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阮宁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拉开他旁边的第一把椅子,乖巧的坐下。

    他放下手机在一边,然后,动作自如的拿起她面前的空碗,给她盛饭盛汤,阮宁习以为常坐着没动,只盯着他的手看。

    他的手和脸一样好看,骨节分明,还十分修长有形,就像一件艺术品。

    不知道是不是被上帝偏爱,他的样貌可谓得天独厚,五官不管是搭在一起还是分开看,都完美的不可挑剔,面部轮廓也是棱角分明,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天工雕琢的艺术品。

    可以说是很羡慕了。

    不过说起样貌,阮宁也并不比他差。

    也幸好,不然她对他,又多了一种名叫样貌自卑的心理。

    哎……

    帮她盛好饭和汤,他用骨节敲了两下桌面:“发什么呆,吃饭。”

    阮宁忙收回那乱串的思绪,点头应声:“哦。”

    她开始吃了,他也随着动筷。

    他吃饭的样子,也是分外优雅,身上有意无意的散发着书上说的那种贵族气质,好似与身俱来的一样,不会弄出什么动静来,一看就是有良好教养的人,本来人长得这么养眼,又加上这份气质,怎么都是秀色可餐的,可是,那面无表情的样子,总是让人有点发憷。

    阮宁埋着头默默吃饭。

    他不在的时候,她吃的可欢了,张姐的厨艺很好,做的饭菜她都很喜欢,又没人管她……

    不像现在:“腰杆挺直了!”

    阮宁默默地把弯了一点的腰杆挺直。

    然后,再默默吃着碗里他夹过来的一根淡出水的青菜。

    有时候想想,他对她的态度,不像是丈夫对妻子,倒是颇有几分父亲管女儿的姿态,哦,还是严父那一类,每次同在一个屋檐下,他对她的饮食作息习惯都会管的比较严。

    不过这感觉倒是挺新鲜,毕竟她没有父亲。

    她刚咽下嘴里的东西,他忽然出声问她:“你这个月为什么不用我给你的卡?”

    声音低低沉沉。

    阮宁心下一紧,黑白分明的眼睛闪烁了几下,抓着筷子的手略略用力,闷着头低声回答:“我……我在学校,花不了那么多钱……”

    他轻蹙眉头,放下了筷子,那黝黑暗沉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这个月你一分都没花。”

    他从结婚开始,就给她一张卡,无限额度的,家里也囤着现金随便她拿,一开始的时候,她还每个月都用一点,虽然真的用的很少,可他知道她有在用,也从不过问,可这一个月,账户一分钱没动,还以为她用家里的现金,可他刚才看了,家里的现金也没动过。

    她的衣服鞋子什么的,张姐都会定期给她准备,可住在学校,总得吃饭和购买各种东西吧。

    阮宁知道瞒不住,只好硬着头皮实话实说:“我在给人当家教。”

    闻言,严绝面皮绷紧了几分,看着她没说话。

    阮宁被他看得发毛,可她是真的有点怵他,所以也低着头没说话。

    半晌,他才问:“为什么?”

    阮宁抬头道:“我想做就做了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阮宁对着他那情绪难辨的眼神,话没说完就收了声,然后,继续闷着头。

    活像一只鹌鹑。

    严绝看着她,心里如是的想着。

    “累么?”他又问。

    “啊?”

    他语调如旧的重复一遍:“做家教,累不累?”

    阮宁忙摇了摇头:“不累,只是去给人辅导功课而已。”

    “在哪里?”

    “学校附近,不远。”

    “家庭如何?学生性别?”

    阮宁如实回答:“是单亲家庭,家长是一个单身母亲,学生是个女孩。”

    声音闷闷的。

    她也是单亲家庭出身。

    他愣了一下,神色不明的看着她一瞬,才又问:“钱够用?”

    “够啊,要是不够我会用卡的啊。”

    他点了点头,没有再问,而是继续吃饭,见她不动,才出言道:“快点吃饭。”

    “哦哦。”

    阮宁继续吃饭,可吃着吃着,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终于,实在忍不住了,她放下筷子,歪着头看着他专心吃饭的样子,带着几分试探问他:“你……不生气么?”

    他动作略作停顿,看她的眼神似有些不解:“我为什么要生气?”

    呃……

    他又淡淡的道:“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没有安全隐患就行。”

    阮宁愣着看他,他却不再多问多说,也不看她,继续吃饭。

    阮宁也不说话了,继续吃她的。

    一顿饭吃了半个多小时,吃饱之后,他上楼去了,应该是要忙公司的事情,她出去逛了一圈花园消食,然后上三楼画图去了。

    在三楼忙活了一晚上,阮宁觉得困了,也没什么头绪,就干脆不弄了,打算下楼睡觉,可一下楼,正要回房,就听到他书房那里还有动静传来,他在说话。

    他还在忙。

    已经十点了。

    虽然他以前也都是忙到很晚才睡,可是,以前那是常态,可这次他出差了一个月,好像还是今天回到的。

    似乎还是出国去了,不用倒时差的么?

    她挣扎了一下,才踮着脚蹑手蹑脚的走过去。

    门没关紧,尚有出一条缝,透着里面的一线光,阮宁悄无声息的站在门口,眯着一只眼从门缝看着里面,做贼似的。

    额……就一条缝,里面什么都看不见!

    她正郁闷,里面传来他冰冷的声音:“……这个方案我看过了,不行,你让他们继续改进,不要再拿这些垃圾来浪费我的时间。”

    声音冷到极致,是阮宁认识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他这么冰冷的语调说话,虽然没有发怒,可是却能听得出来,他十分不悦。

    过了一阵,他的声音又响起:“周一开会,我要看到改进后的方案,如果做不到就换人再做,我不想再说第三次。”

    不带丝毫温度的说完这句,似乎挂了电话。

    然后,手机被重重搁在桌上。

    里面就没有动静了。

    阮宁突然就不敢进去了,眼珠子一转,她转身就要悄无声息的离开,然而,刚一动脚,里面传来他有些凌厉不悦的声音。

    “谁在外面?”

    阮宁脊背一僵。

    ------题外话------

    啊啊啊,看到的收藏一下啊,婚恋宠文,甜甜甜……

    留言奖励币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