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将功赎罪

    陆天钰仔细听了一下,眉头拧得能夹死苍蝇,心头莫名有几丝不痛快。就算他真的倒霉让熊给压晕过去,这群家伙也不至于这么八卦,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吧。

    “都在嘀咕什么,都不用练功了吗?”陆天钰板着脸,威胁般扫了他们一眼。

    众人:……

    这眼神一看就不妙,不会又想要找人陪练吧?

    风紧,扯呼!

    众人三公子的冷气能杀人,立马作鸟兽散开,十分认真地训练去,再没有半点议论声。

    陆天钰这才收回视线,但眉头还是拧得死紧,禁不住在心底下嘀咕了起来。那个长得跟头熊似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回头有空去弄清楚。

    丢了那么大的脸,得找回来才行。

    哈啾!

    唐然打个喷嚏,揉着鼻子嘀咕,“难不成是因为昨晚下雨淋着,所以我要生病了?”

    “得了吧,就你壮得跟牛犊子似的,会生病才怪呢。”唐兰朝她翻了个白眼。

    唐然伸手扯她的脸:“你这小姑娘,一点都不可爱,说话容易得罪人。”

    唐兰想要扯开唐然的手,但力气没唐然大,怎么也拯救不了自己的脸,气得抬脚去踹,嘴里头叽里咕噜地骂着让人听不懂的话。

    “大哥,大哥出来了。”小堂弟唐子焱跳了起来,跟个炮弹似的朝那边冲去。

    唐然朝那边看去,手不自觉松开。

    等了这老大半天,太阳都往西斜了,才等到人出来,可真够不容易的。

    “情况好像不太妙。”唐然仔细观察了一下自家大哥的表情,发现真的不是太好,比以往要阴沉许多。

    唐家人也发现了,着急于得到消息,也忍不住迎了上去。

    唐子煜阴沉着脸回来,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子煜无能,没能要来丰城的居住权。这程有志,确实是程家主的亲兄弟,我爹娘被记仇了。”

    唐老爷子有些失望,但还是拍了拍唐子煜的肩,安慰道:“莫想太多,都是预料中的事情。”

    唐廷嘴角微抽,面色有些发黑,沉着脸道:“你将事情仔细说一下。”

    唐子煜点头,将自己进府后所遭遇之事,仔细地说了一遍。

    他可不是什么报喜不报忧之人,相反他是个小心眼,也相当的记仇,受了委屈自然要让家里人记着,在适当的时间,有机会就替他报复回去。

    开始的时候程城主还想给他下马威,说什么在忙着,想要见面就在外头等上两三个时辰。唐子煜自然不干,扭头就要走。

    没把人为难到就让人给走了,程城主多没面子啊,自然要把人给拦着。可就算是拦下来了,也不愿意立马就出来见人,否则不是把自己的脸伸出去让人打么。

    为了把唐子煜留下,也是为了鼠患一事,程城主便让管家带唐子煜在府上逛逛。

    城主府里有一小片紫竹,而这紫竹是制作通行令牌的主要原料,自然被保护得好好的。

    唐子煜正愁没理由找去,趁着这机会直奔紫竹处,其中原因也有唐然要紫竹笋。好在过程虽不太美好,但结果好歹也要到了三根紫竹笋。

    或许是因为这紫竹笋的事,再次得罪了程城主,使得谈判不是很顺利。

    程城主只答应他们留住城里几天,而且还是不包吃住的那种,待紫阳山庄的人路过,他们就必须离开城里,否则以奸细之名砍他们的头。

    唐然接过紫竹笋闻了又闻,果然是她需要的那种紫竹笋,虽说品质算不上多好,但勉强还是够用的。

    回头便见唐家人一脸责备,一副本来有一个很好的筹码,利用好了就能留在城里面,偏偏让你的贪吃给毁了的表情。

    唐然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得了吧,少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丰城的城主压根就不关心这些城民,收成好不好他也压根不会在意,毕竟这丰城最好的出产不是粮食,而是荒兽。”

    唐子煜一脸阴鸷:“姑娘家不要太聪明。”

    唐三叔:“之前傻呼呼的,就很可爱。”

    唐家男人们腹诽,这丫头武力值已经很高了,要是连智商也很高的话,还让不让人活了。

    唐然:……

    再次怀疑自己是不是捡来养的。

    “阿然,做错事了没关系,将功赎罪就行。”唐廷抬手拍了拍唐然的脑袋,“住的地方咱们家不挑,随便有个遮风挡雨的地儿就行,只是这吃的……就靠你了。”

    陈英男点头,“这南门外就是大荒,一出门就能见着不少烈火鸡。你娘我已经好久没吃过鸡肉喝过鸡汤了,回头你去打几只回来。”

    唐二叔一脸温润,慈和地说道:“不需要太多,我们一共十二个人,来四只就可足够。若是能采到一点红枣枸杞,又或者是当归党参这些,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唐三叔:“你一个人应该忙不过来,我让阿薇去帮你。”

    九岁的唐薇昨天也淋了雨,是真生了病,现在时不时地就咳嗽一下。

    唐然很是心塞,不死心地看向唐莲,他们家就属二叔家的大堂姐最善良了,肯定会替她说几句的。

    结果……

    唐莲一脸温柔:“阿然,你进了大荒以后要小心,千万不要逞强,贪多。”

    唐然:“……”心更塞了。

    你们弱,所以你们都有理。

    仿佛捡来养的不是阿薇堂妹,而是她一般。上辈子她一定是掘了唐家的祖坟,所以才会投生到唐家来的,好心疼自己。

    唐然一咬牙,痛快道:“行啊,不就四只鸡嘛,我去打就是了。红枣枸杞这些不好采,大不了我多打两只,拿去药铺换点。”

    一旁看戏的黑脸少年有些看不过去,忍不住扯了扯唐然的衣角。

    唐然扭头,看着他一脸惊讶,“你竟然还没走?!”

    黑脸少年:“……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成年烈火鸡一般都有二十多斤一只,生性暴躁且好斗,那嘴喙特别利害,随便一啄就能把人头骨啄出个洞来。你要是想去抓烈火鸡的话,还是小心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