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撞到人了

    后背被一只小手推了一把,小手主人的声音听起来还挺泼辣,就是没啥力气,半点没把她推动。

    唐然斜眼回头看,发现是自家妹妹唐兰,跟她同一个爹娘生的亲妹子。

    明明早晨还一脸关怀,现在就满脸不耐烦,冲着她直瞪眼睛或翻白眼。

    唐然就忍不住撇嘴,嫌弃道:“你说你是不是傻,明明每次连吃奶的劲都使出也推不动,还每次都要推。”

    “我不推你,难道还拉你不成?”唐兰冲着她翻白眼,说完立马就感觉不对,眯着眼睛打量起她来。

    “就就奇怪了,你除了说饿以外,竟然还会说别的?”唐兰围着唐然转圈圈,仔细盯着她的表情,“莫不成……你的傻病好了?”

    唐兰一边说话一边不自觉地撸袖子,一副要跟她干架的样子。仿佛只要她回说是,就会扑上去狠狠揍她一顿。

    唐然:……

    心虚,立马就装成傻子。

    双目茫然,毫无焦距。

    看你失望不?

    唐兰自然是失望的,虽说以前她姐好着的时候经常欺负她,可她宁愿整日被欺负着,也不要二姐成为傻子,而且傻了的二姐比不傻还要可怕。

    一边放下袖子一边心头暗骂,都怪那个坏人,太狠毒了。

    至于撸袖子,肯定是要揍人的。

    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还让抢了三个多月的馒头,不找回点本哪行。

    两名官兵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自以为声音够小,传不到第三人的耳中,说得挺起劲的。

    “今天早上我可是听说了,前不久皇城第一美人汤冉与宁王情投意合,在上个月就订了婚。”

    “他们唐家刚判刑没多久,他们就这么急着订婚,还真是……”

    “小声点吧,虽说这事不太地道,可也不是咱们能议论的。”

    “幸好这阿然姑娘傻了,不然听着了得多伤心啊。”

    ……何止是伤心呐,凭着阿然姑娘以往的性子,非得扛着三十米长大刀去把人给砍了。

    所以讲,这傻了也好,至少不知伤心。

    唐然五识灵敏,听着他二人嘀咕,好想伸手指戳他们几下,告诉他们自己不傻了,耳朵也挺好使的。

    刚要上前又听到点别的,不由得顿足再度竖起耳朵。

    只见周围的老百姓冲着他们指指点点,交头接耳议论着,都是有关于昨日那昏倒的俊俏公子,言语间都把俊俏公子昏倒的事情怪在她头上。

    不过唐然关心的不是这个,她注意到的是,这些人似乎对那小子都挺尊敬崇拜的,仿若他们心中的神明,而紫阳山庄就是他们神往的地方。

    记忆中也曾有过这紫阳山庄存在,只是她所听说的并没有这么神气。在那群皇城勋贵的眼里,那不过就是一门猎户,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如今听来,似乎有差别。

    至少那俊俏公子给她的感觉,就不会是一个简单的猎户,给她一种极为危险之感,仿佛全盛之时只要一根手指头就能把她给摁死。

    要知道她武力值不低,打遍皇城年轻一代无敌手。

    所以这紫阳山庄就算是个一门猎户,也是一门极为厉害的猎户。相反的,皇城那一群高傲的家伙就是智障。

    走着走着,路过一卖包子的,唐然停住了脚步,这包子闻起来还真香,不知是什么馅的。

    “老板,你这包子包不错啊。”唐然一脸笑眯眯,却摸着肚子话锋一转,“我跟您打听个事行不?”

    老板一脸笑眯眯:“你买包子不?”

    “我先跟你打听个事。”

    老板:“你买包子不?”

    “老板,这包子先放一边,我先想问您点事,您能不能……”

    老板:“你买包子不?”

    唐然摸了摸怀里,一脸尬笑:“那个,包子下回再买,我这次忘记带钱了,就是想跟你打听……”

    包子老板闻言两眼一瞪,赶苍蝇似赶她,“不买包子你打听个啥,滚滚滚,别杵在这里挡着老子做生意。”

    死胖子臭死了。

    有人起哄:“死胖子,你要打听点啥,拿一个铜币我告诉你啊。”

    一看周围的人,也是这么一副表情。

    唐然:……

    有一个铜币她还不如买个馒头,怎么滴帮衬了生意,老板也该回答她几个问题。

    这里的人真不好相处,死要钱。

    哼,不打听也罢。

    唐然翻了个白眼转身,哪料这一回头就吓得差点咬着自己舌头,不自觉又退后了一步,差点把人家的包子笼给撞翻一地。

    “你们这是啥眼神?”

    唐家人一个个撸了袖,瞪大眼珠子,死死盯着唐然,“阿然,你傻病好了?”

    唐然浑身寒毛竖起,感觉不是很妙,自家人是什么个德性,她心里头清楚得很,只要她敢回答‘是’,估计少了不一顿群削。

    风紧,扯呼!

    唐然冲傻笑一声,面色一变,扭头撒丫子就跑。

    唐家人:……

    跑,跑了?

    瞅那样十有八九是傻病好了,那这笔账也得算算了,傻了的这三个月可害苦了他们,不要点补尝简直对不起她这一身肥肉。

    “你跑啥,站住!”

    “给老子站住!”

    “不许跑!”

    ……

    唐然用实力告诉他们,什么叫灵活的胖子。别看她是个死胖子,跑起来可是比兔子还要快,‘嗖’地一下眨眼就跑没没了影。

    体重将近三百的唐然黑得发亮,还浑身上下长满了毛发,浓密得可能她不穿衣服,都不会有人说她是裸奔,但极有可会说她是禽兽。

    这穿着衣服嘛,就像是偷穿了人类衣服的大黑熊,看起来既滑稽又有点吓人。

    一路上,没少吓到小孩子。

    没多会儿,满大街都是小孩子的哭声,以及家长谩骂声。

    黑胖子迎着风快速奔跑,看似十分淡定,内心其实有点崩溃,她真不是故意要吓人的。

    要不然也不会一跑三回头,并一脸的内疚。

    此时阳光正灿烂得有点刺眼,她再次回头看时一不小心就被阳光晃了一下,没看到前面拐弯推来的独轮车,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哎呀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