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你再说一遍?

    日上三竿,风轻云淡。马车在一个小路口停了。赵瑗拉开车门跳下去后,转身向车里伸出了手。

    “让开,我自己能下。”

    向她示好,还不领情呢。赵瑗往一边退了两步,抄着手,凉凉地说:“可别摔趴下,把衣服给蹭破了……”

    他的话还没落,郭思谨就趴在了地上。

    裙摆有点长,落地的时候,绊着了。

    在落地的一刹那,她捂住了脸,手背磕在地上,火辣辣的疼。真够丢脸的,索性把脸埋在手掌心里,趴在地上不起来。

    赵瑗对车夫挥个了手,说:“明日这个时辰来接。”看着车夫驾车离去后,他踢了一下地上的郭思谨,“还不赶快起来。”

    郭思谨瓮声瓮气地说:“起不来了。”

    赵瑗想拉她一把,又想到她刚才的拒绝,伸到半道的手又缩了回去。这个死女人,他真是一眼都不想看见她,就没有遂他心意的时候。

    “你继续趴着吧,我走了。”

    听到离去的脚步声,郭思谨手脚并用的爬起来,拍了拍身上了尘土,才去看手背。不严重,蹭破了皮。

    “你等等我。”提着裙子小跑去追。

    赵瑗停下脚步,扭头打量她。

    浅蓝色的长裙,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勾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粉色的丝线绣出一朵朵怒放的桃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深蓝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清雅而不失华贵。

    他走回两步,弯腰在她裙摆那里拍了两下,抓了她的手腕,边走边说:“上面的你自己拍。”

    郭思谨低头看了看仍沾有尘土的前襟,又看了看被他抓住的手腕,一边轻拍着胸脯,一边朝前方张望。

    “是那里吗?”她用另一只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村子问。

    赵瑗没应话。

    大约走了一半的路程,他停下来松开手,站在郭思谨面前说:“笑一下。”

    郭思谨绷脸仰头不解地望着他。

    赵瑗抬起双手,左右捏住她两个脸蛋的同时,又掐了一下:“让你笑笑。”

    郭思谨疼得“咝”了一声。

    “平时不是挺爱笑的,让你笑的时候,怎么不笑了?”赵瑗阴晴不定地望着她说。

    郭思谨挥开了捏着她脸蛋的手,冲他咧了一下嘴。

    “笑聪明点。”

    她把嘴咧得更开了。

    “不会笑得灿烂一点吗?皮笑肉不笑,跟个傻子似的。”

    郭思谨收了脸:“你笑个我看看,你都没笑呢,我一个人傻笑有意思吗?”

    赵瑗往前走了一步,从后颈捉了她的脖子,轻淡地说:“敢顶嘴呢,在这儿把你掐死,就地埋了,拖都不拖。”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能闻到他衣服上的皂角清香。郭思谨侧了一下身子,望了眼不远处的村庄,又抬脸望向赵瑗:“我不走了,除非你跟我道歉。”

    赵瑗俯视着两只忽闪忽闪的眼睛,冷冷地说:“你再说一遍?”

    郭思谨犹豫了一下说:“你给我道歉。”

    这个死女人,竟敢说不去了,还敢说两遍。赵瑗愠怒地瞪着她说:“好,你就站在这里吧,千万别跟上来。”

    说完,松开手转身就走。

    ------题外话------

    人家说让你道歉,不是说不去了。渣柿子,你是选择性无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