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来人啊!

    散了席,把赵伯圭夫妇以及两个孩子送出门口,赵瑗对秋葵说:“今晚你跟世子妃住一起,免得你一个人害怕。”

    话落了一会儿,秋葵才反应过来,她急忙说:“世子,我不怕,我都十六了,胆子大的很,老鼠都敢捏。不要说一个人一个房间,一个人住两个房间,也不怕。”

    赵瑗朝不远处一个小伙计招了一下手:“带她们去房间。”

    郭思谨很意外,还以为在这里见了赵伯圭就会继续赶路,没料到会留下来吃饭,更没料到吃饭了还不赶路,竟要就地住下来。

    不急着见父母吗?要是换了自己,估计车都不会停,直奔目的地了。自己只是陪衬,在这里没有说话的份儿,只能遵从安排。

    进了房间,秋葵望着郭思谨,可怜巴巴地说:“世子妃,我不该跟着来,要不我说病了,让宋羿把我送回杭州。”

    “你走了,他该说两人一个房间睡不着,还是一人一个房间好。”郭思谨自我解嘲的笑了一声,说道:“反正,想找理由,多的很。你在不在都一样。”

    秋葵这才松了口气。开了门,冲外面叫伙计,吩咐再拿两床被子过来。

    “天又不冷,够盖的了。”

    “铺一床盖一床,我睡在您床边,给您守夜。”

    “在外面没那么多讲究,我们一起睡床上。”

    “那可不行,做奴婢的就要有奴婢的觉悟。”

    觉悟很高的秋葵,在睡意朦胧中,被人踩醒。她刚“啊”的叫了一声,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老实点,否则杀了你。”黑暗中阴森森的声音响起。

    郭思谨是被秋葵“啊”醒的。因着秋葵睡在地上,睡时床围便没放下来,无意之举,倒变成了好事,方便她此时观察屋内情况。

    没有月亮又没燃灯的屋内很黑,窗外的灯光透过厚厚的窗纸,映照进来,微微弱弱,看到两个模糊的人影。

    她悄悄摸到枕边的簪子,又轻轻往床里面挪了挪,拉着被子坐起身。

    “来人啊,有贼!”郭思谨大声喊。

    一个黑影朝她扑来,她手持簪子朝着脸部的位置,猛地划了过去。随着“咝”的抽气声,郭思谨又大喊:“宋羿,宋羿,快来啊!”

    黑影又扑来。

    宋羿听到熟悉的声音,惊慌地叫自己的名字,从床上一跃而下,冲出房门,喊了声:“李逵,秦八。”就撞开了隔壁的门。

    门开了,亮光从门外一泄而入。

    两个黑布蒙着头脸的黑衣人,一个在地上蹲着,拿刀抵在秋葵的脖颈处;另一个一手抹着眼上的血,一手持长刀和手里抱了高脚凳的郭思谨对峙着。

    在黑影又扑过去的时候,郭思谨把被子蒙在他头上,从床头跳下下去,跑到了桌几边,拿到了凳子。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事后,想起来,她都佩服自己的麻利。

    她曾在这个凳子上坐过,当时还同秋葵说,要这么高的凳子做什么,坐着怪不舒服的。

    没想到,还派上用场了。

    宋羿看着屋内的情形站在门口没动,没有进去的意思,也没有退出的意思。在黑衣人疑惑时,门口出现了两个精壮的年轻人。

    这时候,宋羿手里的短剑脱了手,插在了郭思谨对面黑衣人的脖子里。黑衣人闷哼了一声,捂着脖子跪倒。

    “你们两个,一个在守前窗,一个去后窗,抓活的。”

    他们不是普通的富贵人吗?咋能随便就敢要人性命?蹲着的黑衣人,一看势头不对,把秋葵从地上拉了起来。

    “别过来,过来我杀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