝试和他多接触。”

    “我还没有决定好呢,想忽略掉莫肃对自己的影响太难了。”

    盛雀歌给她出主意:“这样,你和他约会一次,如果尝试和他约会之后,依旧对他没有一点点动心,就不要勉强了,为了忘记一个人而勉强自己,不是好的办法。”

    就算想要通过开始一段感情然后忘记某个人这样的方式来改变自己,前提也是这个新的感情能够开展起来,最关键的就在于依照顾碧目前状态,还没有忘记莫肃的时候,想要再喜欢上某个人,太难了。

    对那个喜欢顾碧的人,也不太公平。

    顾碧不禁说:“雀儿,你真是我的人生导师!”

    “哪有这么夸张......”

    “我就按照你说的去做了!等我完成之后汇报情况给你。”

    盛雀歌都没有想到,顾碧的行动力这回竟然能如此快,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顾碧就已经和喜欢自己的同事约好了一起吃晚餐。

    上回相亲那事儿也早就没有下文了,顾碧用非常强硬的语气告诉父母,不喜欢这个相亲对象。

    对方后来也没有过多的烦恼她,顾碧早就已经把这事儿抛在脑后了。

    她也从父母那里听说,这个相亲对象突然被上级外派,要到某个边陲城市去呆一段时间,也说不好要呆到什么时候。

    既然人都已经不在龙城了,相亲这事儿自然而然的就黄了,不会再有任何后续。

    顾碧基本上也没有机会知道,自己这个相亲对象,后来是为什么被派到外地去的......没有某人在其中施展的手段,必定不会有这种突然状况发生。

    追求顾碧的同事知道能和顾碧一起吃饭,立马选择了一家环境品位都不错的餐厅,下班之后就在公司楼下等着顾碧一起。

    他不是法务部的,在莫氏集团负责商务方面的工作,也算是个小领导。

    顾碧和他有所接触,也是因为之前需要某些商务部的资料,对接之后从工作上的沟通到后来就有了些生活相关的交流,不过顾碧还真的有些迟钝,一直没有感觉这个同事是喜欢自己的。

    她还记得和莫肃的绯闻之后,对方就直接表白了,还吓了她一跳。

    当时顾碧就毫不犹豫的拒绝,只是他说,不期待顾碧一定有所回应,希望还是可以和之前一样相处。

    这自然是做不到的,但因为对方的态度,顾碧也确实无法完全和他没有联系,有一搭没一搭,就到了现在。

    他又一次约顾碧吃饭的时候,顾碧就正好和盛雀歌聊到了莫肃的那些话题。

    所以也算是刚巧碰上了。

    “我还以为你们今儿又要加班呢。”

    柯白看到她过来,便迎上去。

    “没,这两天的工作量要少一些了。”

    柯白指了指不远处:“我的车就停哪儿,走吧?”

    “好啊。”顾碧和人相处时话也并不多,不过柯白是个很热情的人,这种热情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削弱顾碧的冷淡。

    尤其他的热情恰到好处,不会让顾碧觉得不舒服。

    柯白也算是青年才俊了,进了莫氏集团之后,没花几年就做到了部门的负责人之一,也没有比顾碧大几岁。

    这样的男人,未来也一定是前途无量的。

    顾碧坐上他的车,就听柯白说:“其实我原本想要带你去我常去的餐厅,但是怕你不适应,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单独吃饭,总觉得要特意挑一个地方才合适。”

    顾碧摇摇头:“我对这些没有什么要求,吃什么都好。”

    她的口腹之欲本就不算很强,盛雀歌以前上学的时候还经常吐槽她,怎么就能吃食堂也吃的津津有味。

    实际上是,她吃什么都觉得差的不太多,反正更多的重要只是为了维持身体机能和健康而已。

    不过也不完全这样,她还是会吃到一些觉得很不错,然后念想着的食物,只是几率相对比较小。

    柯白笑了笑:“吃什么也不重要,只是觉得,有一点仪式感总没错......当然,今天本来只是个很普通的日子,但是想到和你一起吃饭,好像就变得特殊起来,觉得可以去纪念。”

    顾碧沉默了。

    她不是反对这句话,只是不知道该怎样回应。

    她的的确确是个毫无恋爱经验的人,接受人的追求,更是没有经历过,昨天和盛雀歌说起来的时候倒是信誓旦旦,现在真的实施行动了,还是处于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懵懂状态。

    “你别介意,我只是觉得......”

    “没事。”顾碧抿抿唇,“你们部门最近状况怎么样?”

    “还行。”

    柯白笑道:“你们呢,前段时间好像很忙,偶尔路过你们的办公室,看到你们都在加班。”

    顾碧叹气:“是啊,你也知道那个案子,跟老外打官司最墨迹了,他们的办事效率......”

    “这是真的,我们有个合同跟他们对接,足足对了一个月的时间,人家倒是好,每天到了下班时间就再也不工作,我们也只能跟着往后拖,合约条款修修改改,一个月的时间,我们都能完成多少合作了?”

    顾碧深有同感,也跟着笑。

    她五官看着冷冷清清,很有距离感,但是笑起来之后,笑容冲淡了这样的疏离。

    若不是还在开车,柯白很想要一直盯着她看。

    他有些遗憾,能够看到顾碧展露笑容的机会并不多......

    吃饭的整个过程,顾碧都很淡定,她会尽力去回应柯白的话题,尽管她已经逐渐有了判断,看清了自己的内心。

    柯白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稳重踏实不浮夸,性格也极好,如果和他成为情侣,这个女生应该是会很幸福的。

    简单平淡的爱情,也是大部分人的常态,没有那么多需要担忧的事情,更没什么波澜壮阔经历。

    只是爱情是什么样子,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显然只是这个人而已。

    如果是自己想要的,那么一切都好,但如果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么就永远不会有真正的快乐。

    顾碧在这边和柯白吃饭还算愉快,虽然心里决定已做,但和柯白待在一起,还是挺轻松的事儿,也没什么需要特别烦忧的东西。

    那边,莫肃在总经理的办公室里,刚开完会,还没有来得及坐下喝杯水,他的秘书就进来了。

    但秘书没有和往常一样直截了当汇报情况,而是犹豫道:“莫总。”

    “说。”

    秘书没敢去直视莫肃的眼睛,低着头说:“今天下班时间,顾小姐......和商务部的柯白,一起离开。”

    刚送到嘴边的水杯就放下了。

    在桌面上磕出不轻不重的一声响:“然后呢,去了哪儿。”

    “据现在的消息,他们去了红石餐厅吃饭。”

    莫肃沉默。

    秘书还是将剩下的半句话说出来:“这家餐厅在点评榜上的关键词是,很适合情侣约会。”

    说完,秘书就紧紧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暴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