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老公约饭

    阮宁先是一阵茫然,很快就被吓到了,这是严绝的电话!!!

    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严绝给她打电话了!

    她愣了半天没接,手机顽强的震动了一会儿就停下了,额,自己挂了。

    她懵着一张脸,然后松了口气,可一口气还没喘完,电话又被打进来了。

    她眨了眨眼,扫了一下周围,图书馆中午人不多,她坐在角落里,附近也没什么人,她才小心翼翼的划了接听。

    “喂?”压低了声音,跟做贼似的。

    那边:“……”

    静了一会儿,才响起严绝一贯清冽冷淡的声线:“这么这么久都不接电话?”

    阮宁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我调了静音,刚才没注意到。”

    “……”他老人家又不吱声了。

    第一次接到他的电话,阮宁的小心脏砰砰砰的跳着,十分忐忑,特别是他又不说话,安静的有点尴尬,她转了一下眼珠子,才硬着头皮问:“你……有什么事么?”

    他老人家可算开口了:“下午有课么?”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她还是实话说:“……有。”

    “几点结束?”例行公事一样的询问语气。

    “五点半。”

    “那好,放学后出来,我去接你。”

    语气平缓,却不容置喙。

    阮宁懵:“接我?做什么?”

    “结婚纪念日,带你去吃饭。”

    阮宁:“……”脸色立刻就垮了。

    他老人家竟然记得既然婚纪念日,竟然要带她去吃饭?

    庆祝么?

    呵呵哒,庆祝个卵子啊!有什么好庆祝的!

    机智如她,很快想到了对策:“我要去做家教,没时间。”

    “推了。”

    小心脏一紧,她小声打着商量:“跟人约好的啊,推了不好吧?”

    那边又沉默了一阵,阮宁还以为他打消了念头了,然而,她太单纯……

    他语气生硬不容置喙的说:“我六点在那个地方等你,你要是不出来,我就进学校找你,你自己看着办!”

    然后,嘟嘟嘟得声音传来,额,他挂了……

    不对,他挂电话了。

    阮宁看着被挂断电话的手机屏幕,面无表情,心里却忍不住骂了一句MMP!

    这家伙平时高冷的一匹,怎么今天下凡了,还怎么不讲道理!

    打开微信,里面全都是杨程程的轰炸信息,最新的一条就是:

    【程程:怎么不理我?人呢人呢?】

    可巧了,杨程程刚才就在跟她说结婚纪念日的事情,让她主动打电话去约人家吃饭,然后……

    阮宁面无表情的回复:【刚刚我老公打电话找我约饭。】

    【程程:!!!】

    【程程:哇!不是吧,那位这么上道的咩?】

    阮宁撇撇嘴,将刚才的一通电话和杨程程说了一下。

    阮宁觉得,杨程程的节操都喂狗了。

    一通花痴之后,才说了正事儿。

    【程程:我怎么觉得,他对你有点意思?】

    【你的错觉。】

    人家不喜欢她的性别!

    【程程:不是啊,我总觉得他对你的态度吧,有点奇怪。】

    【你这不是废话么//白眼】

    【程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具体对你什么态度,可按照你对他的说法,他对你可不像是对待形婚老婆的态度,我总觉得他对你有意思。】

    【……】

    【程程:我说真的,你要不信,你今晚试试呗?】

    阮宁慢吞吞的戳了三字:【怎么试?】

    【程程:……】

    【程程:嘿嘿嘿,你果然还是……】

    一串省略号,越想越暧昧。

    阮宁眼皮跳了几下,还想正要回复什么,她又发来了信息。

    【程程:算了算了,不逗你了,你想试探他还不简单……】

    接下来,又是一阵巴拉巴拉的撩汉技能,滔滔不绝的扯啊扯,阮宁觉得,杨程程进演艺圈是屈才了,应该写书,最好写一本《撩汉三十六计》,一定大卖。

    手机丢在一般,不理杨程程,阮宁托着下巴苦思今晚的……约会。

    算是约会吧?

    哎,都老夫老妻了,还玩什么浪漫。

    话说回来,结婚一年,最近这些天他们的接触似乎空前的多了起来,有点反常,可似乎,又是理所应当的。

    既然推不掉这顿饭,只能推掉今天的家教了,还好胡姐是个好说话的,也没多问就准了,只是提出今天缺了希望明天多上一个小时,阮宁答应了。

    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阮宁把上课的东西送回宿舍后,整理了一下自己,才挎着包包就出了学校,到老地方时都六点多了,车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她左看看右看看,才做贼似的走过去,拉开车门,看到他不动如山的坐在里面,嘴角一撇,然后一本正经的坐进去,关上车门。

    墨肯如往常一样跟她打了声招呼,就开车了。

    阮宁微低着头坐在那里,难得的没理会严绝,以前虽然有点怵他,可见到都会招呼一声,今天却没有,一上车就闷不吭声的坐着不动。

    严绝侧目瞧着她,觉得忒稀奇。

    车子开了一段路后,严先生终于开了尊口:“你不高兴?”

    阮宁抬眸,一脸无辜:“没有啊。”

    是真的没有,只是在暗搓搓的想着接下来的饭局,不对,约会,怎么做才能避免尴尬。

    “那你为何不说话?”

    “你刚才不也不说话?”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凭啥都是我主动?

    严绝:“……”

    他还真就不说话了。

    她也不说话了。

    车厢陷入迷之沉默,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名叫尴尬的气息。

    墨肯面无表情的开车,很想笑,却又不敢笑。

    先生啊,你这样追妻真的是……任重道远啊!

    还好当初趁机把证扯了,不然真的注孤生了。

    车子开了半个小时,停在一家名叫莫伦卡的高级西餐厅前面,地方有点偏僻,周围景致不错,装潢高端大气幽美浪漫,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估计是包场了,餐厅里除了服务员没有一个客人,他们一进来,就被餐厅经理领着上了楼,一上去……

    大发,阮宁还以为自己走错地儿了。

    应该是一个主题包间,中间摆了一张长方形桌,烛光晚餐,玫瑰花海,还有一系列浪漫的布置,就跟幻境似的……

    不远处还有钢琴和小提琴,有人侯在那里,估计是等着现场配乐。

    阮宁忍不住嘴角抽搐,这是来搞笑的吧?

    ------题外话------

    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