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登榜!轻美人,走【1更】

    绝非吉兆!

    昆仑虚常年积雪,属于极寒之地。

    而凤凰一族还在的时候,是居住于不灭火山的,两者刚刚好是反过来的。

    有涅槃之火在,凤凰一族自然不会畏寒,可极度的寒冷对凤凰一族来说并不适合修炼。

    昔年,九天鲲鹏舜初便是以为大日天龙敖玥不受宠,因此在昆仑虚附近埋伏了起来,将敖玥重伤。

    恰逢东皇太一路过,将敖玥救了下来,敖玥才因此保全了性命。

    但东皇救敖玥的同时,也重伤了舜初。

    舜初被迫沉睡,借助昆仑虚之中的万年玄冰之寒,自我疗伤。

    一觉醒来,已是十几万年之后,龙凤初劫早已落幕,舜初也错过了和元凤的最后一面。

    除此之外,若说凤凰一族还和昆仑虚有什么渊源,便是凤凰的分支青鸟,是王母瑶池手下的使者,负责在三界之中传讯。

    且在天道圣人还没有退隐三界的时候,昆仑虚最开始是元始天尊玉虚宫的所在地。

    若非必要,凤凰一族根本不会去昆仑虚。

    可君慕浅听得仔细,这绝对是纯血凤凰的鸣叫,不是青鸟,也不是其他的飞禽。

    只有凤凰,才能一声彻震四方。

    孔宣的面色顷刻间就变了,他甚至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体内的血液沸腾了起来,像是在接受着某种远古的召唤。

    他惊诧抬头,失声脱口:“母亲?!”

    难道,继东皇、帝俊和羲和之后,他母亲也要回来了?!

    孔宣能够感受到来自血脉上的波动,这血脉要远远强于他,普天之下,也只有元凤了。

    可为何会又会出现在昆仑虚?

    他的诞生,是因为天地间的五行灵气进入到了元凤的肉躯之中,算是意外,但也是因为这五行灵气,他才有了五色神光的天赋神通。

    若非怀了他,他母亲也不至于被敌人围攻。

    即便这声凤凰鸣叫来得突兀,他也绝对不可能放过。

    孔宣眼眸沉下,不再隐藏身份了,他瞬间就化为了原形。

    “唳——”

    同样是一声嘹亮的鸣叫,一只巨大的孔雀出现了。

    威风凛凛,气势逼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薛子维和左渊几人直接瘫在了地上。

    那上古洪荒魔神才会具有的磅礴威压扑面而来,排山倒海般的压迫。

    “嗡嗡——”

    大地剧烈地震颤了起来,这巨大的孔雀振翅一飞,直接化为了一道光,刹那间破开了灵冢所在的空间,朝着昆仑虚的方向暴掠而去。

    孔宣的速度太快,又没有收敛自己混元大罗金仙的修为,这一飞,竟是将灵冢和外界彻底连通了,昏黄的天空上也出现了大片的空间缝隙。

    一时之间,荒芜之气和怨气也疯狂地往外流窜。

    君慕浅眸光一凛,大道之力和元神之力同时而出,强行将这些气息又全部压了回去。

    若是真的让它们散到了洪荒世界,一定会引起更深的恐慌。

    这里能够长久的镇压这些气息,是因为有三皇的遗迹和封印。

    君慕浅也没空再收拾薛子维等人了,她落地之后,抓住容轻的手:“轻美人,我们走!”

    容轻颔首,反手揽住她的腰,一掠而起,身形也瞬间消失了。

    其他修炼者虽然没有听到那声凤鸣,但也发现了灵冢的异变,方才因为墨云散去而造成的恐慌又升了起来。

    哪怕是玉林玄仙这样的高手,也不敢轻举妄动。

    “快走,我们也快走。”白马翼见着他们要追捕的三人都不见了,才突然惊醒,慌忙道,“薛兄,定然就是宝贝出世了,他们这才逃了,我们得快点追。”

    薛子维却是迟疑了,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出等一等的话,白马翼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聚起灵力,借助着自己的上品灵器朝着上方破损的黄沙天空飞去。

    然而,在白马翼才刚刚飞到高出的时候,突然!

    一道闪电旋转而来,狠狠地劈在了他的身上。

    “啊——!”

    白马翼惨叫了一声,砸在了地面上。

    薛子维吃了一惊,猛地抬头看去,却发现天空之中还有一朵墨云,并不大,但那深黑的颜色和其上流动的蓝紫色闪电却让人心惊肉跳。

    方才劈白马翼的那道闪电,正是从这朵墨云上落下来的。

    薛子维还没有看个仔细,耳边又传来了“唰唰”两声,随之而来的还有轰鸣的雷声。

    “啊啊啊啊!”一旁正准备溜走的左渊被劈了个正准,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看着半个身体都被烧焦了的左渊,薛子维终于大惊失色了。

    左渊可是专修雷电一道的,虽然只是入门,但能够被自己擅长的东西所击溃,不得不令人惊惧。

    薛子维哪里还有要捉妖的想法,转头就遁。

    但是,那片墨云就像是有预感一般,又在落下了几道雷把其他地榜的高手劈晕之后,紧跟着他而去了。

    薛子维终于恐惧了,他凝聚起了所有力量,拼命地向西方逃去。

    那里还有其他专修雷电一道的强者,这墨云诡异至极,只要他能够和其他强者汇合,这墨云绝对奈何不了他。

    而就在薛子维急速逃跑的同时,昆仑虚之外的一块高高的石碑上,一个名字正在飞速攀登着!

    从最后的八十多名,一直上升到了十几名!

    昆仑虚离着灵冢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也有不少强者在石碑前比试、争斗,根本不知道灵冢发生了什么。

    直到在石碑前观看的一些修炼者发现了地榜的变动,都惊异不已。

    “明月浅是谁?”

    “没听说过啊,难道是哪个大家族出来的或者仙人的弟子吗?”

    “她、她不会是在一个时间之内,就战胜了这么多地榜强者吧?天啊,木连石和白马翼都被她打败了,简直是疯子!”

    修炼者们震惊到失语,不由面面相觑。

    他们之中虽然也不乏好战的强者,但哪有争夺地榜排名还一打多的,这不是找死么?

    突然,修炼者们的眼睛瞪大了,只因“明月浅”这三个字再度攀升了,来到了石碑最顶端的位置。

    “唰——”的一下,光芒散去,停了下来。

    地榜第九,明月浅。

    “嘶!”当即有修炼者倒吸了一口气,“第九不是薛子维吗?他的师傅可是一位玄仙,他竟然也败了?”

    “此言差矣,薛子维虽然是大乘期巅峰,但其实实力还不如排在第十五的人,只是他身上有着不少仙器,地仙之下的攻击都奈何不了他。”

    这话一出,其他修炼者认同地点了点头。

    但忽然有人诧异道:“可这个明月浅取代薛子维成为了地榜第九,定然是打败了他,但是能够登上地榜,肯定还未飞升成仙。”

    一句话,让修炼者们不禁悚然。

    未到地仙,攻击便强过了地仙,这是什么实力?

    “嗤!”

    一声嗤笑从修炼者们的后方传来,随即,一双大手推开了人群,挤进来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面露凶相,十分狰狞。

    他看着石碑上那个崭新的名字,又轻蔑地笑了笑:“薛子维现在在灵冢之中,灵冢中十分凶险,上古遗迹更是不少,又有谁知道,这个明月浅会是靠着自己的本事把他打败了?”

    是啊!

    修炼者们恍然大悟。

    只因这刻录地榜和天榜强者的石碑具有灵性,可以自动评判。

    只要一个榜上的强者被打败,名字就会自动更换。

    但也是如此,才会有很多不确定性。

    曾经就有一个天榜强者在和一只凶兽决斗的时候受了不轻的伤,结果被路过的一个地榜强者又伤了一次,被石碑检测到之后,这个大乘期的地榜强者直接升到了天榜上。

    魁梧青年的手指点了点石碑,嘴角一扯,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来:“不过这明月浅……我记住了。”

    说完,他掏出了一个酒壶,一边喝,一边再次粗鲁地推开众人,离开了石碑的所在地。

    “这下完了。”

    ------题外话------

    一定要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