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超凶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番外二

    最新网址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若是真心爱过,为何能变得如此之快,哪怕是汤冉这种不安于室的女人,到死也仍旧面不改色地说爱他,半点不似作假。

    为何阿然她……不能爱得久一些。

    倘若从未爱过他,当初为何偷偷跑去看他,唐家出事后第一个找他。回忆起来,那时候她的眼神,应当是充满爱慕的。然而好像一转眼的功夫,就全变了。

    真的只是因为那一脚的误伤吗?

    宁王眼中闪过痛苦,他也是受了蒙骗啊,并非全是他的错。

    为何阿然能接受陆三那种表面清冷端方,实际却极为偏执的疯子,却不能原谅他一次?

    夜已深,一想到心爱的女子如今正承欢于他人身下,宁王心痛得无法呼吸,最后竟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爷,秦岭的身份查到了。”赤云快步走了进来,看到满地的酒坛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您喝太多了。”

    宁王看了眼手中的坛子,叹声道:“原想喝醉,却越喝越清醒,这酒质不好啊。”

    赤云:……

    这已经是全城最好的酒了。

    “想必是爷修为高了的原因。”赤云面不改色地说道。

    “不是说查到了秦岭的身份?说来听听。”宁王往后一靠,屈膝竖起一条腿来,睨了赤云一眼。

    “秦岭原名就叫秦岭,淮南人氏,二十年前惨遭灭门的秦氏一族少主。秦氏灭门后,秦岭就消失不见。秦岭其人长得极为英俊,武功以及学识奇高,受到当时许多人的追捧,因此记得他音容笑貌之人,有不少……”赤云将查到的事情,一一道了出来。

    秦氏一族灭亡,十有八九与罗绣绣有关,然而自己却为血海深仇之人所用。

    恐怕就是因此才在清醒之后,接受不了这种打击选择自杀。

    赤云迟疑了一下,又说道:“官府留下的案底猜测,秦家是被秦岭自己亲手灭掉的,因为每具尸体上的剑上,都是秦岭的配剑相符。只是一直没找到秦岭,才无法确定,况且此事也太匪夷所思了些。”

    要说这淮南秦家,宁王确实有所耳闻,甚至是秦岭其人,也是有听过不少。

    此人的名声,甚至盛过当年的池笙。

    想起池笙,宁王忽道:“池笙似乎也是淮南人吧?”

    赤云说道:“爷,池笙是淮城之人,并非淮南城,相隔有两城。”

    宁王:……

    好吧,记错了。

    赤云忽地想起什么,说道:“不过池笙倒是曾在淮南求学过,似乎与秦岭的大哥秦沐共同拜于一先生门下。”

    宁王拧眉:“秦沐?那不是抢了池笙未婚妻那个?”

    赤云迟疑着点头:“应该是。”

    宁王便问:“秦沐可还活着?”

    赤云说道:“秦沐倒是躲过了这一劫,当年秦沐无法面对自己喜欢上师弟的未婚妻,离开了淮南城,直到秦家出事才回去。只是后来,还是与池笙未婚妻纠缠,最后还把人娶回家了。”

    宁王:……

    那个女人他倒是知道,挺出名的。

    因为这个女人,本来就衰败了的秦家,更是衰败得迅速,最后秦沐还不得不背井离乡。

    “秦沐如今身在何处?”宁王问道。

    “在离城,当一名教书先生,也重新娶妻生子了。”赤云说道。

    “那个女人呢?”宁王挑眉。

    赤云嘴角微抽了抽,说道:“提到这个女人,就有些奇怪了,据说是无法与秦沐过清贫日子,转身嫁进了富贵人家。可究竟嫁给了谁,却无人得知。”

    宁王想了想,说道:“去查查这个女人。”

    赤云:“是。”

    赤云转身出去了,宁王又拿起酒来继续喝,喝着喝着又将黑灵玉拿出来看。

    眼角一滴泪滑落,没入衣领之中。

    无殇做了个特别美的梦,醒来后只觉得裤裆里黏糊糊的,那张泛着春色的脸立马就僵住了。

    所谓美梦,就只是个梦而已。

    然而还不能去回想,只要一想起梦中那美妙……仿佛裤子都要被顶破。

    无殇无奈地盯着自己的下身,嘴里头嘀咕道:“你再雄伟强壮又有什么用?夫人不要你。”

    说着便起身,脱裤子打算换一条。

    砰!

    不料才刚脱下,手里的裤子还没来得及穿,门就被撞了开来。

    “大魔头你……”小猴子兴冲冲地跑进来,就看到了自家亲爹光屁股的样子,顿时就愣在那里。

    无殇吓了一跳,连忙挡了起来。

    看到是自个儿子,才松下一口气,没好气地说道:“你进来都不知道敲门的吗?”

    小猴子盯着他说道:“忘了。”

    无殇背对着儿子穿裤子,一边穿一边问:“你跑那么快做什么?”

    小猴子答非所问:“你嘘嘘那么大,是不是能尿得特别远?大头叔叔能一尿三米远,我跟他比输了,你能不能帮我赢回来?”

    无殇:“……”

    “咦,你裤子怎么湿哒哒的,难不成你尿裤子了?”

    “……”

    “大魔头,你是不是有病,这尿的颜色不对啊!不行,我得去问问我阿然姨姨,省得你病死了。”

    “……”

    臭小子说着就要跑,吓得无殇连忙伸手去抓人。

    这种事情要是传到唐然的耳朵里,他这张老脸可真不知要往哪搁了。

    “小孩子家家,莫要瞎想!老子这是正常现象,想知道?呵,现在说你也不懂,等你十五岁以后就知道了。在此之前,最好不要问别人,不然会很丢脸的。”无殇一脸高深叵测,以为这样就能把儿子给糊弄住。

    哪曾想小猴子表示理解了,也很认真地点头,说为了脸面绝对不会问别人,却转身就问起自家娘亲来。

    顺便地,还将无殇嘘嘘特别大这种事情,也拿出来说了一下。

    唐莲:……

    尴尬到想杀人!

    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无殇想尽一切办法,都没能得到唐莲的好脸色,甚至无缘无故地就揍他。

    无殇快委屈死了,都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

    不过若能让夫人开心,他觉得受点委屈也是可以的。

    如果出了气,能立马接受他,那就更好了。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