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趁乱

    郭二平连忙把嘴等在竹筒下面,学麻齐风,嘴巴没有碰到竹筒,喝了两口后,赶紧让给麻三郎,大家一个个接着喝水,喝完水的人围在外围,防止被人抢夺。

    小心紧张中,麻郭两家人分喝了一竹筒水,个个松了口气坐到地上休息。

    “麻六郎,胡头有事找你。”

    麻齐风刚舒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缓过来,听到叫声,本能的立起来,“何……何事?”

    麻敏儿能感觉到,他爹是紧张后的反弹,因为和郭家人一起觅食,最近几天,那胡解差没能拿吃食和水要挟到爹,明天都要到府城了,今天晚上找爹,他想出什么幺娥子?

    “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赶紧过来。”张二乙不耐烦的叫道,边说边摸了摸腰间的大刀,那威胁不言而喻。

    示意这么明显,谁敢不去,麻齐风抬起腿缓缓的跟了过去。

    麻敏儿立起身,朝前后看了看,人群散落在道边树林间,走了大半夜,累得几乎都倚在树上休息,绕到树的另一边,抬腿就小心翼翼的跟过去。

    “大妹……”

    “看好弟弟妹妹。”

    “大……”

    麻大郎伸手抚在弟弟的肩膀,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大妹莫可奈何。郭家人也着叹了叹气,对于官差,他们也无可奈何。

    热气薰人,静谧的夜色显得烦燥不安,突然,有热闹声响起,“杀千刀的你想干嘛!”

    “臭娘们,把炊饼拿出来。”

    “老娘哪有吃的?”

    “老子看你藏在心口。”瘦干个男人边说边伸手抢。

    根本没有的事,瘦瘪妇人那里会让臭男人抢去,而周围的流民听说有吃的,不问真假,一拥而上。

    瘦瘪妇人的家人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见她被人群淹没了,赶紧上前去救。

    人群撕扯成一团,让人触目惊心,郭李氏抱着小悦儿,感觉到了混乱,连忙转身,却被人掼倒在地,紧抱孩子的手本能的松了一下,就在这眨眼之间,悦儿被人抱走了。

    “四娘,四娘……”她连滚带爬,伸手拽人,可那里还有人影,趁着月色,仔细辨了辨,是陈黄氏,“大平……二平……”

    郭氏撕心裂肺的叫声,在闹腾的人群声中若隐若现,“娘……娘……”被人群裹住的郭大平似乎听到了他娘的声音,连忙朝外面挤。

    麻大郎正护着弟弟不被人群挤到,猛然间听到郭氏的叫喊声,双手用力抱起弟弟就朝外面挤,“郭婶……郭婶……”

    麻齐风的木枷被胡差头解了下来,“麻六郎,这一路上,哥对你怎么样?”

    “多……多谢胡……”

    张二乙把木枷丢给小兄弟们,对他们眨了一下眼,几人马上明白什么意思了,朝后退去,留下了他们两人。

    胡差头伸手到麻齐风的肩头,被他避开了。

    “嫌哥这一路照顾的不够?”胡柄勇脸色发愠,“那天你求我给你粮水救女儿时,可不是这样的……”

    “胡……胡大哥……”麻齐风边说边朝边上让过去。

    “麻六郎,你这不对啊,那天求我时,可是什么都肯的,咋今天见我就躲呢,怪老子心软,把粮水给了你?”

    “不是……不是这样!”想到那天低声下气求人的情景,麻齐风感觉阵阵后怕,不自觉的又朝后面退去。

    “既然如此,为何不谢哥?”

    “我……”麻齐风能说你们这么人把王家的家底都掏空了吗,能说掏空了就祸害王家人吗,祸害其他人还不够,还要祸害他,他也恼了,可看到对方腰间的大刀,再想想几个孩子,他想还击的拳头悄悄松了。

    胡柄勇一边注意麻齐风的神色,一边又注意周围情况,临时休息,可没多少时间,探身就过去……

    九岁,只有九岁的身体能做什么,一直跟在后面的麻敏儿暗暗问自己,怎样才能帮父亲摆脱毒手,找麻家人吗?

    先不要说来不来得及,再说,就算来得及,他们能为父亲出头吗,就算他们出头帮父亲摆平了这件事,表面对外是无事了,可是内里父亲是不是更被他们瞧不起了。

    麻敏儿如在水里浸过一般,又热又急让她浑身都是汗水,眼看坏蛋就要得手,她感觉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不要装了,王家可是京里大户,老子不相信你们没钱了,告诉我,他们的钱藏在那里?”胡柄勇恶狠狠的说道。

    “我……我不知道……”麻齐风气愤的甩了对方的手,他真不知道麻家人有没有钱,就算有会藏在那里。

    “哈哈……”胡差头冷笑一声:“不想说……”边说边解下自己的大刀:“那老子就让你偿偿大刀的厉害。”

    大刀?麻敏儿蹲移,可没几步,她停住了,这家伙不是一个人,周围都是他的同伙,就算自己抢到他的大刀,就算自己能砍了他,可是父亲和自己……

    麻敏儿感觉自己快虚脱的死了,怎么办……怎么办……老天爷求求你了,此生的爹会叫我了,会叫敏儿了,请你不要让我失去爹……

    “胡……胡差头,你不要过来……”麻齐风不停的躲避着:“你……你不能随意杀人。”

    “我就随意了,我看谁会来管……”胡柄勇龇着一口又黄又臭的嘴,令人恶心。

    两人不停的绕着、转着,爹的腿直发抖,眼看就要被对方砍到,躲在枯草丛中的麻敏儿急得就差跳起来,却发现坏蛋竟朝自己躲避的方向过来,竟要抄了父亲的退路。

    麻敏儿吓得连忙蹲着避开,却发现了意外的东西,连忙捡起来,惊喜猛得抬头,有救了!

    炎炎夏日,去岁到现在,几乎没有下过雨,连枯萎的植物都不多,如何让火起又不连累到其他人,麻敏儿是有考量的。

    她赌没风。天本来就闷热无风,所以火起时,只烧了她躲身的草丛,哔吡……哔吡……

    火光冲天,火舌跳动,终于引起放风几人的大叫:“着火啦了……着火啦……”

    刚扑倒麻齐风的胡柄勇被吓得惊站起来,火光居然就在他身边,吓得屁滚尿流,顺手就拿大刀、拿衫子,可手划了几下都没有拿到,低头一看,衫子居然没了,他也不管了,赶紧朝外跑去。

    人群被火烧慌了。

    麻敏儿趁乱而出,“爹……爹……”

    “敏……敏儿……”麻齐风虚脱了,手脚发软,根本站不起,但他知道,自己必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