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超凶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十章 准备出发

    回到南门口,唐然本想直接踏进去,结果却被守卫拦了下来。

    唐然拧着眉正想问他们要做什么,就见连贵一脸谄媚地朝守卫献上一只烈火鸡,嘴里头不停地说着好话。

    守卫掂量了一下手上的烈火鸡,又神色古怪地打量了唐然一眼,这才让开路来。还想说点什么的唐然,就被连贵硬推着进了城门。

    “哎哟喂,差点吓死我了。”连贵拍着胸口,脸色还有点发白,刚差点把他给紧张死。

    “这进城门还得给好处呢?”

    唐然又不傻,稍微动脑子想一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连贵点了点头,“都这样的,出去的时候他们不会管的,想要进来就得给上点好处,要不然会被拦在门外的。”

    唐然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就是心头有些不爽而已。

    “我跟你说,可千万别跟这些守卫起冲突,虽说你武力比他们高。可他们人多啊,你一个人可打不过他们一群,还是小心点好。”连贵抹了把汗,看着手中仅剩的一只,不禁眉开眼笑。

    还以为交一只不行的,他都做好了两只都上交的准备,没想到这就进了门。

    唐然眉头一挑,“我跟你讲,那只是你自己乐意给的,我可不会赔给你。”

    连贵没有生气,反倒很是开心,“放心吧,不会让你赔的,有一只也很不错的。”原本他就没期望能得到一只,现在能得到一只,他自然开心不已。

    “我回家去了,下次再来找你。”连贵朝唐然挥了挥手,连忙拎着烈火鸡往家跑。

    唐然原地愣了一下,也回去找自己的家人了。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唐然不太认识路,转了好一会儿才找着地儿。

    刚到树底下,唐家人就围了上来。

    唐然将手上拎着的烈火鸡扔了过去,找了个地方坐着,一副累得不想动的样子。

    唐子煜凑了上来,问:“城外是什么个情况?”

    唐然把手伸过去,“你自己看。”

    唐子煜抓着唐然的胖手看了看,又扯了扯皮,眉头拧了起来,“这烈火鸡真有这么厉害,连你这身野猪皮都能啄穿?”

    唐然:“……去去去,你才野猪皮。”

    唐子煜又道:“你说你怎么不小心一点,本来就变得够难看的了,现在身上还多了几个血洞,看着更丑了。”

    唐然恼了,给了他一肘子,“去你的,你以为我想啊,别看这烈火鸡不过是零级兽,事实上它们厉害得很的,我已经很小心了,结果还是让它们啄了好多下。”

    “不过说起来,这烈火鸡压根就不算什么,刚我还遇到了一条一级蛇,我打半天都杀不了一只烈火鸡,它一尾巴拍过去,直接就拍死了四只。”

    说起那条一级蛇,唐然一脸后怕的样子,心想幸好那条一级蛇没有以她为目标,否则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不知道。

    唐家人闻言,皆是一脸沉思。

    其实他们让唐然出去打猎,不仅仅是为了果腹,最重要的是确定那荒兽究竟有多厉害,如果不跟着紫阳山庄队伍,能否顺利到达荒石村。

    如今看来,万分困难。

    “本来我还想好了,等到了荒石村,大不了以后靠打猎过日子。现在看来,打猎并非长久之计。”

    唐然扬了扬手中的麦子,“不过没有关系,等到了荒石村,咱们开荒种地。我手中这个是麦子,能拿来当种子,勤快点总不会被饿死。”

    唐家人一听,觉得很有道理。

    打猎是一件特别危险的事情,不如老老实实种地,反正他们一个个都有大把力气,勤劳一点日子总能过得下去。

    仿佛想象到日后逍遥自在又美好的日子,唐家人都松了一口气,脸上多了几分笑容。

    之后的几天,唐然都会出城去打猎,顺带着了解一下大莽荒的情形。

    尽管唐然武力高强,但每次回来的时候,基本上还是会带伤。最后一次甚至严重到身上有十几处伤,有几处深可见骨。

    唐家人表面没说什么,心底下却是疼得很,怎么也不肯再让唐然出去。

    反正还有存粮,并不着急。

    唐廷很是好奇外面是什么情况,就拿着令牌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倒霉地受了一身伤,却是连跟野兽毛都没打着。

    看向自家闺女的眼神,不是一般的诡异。

    我闺女超厉害哒!

    “我回来的时候听说了,明天一早紫阳山庄的人就会去大荒狩猎,领头的仍然是陆三公子。”唐廷收回眼神,一脸认真地说了自己刚听到的消息。

    唐家人立马来了精神,来到丰城已经七天的时间,每天都有官兵盯着,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依靠唐然一个人出城去打猎。

    嘴巴上说是唐然欠他们的,事实上却心疼得很,毕竟一家人哪有欠不欠一说。唐然长得再大块头,也不过是一个才十四岁的小姑娘,每天出去打猎很辛苦。

    与其待在这里什么都不能做,还不如早点去大荒。

    哪怕日后要依靠打猎为生,也能一家人一块去打猎,而不是唐然一个人孤军奋斗。

    之前唐然打回来的猎物,他们都没有敞开了吃,留了一小半做成肉干。一家人收拾好东西,吃饱喝足,养精蓄锐,等待明日出城。

    唐然躺在干草上面,却是半点睡意也没有,摸着胸口上的伤若有所思,这几天的经历可谓惊心动魄。

    昨日她之所以受了伤,是因为她尝试着去狩猎一头一级荒兽,结果还是不太行,自己受了重伤不说,猎物也跑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吃着荒兽肉的时候,总觉得肉里头含有一股微不可见的能量。为了确定真假,才试着去狩猎一级兽,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

    她伸手扯了根干草叼在嘴里,心想自己的身体还真变得有点意思,伤口愈合得极快。要是浅一点的伤口,休息一天就基本能痊愈,像现在这般深可见骨的伤,养三天也差不多痊愈。

    变成这副模样,谁又说得清不是福呢?

    转眼又想到陆三公子,立马就来了精神,那个现在已经传说到被她压倒亲了好几口,各种非礼了的俊俏公子,明天又能见着面了。

    那天一边脸都肿了,看起来还那么俊美,如今脸好了想必会更加好看吧。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