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提拔 法空

    京城之事算是告一段落了,麻敏儿和夏臻准备回西草沟了,又到麻宅去接麻家人,被麻齐风拒绝了,“我们还是留在京里,一是方便照顾你大哥和三郎,二个你哥哥的婚事也要慢慢备起来,虽说不急,但也不得闲。”

    “我帮你们呀。”

    莫婉怡摇摇头,“你呀……二娘,王爷想儿子想得就差写在脸上,你还是跟王爷过自己的日子,赶紧生孩子要紧。”

    “可我年纪还小呢,不着急。”

    莫婉怡朝麻齐风笑笑,作为后娘,她已经催过了,不好再促,只能让夫君来了。

    “也是,你才十七,不急。”

    果然是亲爹,麻敏儿笑得嘴都咧开了,转头,“悦儿,那你跟我去。”

    麻悦儿摇头,“不了,我在家里帮婉姨,还要带小弟,也不得闲。”

    “嘿,悦儿,可以啊!”

    麻悦儿笑笑:“我们就不影响你跟姐夫了,你要是想我们了,就经常回来看看。”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麻敏儿叹口气。

    麻家人把麻敏儿送到了门口,挥手告别时,她忍了半天的话还是说了,“爹,三伯的事我已经托人,就是这几天的事。”

    “太好了,这样你祖父心情也会好点。”

    麻敏儿点点头,无奈说道:“说真话,爹,想起我们曾经受过的苦,你曾经受过的委屈,其实我是不想帮的。”

    “敏儿……”麻齐风愧疚的看向女儿,是啊,女儿都是为自己着想,可是自己……

    “爹,你也不必自责,帮了他们并不是为他们,而是图个心安。”

    “对对,敏儿你说得没错,爹总觉得自己日子好过,看到亲人不好过,心里不安。”经女儿一说,麻齐风豁然开朗,是啊,他并不是想得瑟、出头表现什么,也不是做圣人以得报怨,就是图个心安。

    麻敏儿笑笑,“要是有什么事,就让二平给我们送信。”

    “我知道!”

    “还有,只要小有进京,我就让他到家里看看。”

    “嗯,爹知道了。”

    麻敏儿:“至于彭掌柜,他要是想家,可以让他回去一趟,顺便把家里的妻儿接过来。”

    “我已经对他说了,大郎要在京里订亲,他肯定要回去一趟跟大平讲一声。”

    “好。”一切安排妥当,麻敏儿才安心的回府。

    ——

    夏臻去了皇宫,虽说去京郊,也要向大魏国最尊的人打声招呼,要不然治你个大不敬也够吃一壶的。

    元泰帝眯着双眼:“你倒是喜欢朝山沟沟里跑。”

    夏臻笑笑,“臣自由散漫惯了,还望圣上体谅。”

    元泰帝扫了眼:“麻通奉最近怎么样?”

    “回圣上,外祖身子骨有些不太爽利!”

    “哦,怪不得总是告假在家。”

    夏臻不知元泰帝为何提起麻承祖,没有接他的话。

    元泰帝似乎在沉思,“淑容有孕三月,朕准备让麻家人进宫见见她。”

    夏臻连忙半跪,“臣替外祖谢过圣恩,谢圣上龙恩浩荡。”

    元泰帝看向谢恩的臣子,眉目微动,根本看不出夏家对容妃怀孕的态度,眼眸紧束。

    “圣上,若无事,臣告退!”

    “嗯,退吧。!”元泰帝挥挥手。

    夏臻出殿时,居然遇到了刘载离,两人远远的点了点头,擦肩而过时,连顿都没有顿一下。

    刘载离快到皇上办事宫殿门口时,停了脚步,转身看向远处的背影,两个曾经为元泰帝一起打过江山的年青人,就如此刻,越走越远。

    进了殿,刘载离刚刚行礼,元泰帝就开口,“遇到夏子安了吗?”

    “回圣上,遇到了。”

    元泰帝抬眼,“除风麻两家议亲,夏臻最近还在干嘛?”

    “回圣上,前几天到花满楼逛了逛。”

    “我记得是萧家的楼子吧。”

    “圣上好记性,确实是萧家的楼子。”

    元泰帝面上微微带笑,“夏子安揭了萧子霖暗藏妻儿一事,他还敢去找他?”

    刘载离道,“夏子安去是请萧子霖帮忙的。”

    “帮忙?”元泰帝倒是没想到,揭了萧霖的老底,还敢请人家帮忙,倒是有意思啊!

    “是,圣上。”

    “何忙?”

    “给麻通奉的儿子谋了个从六品文散官。”

    元泰帝轻笑而道,“那萧子霖帮了吗?”

    “回圣上,帮了。”

    元泰帝摸摸三绺髭须,“朕刚想提拔爱妃娘家人,倒是没想到,让夏子安先行了一步。”

    元泰帝说这话,刘载离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对于皇帝的妃子怀孕有赏给家族,这是常有的事,只是麻家小娘子进宫这么久都没有怀孕,夏子安一来京城就有了,这本身就耐人寻味。

    夏臻带着小媳妇去了西草沟,至于皇上到底让不让麻家人见女儿,什么时候见女儿,他根本不关心,现在不是他想利用宫中的妃子巩固自己的地位、势力,而是元泰帝需要妃子怀孕来平衡他心中尾大不掉的臣子,该担心的是元泰帝,而不是他夏臻。

    在夏臻夫妇去西草沟的第三日,麻三夫人就接到了吏部送来的公文,“你……你刚才说什么?”她不敢置信的看向来送信的吏部信差。

    信差不耐的说道:“礼部缺抄典文吏,经礼部郎中推荐,麻齐蒙被录用了,明日去礼部办录用手续,这是推荐书,带着这个去,自然有人接洽。”

    “多谢,多谢!”麻三夫人差点给一个送信的信差磕头谢恩,接过推荐书,她一路小跑,到了夫君的房间,“齐蒙……老爷……,你有公差了,能进衙门了……”

    麻齐蒙正在廊下,坐在小矮桌边上一边喝老酒,一边逗画眉:“可惜你只是个鸟儿,要是人多好,可以陪陪我……”

    “老爷……老爷……”

    “叫什么叫,叫魂啊……”醉熏熏的麻齐蒙张嘴就骂人。

    麻三夫人也不计较,高兴的把推荐书放到酒桌上,“看,快看看是什么?”

    “什么?”看着妻子一脸喜气,麻齐蒙低头瞧下去,“推荐书,现有举人麻齐蒙,结查练得一手好楷,特荐到礼部为文典,职从六品,禄十贯……”

    麻三夫人正高兴的听他读呢,“你怎么停了?”难道他嫌十贯少?可现他那里资格计较这些,心情瞬间不好了。

    麻齐蒙抬起醒熏熏的眼,“这是谁的推荐书?难道是奕辉的?”

    娘呀,原来不是嫌弃银子少,而是没看明白是谁,“就是你呀,老爷!”麻三夫手指着‘麻齐蒙’三个字,让他看。

    “麻——齐——蒙,麻齐蒙,那岂不是我?”

    “是啊,老爷,你是从六品京官了,你可以上衙门办公务了。”

    麻齐蒙霍一下立起身,“是谁,是谁举荐的?”

    麻夫人听到这话,长长的叹口气,“应当是敏娘。”

    “敏娘?”

    “嗯。”麻三夫人从他手中拿过推荐书,“你赶紧把自己拾掇一番好去衙门报道。”

    麻齐蒙愣站着:“你怎么知道是她,难道她告诉你了?”

    “她没说,可除了她,我想不出是谁。”

    “或许是父亲呢?”

    “那你就拿着推荐书去问他。”麻三夫人说完,又把推荐书塞给了他,转身就走,心里道,就他公公,要是有这心,家里都不至于过成这样。

    “不是我。”麻承祖伸手按过儿子的推荐书,老眼低垂。

    “父亲,那麻二娘为何早不出手帮忙,而是现在……”麻齐蒙不满。

    麻承祖倏的抬起老眼,“那就不要去。”说完就要撕了推荐书,被他儿子一把抢过去,“父亲,你干嘛,我好不容易才有衙门的差事。”

    “你不是不满意嘛,那要他做什么?”

    麻齐蒙抱着推荐书,心虚的缩头:“我……”

    麻承祖冷冷道:“你亲爹都没有帮你找过门路,一个侄女为你找了,你还不满意,还要当何?”

    “我……”麻齐蒙缩头夹颈朝后退。

    麻承祖摇头叹息:“就你这样,你那能干的侄女也只帮这一次,没下次了。”

    “父亲,你……怎么你这次说儿子,儿……儿子那能是这样的人……”

    看到这样的儿子,麻承祖挥挥手,“赶紧走,赶紧走……”他见不得这副一会儿声色内恁,一会儿又怂成包的样子。

    麻家……王家……也许就到这里了……

    ——

    刘载呈听说夏臻夫妇又去西草沟了,急得嘴上生火,面前的管事回话,他都没有心情听,“你先到一边去。”

    “小王爷,小人的事还没有回禀完呢?”管事道。

    “滚到一边去。”

    “小王爷……”

    “叫什么叫,信不信我把你干掉。”

    管事大叫:“小……小王爷请手下留情啊,不是小的非要叫啊,是你对我们这些管事说过,不管你有什么事,心情有多糟糕,你都会耐着性子听我们管事把事情讲完。”

    “你……”自己是说过这话,刘载呈压下臊动的心,“快讲……”

    “是,小王爷!”

    当管事一把事情回禀完,刘载呈就叫随从进来,“赶紧给我备马车,我要去西草沟。”

    长随连忙拉住他,“小王爷,麻家人没去西草沟。”

    “什么?”刘载呈惊喜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刚才管事回话,小的看你急匆匆的神色,猜想你去找麻四娘,所以赶紧让人去打听了,结果麻家人还没跟过去。”

    “太好了。”刘载呈松了口气,随即意识到什么,一把抓住小厮阿来的领子,“爷的秘密你怎么知道的?”

    “爷……爷,你在脸上都写着了呀!”

    “我……我写了吗?”

    小厮阿来点点头,指着小王爷的手,暗道,你快松手啊,再不松,我可要被你勒死了。

    刘载呈松了手,摸摸自己的脸,“那你说四娘有没有看出来?”

    小厮阿来摇头,“应该没有。”

    “……”兴奋的刘载呈瞬间又抓起小厮阿来的衣领,“怎么会,连你都看出来,为何她没有?”

    “爷……爷……”小厮双手扯着小主人的双手,“有些小娘子不懂这些。”

    “你怎么知道的?”

    “爷,麻四姑娘看见你眼都没变直。”小厮阿来在内心呐喊,做人仆人我容易吗,为了你,我可问过泡妞高手了,但这样的话他可不敢说。

    刘载呈眨眨眼,是啊,听说小娘子喜欢一个男人,看到他时,双眼会变直,会犯花痴,可是麻四娘看到自己只会凶,他突然变得很颓丧,“她……她不喜欢我……怎么办……怎么办?”

    小厮阿来终于从主人手下挣扎出来,大口喘气,“主人,你要是喜欢,直接让老王妃找媒人把她娶回来不就好了?”

    “啊……可以这样吗?”

    “当然可以啊,大家不都是这样吗?”

    “对啊……”刘载呈一手捶另一只手,“我现在就去找祖母。”说完就朝外面跑,可跑了几步,他又停住了,“不,不,要是四娘不喜欢我,这样对她,不好。”

    “……不好?那样才是好?”阿来倒是不懂了,主人你可是小王爷啊,多少女人盼着攀上枝头呢。

    “我要她喜欢我,然后心甘情愿的嫁给我,这样才好。”刘载呈笑眯眯的说道。

    “要是这样,就就没小娘子会心甘情愿嫁给你……”小厮阿来嘟囊。

    “你刚才说什么?”刘载呈迷糊的双眼怒瞪。

    阿来吓得抱头就跑,“爷……既然你不出去,我叫管事进来回事。”

    “狗东西,你倒是跑得快!”刘载呈气得不轻,但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浮燥的心在被小厮打击过后,竟奇迹般的沉淀下来,坐到主位,准备下一位管事回话。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他心沉淀下来的呢?当然是介意麻敏儿说过的话,说他不务正业,没人会把小娘子嫁给他。

    不务正业?那他务就是了,这不得了,听管事回话,竟听到了天上黑。

    老梁王都不敢相信他嫡幼孙会坐这么久处理事情,到了他回事房门口,轻问门房小厮,“多久了?”

    “回老王爷,从下午一直到现在。”

    老梁王露出了慈祥笑,“啧啧,想不到夏子安媳妇骂了几句,效果这么好,这铺子没白砸啊!”

    门房的人暗暗抽嘴角,也就你们皇子皇孙能砸铺子教育孙子。

    老梁王抬脚想进去,想想又收回来了,对门房小声道:“不要说我来过。”

    “是,老王爷。”

    ——

    夏臻夫妇回到西草沟时,来了位不速之客。

    “阿弥陀佛!”法空大师带着小童作揖。

    “大师,你……”

    法空大师微笑:“四月风光无限好,老纳也忍不住出来踏春,不知不觉竟来到了这里。”

    “欢迎大师的到来。”麻敏儿转身,“子安,这是放了我的法空大师。”

    “子安在这里谢过大师。”实际上夏臻的谢意里并没有多少诚意。

    法空大师当然看出了年轻人的敷衍,却并不动气,作为佛徒,容他人行不义之事,他确实有失德行,低头合拾:“阿弥陀佛!”

    麻敏儿也感觉到了夏臻的不高兴,但是出于礼貌,她还是客气的挽留:“大师,天色已晚,不如住下,如何?”

    “今晚还真需要住处,老纳就不客气了,多谢施主!”

    “大师,客气了。”麻敏儿转头,“小单姐,你让秋大哥安排一下。”

    “是,少夫人!”

    法空大师带着小童再次作揖,跟着单小单离开了。

    麻敏儿朝夏臻挤出笑容,“上次多亏大师放了我……”

    夏臻拉住小媳妇的手,“我饿了,回去吃饭吧!”

    麻敏儿点点头,“嗯。”

    行了一天的车,夏臻两口子累了,早早就洗了睡。

    渡假村最微小的小木屋院子,小童提着食盒推开了院门,“师父,饭菜来了。”

    法空点点头,和小童一起进了屋,坐到小桌前,小童边放饭菜边说:“师父,我已经对这里的管事说了,我们要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从明天起就自己烧火煮饭。”

    法空大师一直微笑,并不言语。

    小童继续说道:“那个管事说,自己烧饭,他们会把食材按时送过来。”

    法空大师伸手拿筷子,“吃饭吧。”

    “师傅,我一直担心他们要吃住银子,结果那个管事并没有提银子之事。”

    “吃饭吧。”

    “是,师傅。”

    渡假村总务室管事找到了秋白砚,“大掌柜,听说这一对师徒是你亲自送到那个迷你小木屋的,所以小徒过来,我没问入住银子之事。”

    秋白砚道:“嗯,做得不错,不管他们住多久都不要提住宿费用。”

    “好,小的知道了。”

    “嗯,去吧。”

    “是,秋大掌事。”

    回到西草沟,夏臻夫妇的生活又归于平静,在平静中忙碌着,不知不觉中,四月过去了,又到了五月,随着天气越来越热,渡江村的客人慢慢多起来,为了不扰权贵们的渡假生活,幸好把市集、商铺都建在外围,用一条河流把它们与渡假村隔开,不仅如此,沿着河道的渡假村围墙也在慢慢中建好了,这保证了贵族们渡假的清静与安全。

    在四月与五月里,夏臻与麻敏儿又回过两次京城,一个是去向皇帝报道,另一个是看望麻家人,算是走亲戚吧。不能只顾自己的小日子,把亲人们给忘了吧!

    奇怪的是,法空师徒自从那一日住到渡假村,竟再也不提回去之事,真是让麻敏儿纳闷了,不过,她也不好催人家离开,那就这样吧。

    法空大师到是让小童过来请麻敏儿过去下棋,请了几回过后,她就发现了规律,居然是初三、十三、二十三,反正适三就请她过去。

    这让麻敏儿想起风江逸为自己测算的十三岁、十六岁,逢三进三,难道这里有什么玄机吗?

    西草沟周围被士兵开恳的荒地,除了粮食没能自供自给以外,蔬菜、家禽不仅够自己吃,还有多余卖给渡假村,甚至三十里外的相国寺。

    夏臻的庶务管事与相国寺的采买管事们成了朋友,他本人被相国寺住持以朋友的名义请去喝茶、下棋、论道!

    到是让夏臻枯燥的军营生活丰富起来。

    四月秧的禾苗,在六月中旬被插到了稻田里,绿油油一片,让曾经荒脊的西草沟变成了一派田园风光,犹如江南富有诗意的小桥流水人家。

    风江逸下了马车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十年前,我曾路过这里,除了山石、洼地,就是一些盖着茅草房子的农家,门前玩耍的娃子,甚至连一件像样的遮体衣服都没有。”

    有村民路过,听到他的话,放声大笑,“贵人,不要说十年,就算是去年,这里也曾是这样,可现在不同了,自从北郡王夫妇这对贵人住到这里,我们小村子已经比小镇还繁华了,我们的日子瞬间富得冒油,好过极了。”

    担着蔬菜一晃一悠,“我要到市集上去卖菜赚银子罗。”村人唱着山歌走了。

    “是啊,她在那里停留过,那里就变成锦绣田园,那里的人民就生活的安康自在。”风江逸悠悠叹道。

    “祖父,你说的是北郡王吗?”

    风江逸转头朝孙女看看,笑笑,并不多言,背起双手,散步进入了渡假村,刚过第一道桥,就有小侍小前,“贵人,你来渡假吗?”

    “渡假?”风江逸哈哈一笑,“对,是来渡假的。”

    “请问贵人几位,要住多久?”

    风江逸看向身边的麻承祖,伸手道:“三人,时辰嘛,三天五天都有可能。”

    “好咧,贵人,三人!”小侍又扫了他身后的仆从,仆从亦不多,“那就给你备一个迷你型小木院。”

    “迷你型?何意?”风江逸感兴趣的问。

    “回贵人,迷你型就是特小型的意思。”

    “原来如此。”风江逸再次大笑,“肯定是那丫头想出的花样。”

    小侍眨眨眼,“贵人,你认识我们东家?”

    “何止是认识,我们可是老熟人加老朋友了。”

    小侍再次眨眼,“贵人,你稍等——”说完,转身朝立在桥边的另一侍人耳语,那人马上跑走了。

    “贵人,小的先带你看看这里的风景!”

    “好。”风江逸朝身边的麻承祖伸了伸手,“老大人请——”

    麻承祖点点头,“风老大人客气了。”

    麻敏儿今天没有外出,正跟小有与秋大哥算渡假村五月分的收入,“扣除所有成本,我们没盈利!”

    付小有道,“主要是开张的时间短,前期投入太大。”

    秋白砚点头:“是这样,上半年,能保持不亏本,已经很不错了。”

    麻敏儿道:“秋大哥,你从江南订的花果树木,尽量早些运回来。”

    “已经在运回来的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