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美人恩(二更)

    楚希芸除了不满楚思妍,与她拌了两句嘴外,今日很乖觉,安安静静的,不生事,不惹事儿,似乎就是为了跟安华锦在一起吃一顿饭。

    安华锦都纳闷了,想着她这个表妹,性子真的改了,难道她也不喜欢顾轻衍了?

    哎呦,是不是不知不觉间,她把顾轻衍的桃花都给掐断了?

    她也没做什么啊!

    安华锦心情很复杂,打算吃完饭问问她这个表妹。

    吃完饭后,她准备撤了,楚思妍黏在她身边,拽着袖子撒娇,“小安儿,天色还早,你是不是要回安家老宅?我与你一起去好不好?我还想跟你玩。”

    安华锦看着她,“黏人精。”

    楚思妍瞪眼,“我即便是黏人精,也是甜甜的黏人精。”

    安华锦气笑。

    楚希芸这时候开口,“表姐,我出宫的时候,跟母后说,想去安家老宅陪你住几日,母后应了。”

    安华锦眨眨眼睛。

    楚思妍顿时惊了,立即说,“不行,你不知道吗?顾大人每日下了衙后,要去安家老宅陪小安儿一起用晚膳的?我还想住进去呢,都没法子。”

    楚希芸立即说,“我知道这个,但我晚上不吃晚膳,所以,也不会与顾大人打照面的。”

    楚思妍惊恐了,敬佩地看着她,“还可以这样?”

    “我本来就不吃晚膳。”楚希芸轻哼,对安华锦保证,“表姐你放心,我不是为了顾轻衍而去的,就是宫里如今有那个女人,母后怕她把注意打到我身上,父皇一颗心如今又都拴在那个女人身上,才想着让我躲躲。我也没别的地方去,便想着去安家老宅住几日。”

    安华锦点头,“行,那你就住几日吧。不过,你别嫌弃简陋,毕竟,安家老宅家徒四壁,比不了宫里。”

    毕竟是亲表妹,安家老宅那么大的地方,房间院子也多,收拾一处院子给她就是了。

    “不嫌弃,宫里的姐妹们,都住过外祖家,我却没住过。”楚希芸咬了咬嘴角,语气有几分幽怨,“你带了思妍回南阳,也没有带我回去。”

    安华锦:“……”

    楚思妍:“……”

    楚希芸又说,“下次你再回南阳,带上我,我也想去南阳看看。”

    安华锦不敢答应她,咳嗽一声,“这件事儿,若是陛下、姑姑、七表兄同意,我也不是不能带你,但你要他们先同意。”

    楚希芸点点头,也知道她不比楚思妍,公主离京,总不是那么容易。

    楚思妍看着楚希芸,怀疑地小声嘟囔,“你是不是哪根筋不对了啊?要不要去看看太医啊?我觉得你都不像你了啊。”

    楚希芸狠狠挖了她一眼,“我很好,不需要。”

    不就是她不喜欢顾轻衍了嘛!

    不喜欢顾轻衍后,自然就没必要跟亲表姐成为相看两厌的仇人了。连楚思妍这个不要脸的被表姐揍了都能跟她和好被她带去南阳回来带了一大堆好吃的好玩的到处炫耀,她还是亲表妹呢,怎么就不能拉下脸跟表姐和好了?

    楚思妍干脆破罐子破摔,抱了安华锦的胳膊,“表姐,走啊,我们回去了。你还要让人跟我收拾院子的,天色不早了。”

    安华锦也有点儿明白两个小姑娘在闹腾什么,最难消受美人恩,她有点儿头疼,见一旁垮下脸的楚思妍仿佛被抛弃了的小媳妇儿,可怜兮兮的,她不忍心,大手一挥,“走,你们都跟我去安家老宅玩。”

    这有什么,安家老宅那么大的地方,够成百上千人住的,何况就两个小姑娘。

    楚思妍顿时高兴了,“小安儿,你最好了。”她趁机要求,“我也要住安家老宅,我也可以晚上不吃晚膳。”

    “行。”

    安华锦答应,小姑娘为了避开顾轻衍,连晚膳都不吃了,她还能说什么?

    楚思妍顿时欢呼一声。

    江云彩和顾墨兰默默地对看一眼,眼神里挺羡慕,但顾墨兰有顾家的家训在,不能随意出去住,而江云彩……她就不去加在她们中间了,好好让安小郡主消受两个美人吧。

    一行人找长公主道别,长公主捏了捏安华锦的脸蛋,“改日也请我去做客。”

    安华锦笑,“行啊。”

    虱子多了不咬,人去多了也不烦,她本身就是个爱热闹的性子。

    安华锦是骑马来的,楚思妍和楚希芸是坐车来的,上了马车后,二人各自吩咐人去善亲王府和宫里报信,让人送她们的衣物穿戴等一应所用去安家老宅。

    楚思妍很聪明,没让人给她娘传话,而是让人给她哥哥楚宸传话,她觉得她娘不同意,他哥哥一定会同意的,只要他哥哥同意了,也就能做得了她娘的主了。

    果然,楚宸在收到楚思妍的传话后,痛快地答应,“行。”

    他答应后,吩咐身边伺候的人,“你回府一趟,去妹妹的院子,告诉她身边伺候的人,带着她平日穿用的东西,送去安家老宅。再去知会母亲一声,就说她与三公主去安家与安小郡主作伴了。”

    伺候的人应是,立即去了。

    他吩咐完,刚要翻身上马,被随后走出来的王岸知拦住,压低声音说,“宸小王爷,我这里有一笔大买卖,你要不要谈谈?”

    楚宸抓着马缰绳回头,看着王岸知,与他差不多同样年纪的王岸知,长身玉立,容色绝伦,虽然自小生在京城,但他与王岸知,其实这是第二次见面。

    第一日是几年前,他没离京外出游历时,他与王家的王子谦玩到一处,有一次,巧遇了王岸知,王子谦拉着他做了介绍,他与王岸知彼此没有相交的意思,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后来,王岸知离开后,王子谦拉着他神神秘秘地说,“我这个六堂兄,厉害的很,你可别惹他,谁一旦惹了他,他会让人吃不了兜着走。”

    楚宸当时不太信,“怎么个厉害法?”

    王子谦便与他说了一件事儿,他听了后,觉得有点儿意思,打算再遇到人,可以深交一下,不想,后来再没遇到,直到他问起,王子谦才对他说,他那位六堂兄离开京城,独自一人,外出游历了。

    时下富贵人家的子弟,都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族中都会派出子弟外出求学会游历,但他知道,他爷爷一定不会放他出去,谁让他是善亲王府唯一的独苗苗呢。

    他觉得自己被困在京城,有点儿可怜,可是一想到顾轻衍,便觉得,也没那么可怜了。虽然顾家子弟一大堆,但顾老爷子看顾轻衍看的紧,十分看重,谁都能离家出京,唯独他不能。

    他彼时觉得顾轻衍更可怜些,毕竟,除了不能离京外,他还受顾家规矩所累。

    但直到几个月前,他才知道了,丫的不是那么回事儿,顾轻衍那个王八蛋,在背地里,做的事情,可不像是顾家人会做的事情。

    这些年,谁知道他有没有暗中出京过?

    大皇子私造兵案,他都敢掺和一脚,还有什么瞒着人瞒着陛下的,谁知道呢。

    他的想法不过是转念之间,便对着王岸知扬眉笑,“六郎,是什么大买卖,让你主动找上我?不如说说,我也很想听听。”

    “若是今日小王爷没别的安排,那我们就找个地方坐坐?”王岸知也笑。

    “行啊,走。”楚宸答应。

    王岸知不是骑马来的,是坐车来的,所以,见楚宸答应后,他转身上马车前,说了个地址,楚宸眯了眯眼睛,痛快地点头。

    于是二人一个骑马,一个坐车,仿佛刚刚几句交谈,就像是随口告别的话,没怎么惹人注意,各自离开了长公主府。

    八大街红粉巷的醉乡楼,白日里,也是有客往来。

    楚宸骑马,先一步到了,进了楼里,对迎出来的小伙计说,“天水阁雅间,早有人订了的。”

    小伙计一愣,连忙点头哈腰,“您请随小的来。”

    楚宸先一步进了天水阁。

    没多久,王岸知便到了,他缓步进了天水阁,见楚宸大大咧咧地坐在那里,他缓缓落座,开门见山地说,“我也不与小王爷兜圈子,只问小王爷,安小郡主的买卖,你可想谈?”

    楚宸猛地坐直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