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变数

    盛府的人发现表姑娘变了。

    以往表姑娘睡到日上三竿,然后就带着大丫鬟红豆去街上闲逛,现在居然雷打不动来福宁堂给老太太请安。

    早一次,晚一次,次次不落。

    从表姑娘变的那天起,盛老太太就没在请安的时间见过几个大孙子。

    大太太与二太太私下里对盛老太太干笑着解释:“孩子们近来功课紧……”

    对此,盛老太太一个字都不信。

    什么功课紧,分明是自她放话要在四个孙子里挑一个给外孙女,两个儿媳吓破了胆。

    这点胆量能成什么事!

    盛老太太在心底鄙视过儿媳妇们,看着眼前日日来请安的外孙女和颜悦色多了。

    来给她请安,总比跑到大街上给她抢回来一个外孙女婿强。

    人嘛,知足常乐。

    知足常乐的盛老太太一高兴,吩咐丫鬟取了一对镯子给骆笙。

    骆笙把镯子收好,福了福身:“多谢外祖母赏。”

    盛老太太悄悄松了口气。

    外孙女生长在锦绣堆里,还好没有当众表示嫌弃,不然她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盛老太太语气不自觉越发柔和:“回去歇着吧。”

    说完扫两名孙女一眼,老太太语气就随意多了:“你们也下去吧。”

    自家养的就不用哄着了,哪个敢乱来打一顿就是。

    盛佳玉一出福宁堂就气得跺脚:“祖母真是偏心,咱们雷打不动请安十多年也不见如何夸奖,可骆笙才不去街上游手好闲,这就稀罕上了。”

    盛佳兰轻轻拉了拉盛佳玉衣袖,小声劝着:“大姐别气了,祖母是看表姐改好了,心里高兴。”

    “改好?”盛佳玉冷笑,“二妹你忘了那日咱们在湖边听到的话?骆笙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且瞧着吧,不定哪日她就对苏二公子下手了。”

    盛佳兰眼神幽暗,拢在宽袖中的手握紧:“大姐别说了,传到祖母耳中会惹祖母不快,咱们还是回屋吧。”

    盛佳玉黑着脸点点头。

    姐妹二人路过湖边,下意识往那里看去,果然瞥见一道曼妙身影。

    盛佳玉撇嘴冷笑:“装什么临水照花,肚子里还不定憋着多少坏水呢。”

    “大姐,走吧。”盛佳兰拉了拉盛佳玉,离去前却悄悄回头一瞥。

    少女就坐在湖边,托腮望着湖面出神。

    她身边不见丫鬟红豆的影子,唯有两只白鹅悠闲游来游去。

    盛佳兰眼神微闪。

    一个人——她一直等待的机会或许到了。

    “二妹今日有什么打算?”

    盛佳兰神色恢复如常,柔柔笑道:“昨日有些受凉,如今头还在痛,想回房睡个回笼觉。”

    “我还想着约二妹一道去逛玉容堂呢。”盛佳玉有些失望,很快笑道,“那等明日二妹好些了咱们再去吧。”

    “好。”

    姐妹二人在一丛杜鹃花旁分开,各自回了绣楼。

    不久后,原本说要睡回笼觉的盛佳兰沿着另一道楼梯悄悄下来,身影掩映在花园里的繁花茂树中,不多时就返回了湖边。

    立在湖边花木后,盛佳兰望着那个形单影只的少女,不由松了口气。

    还是骆笙一个人!

    她留意很久了,骆笙这些日子从福宁堂出来总要在湖边坐上一阵。

    时间或长或短,有时候是主仆二人随意说几句闲话,有时候会吩咐那个叫红豆的丫鬟去取果盘来,在湖边留下一地瓜子壳才走。

    甚至有一次她见到骆笙等在那里,那个叫红豆的小丫鬟蹦蹦跳跳带了一包熏鸡来。

    那日家中厨房明明没有送熏鸡,可见是从外头买来的。

    今日红豆许是又溜出门买东西了。

    盛佳兰盯着骆笙的背影面色沉沉,变幻不定。

    再次动手,她有太多犹豫。

    忽然间盛佳兰仿佛发现了什么,不由上前一步,睁大眼睛细瞧。

    坐在湖边的少女以手托腮,脑袋正如小鸡啄米一点一点。

    春阳洒在她身上,勾勒着发丝裙角,形成一幅静谧柔和的画面。

    骆笙居然在打瞌睡!

    盛佳兰只觉心跳陡然加速,很快就用力咬了咬唇下定决心。

    不能再犹豫了,错过今日恐怕再无这样的好机会。

    花木后,少女身形纤细,可面上阴鸷的表情却令她瞧不出半分柔弱。

    盛佳兰眼中闪着阴沉沉的光,提着裙角往湖边走去。

    近了,更近了,而骆笙还在打瞌睡,毫无所觉。

    盛佳兰脚步轻到几乎无声,站在骆笙身后勾了勾唇角,原本如雷的心跳居然平复下来。

    骆笙这个蠢货,她其实用不着犹豫这么久的!

    盛佳兰伸出手。

    十四五岁的少女,双手白皙柔美,可此刻却如一双毒蛇向人游去。

    湖面上那对白鹅突然叫起来。

    盛佳兰心一慌,用力一推骆笙后背。

    扑通一声巨响,毫无防备的骆笙被推入湖中。

    盛佳兰唇角弯起,笑意蔓延。

    果然如那次一样简单就成功了,只可惜上次运气不好——

    一声尖叫凝固了盛佳兰唇边的笑。

    “你在干嘛?来人啊,二表姑娘把我们姑娘推入湖里了!”高亢的尖叫声冲破云霄,吓得两只白鹅扑腾飞上岸,红豆手中食盒落地,拔腿奔过去。

    盛佳兰僵硬转身,神色如见了厉鬼。

    奔到湖边的红豆飞起一脚把盛佳兰踹进了湖里。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跃入湖中,奋力向着沉沉浮浮的骆笙游去。

    刚准备去拉自家姑娘一把的红豆眨眨眼。

    哎呀,是小公子!

    这下可糟了,她是去帮姑娘,还是救小公子呢?

    小丫鬟犹豫了一瞬,放开喉咙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听到动静的人纷纷赶来,花园中很快乱成一片。

    水中,抓住骆笙手腕的骆辰低喝着警告:“别挣扎!”

    骆笙睁开眼,看着面色发白的少年,眼底终于有了淡淡惊讶。

    骆辰居然会跳入湖里救这个姐姐?

    这可真是她计划中唯一的变数。

    骆笙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以这孩子的小身板下水救人,恐怕要有麻烦了。

    她才这样想过,就见少年面色惨白往下沉去,可那双手却把她用力往上一托。

    骆笙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轻叹,一手环住骆辰,推向红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