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小侄子(捉虫)

    屋里,钱氏的声音一声接一声传出来,一声比一声虚弱,听得屋外的林文康脸色惨白,林丽娘也抓紧了林慧娘的衣服。

    三个人中最镇定的反而是林慧娘。

    她虽然也没经历过女人生产的事情,但到底是生活的时代不同,知识面也不同,不过尽管如此,林慧娘也还是提着一颗心。

    不管是在医疗技术落后的古代,还是在现代社会,因为生孩子丢掉性命的女人一直大有人在,只不过现代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男方不愿意剖腹产,从而耽误了最佳时机导致的惨案。

    现代女人生孩子尚且不可能母子平安,更不用说是在医疗技术落后的古代。

    林慧娘虽然以前曾经听人说过,第一胎一般发作的都比较慢,但她还是忍不住担心钱氏。

    林慧娘想了想,想起曾经听说过的,转身钻进厨房去沏了碗鸡蛋水,准备给钱氏补充补充体力。

    人家有钱人补充体力喝的是鸡汤、参汤,他们穷人家,能喝碗鸡蛋水就是奢侈的了。

    林慧娘把鸡蛋水送进去,顺便问从屋里出来的三婶儿刘翠花:“三婶儿,我嫂子进屋多久了?”

    刘翠花也有些担心,“有快一个半时辰了。”

    林慧娘算了算,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一个半时辰就是将近三个小时,一晌的时间也不过就三四个小时,那岂不是他们走了没多久,钱氏就发作了?

    虽然之前就知道钱氏将要临盆,之前见她一直没动静,林慧娘和赵氏母女俩还担心过,但今天陡然发动,又是忍不住担心。

    或许是鸡蛋水起了作用,钱氏再度响起的声音多了几分中气,也不知道又过去了多久,终于响起了婴儿响亮的啼哭声。

    稳婆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是个大胖小子!”

    院子里的几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刘翠花连忙推门进去,林慧娘紧跟着她,一进屋就闻到了血腥气,而钱氏脸色苍白如纸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头发被汗水黏在了脸上,乌黑的头发衬得脸色更苍白了。

    她急忙问稳婆:“我嫂子怎么样了?”

    “静娴没事儿,就是太累了。恭喜大妹子喜获长孙啊!”

    赵氏接过来襁褓中的婴儿逗了逗,掏出钱塞给稳婆,“多谢大姐了。洗三的时候大姐再过来喝杯酒啊!”

    赵氏又和稳婆说了几句,刘翠花看到侄孙也满意了,时间也不早了她要回家去,赵氏便让林慧娘将她们送走了,她见钱氏是真的没事,才放心地逗弄怀里的大孙子。

    林慧娘送走稳婆回来,还带着林丽娘一起进了屋,“娘,我要看小侄子。”林丽娘扯了扯赵氏的衣服。

    赵氏看了林慧娘一眼,又念叨了她一句:“怎么把你妹妹也带进来了。”

    林慧娘摸摸鼻子,好在赵氏只是说了一句,就坐到了一旁,把怀里的孩子给姐妹两个看。

    不说林丽娘,就是林慧娘,也好奇地围了上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刚出生的孩子,林慧娘特意买的细布襁褓里,小小的婴儿皮肤红红的皱皱的,实在说不上有多好看,实诚的林丽娘就说道:“小侄子长得好丑啊。”

    “小丫头懂什么,等过几天,小侄子就长得好看了,孩子刚出生都是这个样的。”

    小婴儿也不怕人,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所能看到的东西,虽然因为发育原因,他还看不清什么。

    看着这可以说的丑不拉几的小团子,林慧娘心里忍不住发软,她伸出手去逗孩子,就见孩子半点也不怕生地用小手虚虚地抓住了她的手指,见状,林慧娘笑得更开心了,“娘,我侄子一看就是个胆子大的。”

    赵氏笑着说:“像你哥,你哥就是个胆大的。”

    林慧娘从侄子的温柔乡出来,对赵氏说道:“娘,我去做饭吧,我嫂子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赵氏想了想,说道:“吃些易消化的流食吧。”

    林慧娘点点头,见林丽娘对小侄子的兴趣颇浓,她笑了笑,去做饭了。

    ***

    第一次伺候产妇,林慧娘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她最后想了想,怕出错,就用新买的小米煮了一锅粥。

    这时候,她十分庆幸自己今天突然心血来潮买了些小米。

    她煮了一锅粥,又给家里几个人凉拌了个大白菜,草草对付了一顿。

    林文安也被送了回来,林慧娘的大伯母郭氏逗了逗林家第四代长孙,便回去了。

    一家人吃完了饭,直到半下午,钱氏才终于醒了,林慧娘一直在锅里温着粥,听说她醒了,连忙盛了一碗粥送进了屋子。

    钱氏一边喝着粥,一边看着婆婆坐在床尾逗弄着孩子,神色间透露着一股初为人母的温婉。

    “娘,你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赵氏也没推拒,家里的四个孩子,除了大儿子是早逝的林大伟起的,剩下的三个孩子都是她抢过来的起名权,“我就先起个小名儿吧,大名大郎不是起好了吗。”

    林文仕在上京之前,怕孩子出生时他回不来,便早早地将起好的名字写在了一张纸上,听赵氏这么说,钱氏便让林慧娘去拿那张纸:“大妹,你去从那个箱子底下把纸拿出来。”她怕纸被损坏了,便将纸压在了箱子下面。

    林慧娘应了一声,从床尾的木箱下找出一张纸上,只见纸上写着四个字:景辰,婉婉。

    想来是林文仕不能确定钱氏腹中的孩子是男是女,便都写了下来。

    赵氏看了眼纸,说道:“景辰,林景辰,真是个好名字。既然大名叫景辰,那小名儿便叫馒头吧。”

    林慧娘又忍不住悄悄地看了赵氏一眼。

    虽然有原主的记忆,她知道赵氏识字,但放在这个环境里,还是怎么想怎么奇怪。

    穷人家的孩子即便是男子都少有上过学堂识字的,更不用说是女子,那赵氏是怎么认识的字呢?

    “馒头……”钱氏在舌尖回味了一遍,笑着道:“咱们小馒头白白胖胖的,可不就像个馒头么。”

    钱氏孕期里家里的条件虽然很不好,但原主林慧娘却是从来都没有苛待过嫂子,有了吃的第一个留给嫂子,因此,馒头长得白白胖胖的,一看就像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题外话------

    嗷,求收藏求评论呀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