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公然(一更)

    第二日,早朝,楚宸会同刑部尚书、大理寺卿,将安小郡主二次入京途中遭遇大批杀手劫杀案,经过三司会审,所得证据供词,于早朝之上,公然奏本陛下。

    早朝启奏的本子,都是要当朝宣读的。

    张公公接到楚宸呈递上来的奏折,看了一眼后,险些拿不住,脸有点儿白。但事关安小郡主,他咬着牙,还是没给皇帝提醒,当朝念了出来。

    皇帝听着,脸渐渐地沉了,然后,又黑了。

    张宰辅的的嫡孙,逃到南梁的张成泽,留下的大批豢养的杀手,由杀手头目,联络宫中的顺嫔娘娘,于半途中,劫杀安小郡主,因顺嫔娘娘仇恨安小郡主,故而,不知从什么地方得到了当日有大雨的消息,所以,于大雨中,筹谋杀人。

    供词是被安小郡主生擒活捉的杀手头目交代的,证据确凿,请陛下对顺嫔娘娘治罪。

    皇帝近来有多爱花似玉啊,满朝文武,后宫三千佳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都成了较房专宠了。

    楚宸这是明摆着,让皇帝治罪顺嫔。

    朝臣们都惊呆了,看着楚宸稳稳当当地立在朝堂上,再看看皇帝黑沉的脸,如黑云压山,可怕的很,楚宸竟然半丝不带怕的,心下十分佩服。

    朝臣们都想到,近来善亲王府与南阳王府似乎和好了,长宁郡主还去了一趟南阳玩耍,哦,对了,跟随安小郡主回京的人里,还有楚宸的亲妹妹长宁郡主。若是那些杀手杀了安华锦,楚思妍估计也活不了。

    这样一想,便能理解楚宸今日在朝堂上的作为了,毕竟是亲妹妹。

    朝堂上满朝文武,一时间,寂静极了,落针可闻。

    楚宸义正言辞地说,“陛下,张承泽逃去南梁,通敌卖国,顺嫔娘娘为一己私仇,与通敌卖国之人联络害人,难保是否早就是南梁埋在大楚的奸细。此等女人,在陛下的后宫,刚被陛下宠爱,便开始兴风作浪,幸而安小郡主带着南阳王府暗卫随扈,否则一旦被他得逞,那岂不是南梁敢立即兴兵,直接攻打南阳城?试问面对刚失去孙女的南阳王,可能受得住,一把年纪,忍着悲痛欲绝应敌,可有胜算?求陛下治罪顺嫔娘娘。”

    楚宸到底没说赐死二字,毕竟,如今顺嫔怀着陛下的子嗣。

    皇帝一言不发,沉沉地看着楚宸。

    楚宸垂着头,语气铿锵,“陛下,女子为祸,可乱江山。自古多少例子。陛下是明主圣君,请陛下定夺。”

    “楚宸!”皇帝咬牙,重重地喊了一句。

    “臣在。”

    皇帝一口气憋住,上不来,下不去,须臾,他不知这等情况下,该怎么下决心。怎么定罪他喜欢的女人,怎么在满朝文武都知道的情况下,给出个结论。他似乎,这么多年,第一次,陷入了两难。

    这两难,显然是楚宸故意联合刑部、大理寺给他的。

    他重重地拍了拍龙椅,腾地站起身,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早朝。

    张公公惊了惊,连忙追了上去。

    陛下执政二十年,第一次,被气跑了。

    楚宸抬起头,看着离开的皇帝,心沉了沉,目光看向顾轻衍。

    顾轻衍却对他温和地笑了一下。

    楚宸冷哼一声,黑着脸撇开脸,但到底沉着的心没那么落不下了。

    皇帝离开,这早朝,进行不下去了。朝臣们你看我,我看你,又都看向楚宸。

    有资格入朝的敬王走到楚宸面前,对他露出你是勇士的敬佩眼神,“宸小王爷,你厉害啊。”

    审完案子,有了结果,悄悄送去南书房,与公然地摆在朝堂上,打了陛下一个措手不及,这结果,可以说,是天上地下。

    可见,楚宸是真想收拾了宫里的那位顺嫔娘娘。

    善亲王府,一直都是保皇党,隶属陛下党派,善亲王这么多年,无论是装疯卖傻也好,还是生存之道也好,总之,还算得陛下的心。如今楚宸不与陛下通气,这般打陛下的脸,陛下心怀不算是个太宽厚的主,以后善亲王府的日子,怕是不好混啊。

    楚宸绷着脸,对敬王面无表情地说,“敬王过奖了,此案事关重大,陛下信任器重我,我自然有责任对陛下谏言,责无旁贷。”

    敬王笑,“可是父皇看起来很生气呢。”

    楚宸沉着脸,“陛下是明君,要气也是气有人要谋杀安小郡主,枉费陛下喜爱。才让陛下动怒。”

    他是绝对不承认,是他惹陛下动怒的。惹陛下的那个人,是花似玉。

    敬王无语了一会儿,“你说的都对。”

    楚宸哼笑了一声,不再理敬王。

    装乖卖巧,别以为他不知道他背后都做了什么。有三年前被他险些拉入局的利用在先,善亲王府是决计不会进入敬王党的。他还是别白费功夫了。

    皇帝怒气冲冲地离开金銮殿,走了一段路后,在张公公的呼喊下终于停住脚步,怒骂,“楚宸该死!”

    张公公吓死了,立即说,“陛下,宸小王爷……办案有功啊。”

    怎么能该死呢!

    皇帝猛地转头,狠狠地瞪着张公公。

    张公公“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敢吭声了。

    皇帝一时间冷静不下来,他是怎么都没料到原来花似玉掺和进了安华锦的劫杀案里。竟然还和张承泽的人联手。如今被楚宸公然公诸于朝堂,让他还怎么保她?

    他若是真不治罪,那文武百官,可还能再信服拥护他这个陛下?

    但若是要治罪,那该治什么罪?她如今怀着他的子嗣呢,何况,她又是那么得他的心。他怎么能舍得?

    良将难得,喜爱的美人,也是难求。

    皇帝迎着炎热的日头站了半晌,怒气依旧不消,但还算有一丝理智,知道不能就这么晾着朝臣,沉声吩咐,“传朕旨意,散朝吧。”

    “是。”张公公从地上爬起来。

    皇帝又说,“让楚宸来南书房见我。”

    “是。”张公公不由得替楚宸捏了一把汗。

    皇帝转身去了南书房。

    他本来想去含香宫质问花似玉,但楚宸给的实在是证据确凿,他知道质问也没用,干脆,先不去见花似玉了。

    于是,张公公重新回到金銮殿,传陛下的散朝旨意,又叫走了楚宸去南书房。

    楚宸被叫走,有人幸灾乐祸,有人为他捏了一把汗,也有人敬佩他的勇气。觉得善亲王和了几十年的稀泥,终于有个不一样的有骨气的不拍陛下大腿阿谀献媚的子孙了。

    今日不是大朝会,善亲王自然不知道楚宸做的这一桩事儿,楚宸也没告诉他。

    所以,当他得到消息时,惊的没拿住手里的茶盏,任由茶盏摔到了地上,脸色变了几变,腾地站了起来,想进宫,又停住脚步想了一会儿,一屁股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有幕僚在一旁看着,心惊胆战,“王爷,您也不知道小王爷今日在朝堂上的举动?”

    善亲王摇摇头,“我若是知道,自然要拦着他。他刚入朝,正受陛下器重的时候,便闹出这个,算计陛下,打陛下脸,陛下岂能饶了他?”

    幕僚也很担忧,“这可怎么办?据说陛下十分震怒,第一次扔下早朝离开,后来单独将小王爷叫去了御书房,如今小王爷还在御书房呢。”

    他生怕,楚宸全首全尾地进去,躺着出来,那可就大不妙了。

    善亲王毕竟在京城皇帝眼皮子底下混了一半辈子,乍然听闻消息时,有几分坐不住,如今冷静下来,倒是想明白了几分,“无碍,楚宸查案,是立了功。虽然,今日在朝堂此举,惹怒了陛下,但陛下顶多大骂他一顿,还不至于揍他或者杀他。”

    幕僚放心下来。是啊,若是陛下没失明智,就顶多骂一顿,不敢做别的。

    “每一个府邸,都有立世之道,每一个人,都有立身之道。本王的立身之道,早在陛下,在朝臣心中,已刻进了骨子里,楚宸入朝,迄今为止,身上带的是浓厚的善亲王孙子的标签,被人当面敬着,背后怕是瞧不上。可是今日,他此举一出。以后,谁还敢小瞧他?”善亲王说着说着,倒是笑了,“好小子,不愧是我孙子,我该夸他做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