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直接把她打死,拖着走。

    赵瑗方才的眼神太毒辣,郭思谨觉得把她眼睛盯得酸疼,抬手想用手背揉揉眼,刚一挨着眼皮,才想起刚才蹭伤了。

    她喘了口气,提着裙子往前跑。

    “等等我。”

    赵瑗又向前走了几步,才停住。等到郭思谨跟上来,斜着眼说:“不是不走了吗?为刚才的话向我道歉,否则……”

    他的话还没说话,郭思谨抢过话来:“对不起。”

    说声对不起咋了,不花钱又死不了人,连根头发丝都不会少。

    本想捞回些面子呢,脸面又丢一次。

    郭思谨觉得老天从来不帮她。

    在她思索是不是上辈子做了太多坏事,才会落得如此时,赵瑗伸手拉住了她提裙子的手。

    拇指碰到了她的蹭破皮的地方,疼得她又吸了口凉气。

    “有那么疼吗?”他转手握着了她手指,盯着她重重地说:“这两日,一定要多笑,多说好听话,否则就不用回去了。”

    “什么算是好听话?”

    “自己琢磨。”

    他的个子比她高,离得太近,跟他说话的时候,就要仰着脸。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难道不知道,一个人发自内心的想做一件事,才会做得好吗?”

    这个死女人。还用得着你说?我读了那么多书,什么道理不懂啊!

    欲取之,必先予之。

    想要从别人那里得到好处,首先要给予别人好处。

    赵瑗琢磨了一会儿说:“表现的好,我许你一个愿望。”

    “什么都行吗?”

    她眼神里的狡黠,一晃而过。

    赵瑗有了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嗯”了一声。

    郭思谨前后左右看了一下,四下无人,嘿嘿一笑说:“陪我睡一晚?脱了衣服睡那种。”

    许愿望这种事,都是说说而已,她才不会当真。

    她说让他别休妻另娶,他会答应吗?她说让他对她好一点,对她家人好一点,他会答应吗?

    即使答应,她要是真信,那她就是傻子。

    “你……”

    赵瑗想说你这个死女人,你这个厚脸皮,这些话在心里想过很多次,可说的时候,却出不了口。

    看到赵瑗一脸憋闷。郭思谨笑得春风得意:“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是高贵的世子,去找四千匹马也不是问题,这话追得回来。”

    赵瑗望着越来越近的村庄寻思着,明日回去,走到这里,把这个该死的女人就地埋了算了。再也不用看到她,再也不用听见她说话。

    他又寻思把这么愚蠢,自找麻烦的自己也一并埋了算了。

    郭思谨不知道赵瑗在想什么,她正在心里感叹,昨日还恨不得离自己八丈远的人,因为马上到家,主动来牵她的手,也委屈他了。

    想到他心里不舒服,她心情瞬间愉快很多,笑嘻嘻地说:“现在这样,算你占我便宜,还是我占了你便宜?待会儿你是不是要洗洗手?还是直接洗洗澡?”

    赵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许乱说话了。”

    “那就说正事。”郭思谨吃吃笑道:“我要是不追过来,你真会丢下我,自己回去?”

    赵瑗想了想,她要是就不走了,他会怎样。

    把她丢下?

    怎么可能!

    直接把她打死,拖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