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府洞幻境

    “乾公子,我们是不是以前在哪里见过?”

    淡淡峨眉,却尤其衬得一双眸子愈发晶亮清澈。只是这隽秀的模样,却无端端让自己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

    云浅嘴角微抿,轻轻摇头。

    “钱某久居京郊,这次头次出门。怕是世子错人了旁人吧。”

    卫潇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也许吧,乾公子,一道进去吧!”

    卫潇逸只是轻轻一揽,便带着云浅往一旁的石壁洞口过去。

    低眸下视,这云浅个子也是够瘦小,不是说满十五岁,可却勉强才到自己胸口位置。手这么一抬,竟刚好将其整个护在自己胸前。

    银熠然也被旁边的侍从一同带离。

    见卫潇逸竟然与云浅交情匪浅,亲密如兄弟一般。

    汪少和李公子一干人等只得愣在原地,不敢吱声。

    没曾想到,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子竟然跟卫王府世子交情甚笃。这以后再想动手对付他们,也就困难了。

    走了几步远,来到另外一面石壁前,云浅方才定住脚步。往前一步,自然地拖开搭在自己肩头的手,转过身,朝着卫潇逸欠了欠身。

    “卫世子,多谢解围!”

    手忽然悬空,卫潇逸望着空落落的手边,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不是说好出入相友,守望相助吗?蒙乾公子不弃,既然是朋友,叫我潇逸吧。卫世子,这个称呼太见外了!”

    云浅淡笑。

    “承蒙不弃,那以后也叫我小五吧。”

    “小五?!”

    卫潇逸忽然愣在原地,眼神有一瞬狐疑,继而似乎又否定了狐疑,却又陷入一抹淡淡的哀伤之中。

    云浅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不会引起某些怀疑,不禁轻咳一声。

    “有问题吗?”

    卫潇逸只是静静地望着云浅,半晌,有些自嘲地一笑,旋即打消了自己脑中一闪而过却有些荒谬的念头。

    “没有。只是让我想起了我一位儿时故友。”

    云浅故作不知。

    “哦,可能这名字普世了些吧。”

    旋即,云浅目光落在一旁的银熠然身上。

    “小银,你肩膀没事吧?”

    “我还好。”

    云浅关切地抚了抚银熠然肩膀。

    虽然云浅动作已经很轻柔,但是疼痛却还是让银熠然皱起了眉头。云浅慌忙撤了手,神色沉了下来。

    “他们真的是太卑鄙了!”

    “我真没事,预选已经开始了,大家都进去了,别再为我耽误时间了。”

    “就是啊!你们再这么依依不舍下去,就只能等着出局了!”

    林熙幽幽地从二人背后走过来,眼眉轻挑,目光落在云浅身上,嘴角带着一丝挑衅的笑意。

    ”哎,不过你们如果都不再了,我可能也会觉得有那么一点无趣!”

    说着林熙伸了伸懒腰,故意走到云浅身前的洞口。

    “既然你们都这么不介意,那我先诺?”

    云浅不语,只是后退一步,让林熙先进。

    林熙进崖洞前,转脸瞥了一眼云浅脸上有些郁郁的表情,心中不觉有些莫名舒畅,丝毫没注意到另一边投来的隐着复杂情绪的幽光。

    眼见着周围的应考者已经陆陆续续进洞口,只留下少数不多的人在外面踯躅。

    “世子,时间差不多了,该进去了。”

    卫潇逸撇了一眼侍从,侍从连忙收声。

    “小五,我看他应该没有伤及筋骨,你也别太担心。”

    见云浅紧张自己肩上的伤而迟迟不肯进洞,银熠然只得上前一步,牵起云浅的衣衫,拉着她往石壁洞崖走过去。只是原本白净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幸好有脸上的红肿遮挡掩了过去。

    “小银——”

    云浅眼中还是有些担心。

    “那我们一会儿出口见。”

    银熠然冲着云浅郑重地点头,示意她放心。

    随后,只听“嗡“的一声,洪钟再次响起,而曾遥的声音也同步传来。

    “请各位考生抓紧时间!三声钟鸣之后,禁止进入!”

    三人互望了两眼,各自进入了自己面前的崖洞。

    随着另外两声洪钟之声落下,全部考生均已进入崖洞。

    崖洞之后,别有一番府地洞天。

    原本只有一人高的崖洞洞门,进去后空间瞬间就变得高大数十倍。而进来之后的洞门,在人进去之后便消失不见。

    映入眼帘的,则是一幅幅漂浮在空中的空白画卷。

    画卷见到来者,便将入洞者团团围在画卷正中。

    只是,不同的人在空白画卷里看到的都是不同的东西。

    原来每个空白画卷呈现的都是幻境,如果意志稍有不坚定,便容易迷失在画卷呈现的幻境里。

    要说,这李姓公子进到幻境之中,满画卷都是在画中穿梭翩飞的长相俊俏少年。

    李姓公子一个扑身,想要抓住少年,却捞了空。

    再次翩飞而出,欲拒欢迎,却惹得李姓公子春心更荡漾,直扑进画卷之中。

    而另一个朋党汪少,却见到的是自己挥舞着大刀,一脚踏在那些杂奴仆役的胸口,踩得他们口血直喷。

    下一刻,大刀挥舞直接卸了他们的胳膊,鲜血直接喷溅到空中,似乎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汪少看得越来越兴奋,手都忍不住兴奋地颤抖起来。

    只见杂役奴仆一个个倒下,可是后来居然又一个个带着血站了起来,只朝着自己这边步步挪过来,甚至都从画卷中走了出来。

    血拖了一地,滴滴答答地血液从画卷中溢出来,流到自己的脚边。

    血泊之中,一只只手从血里伸出来,竟然还死命抱住自己的脚。

    汪少想要挣脱,可怎么都挣脱不掉,随即拿出身边的佩剑,挥舞着砍断缠着自己脚的残肢,可是残肢越来越多,怎么都砍不完。

    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淫者见淫,暴戾之人见到的自然也是一幅暴戾肃杀之景。

    与汪李二人见到的幻境画面截然不同,卫潇逸看到的则是一幅诗情画意、下棋抚琴的吟风弄月的美好景致。

    卫潇逸轻摇折扇,听着琴声悠悠,赢了一盘残局棋盘之后,棋盘竟然转动起来,随后分成两半。

    一幅画卷从中飘了出来,其后地面也延伸出一条道路出来。

    卫潇逸笑着收了手中的玉骨绸扇,取了漂浮的画卷,顺着道路缓步走出。

    只是快要走出出口的时候,卫潇逸脚步顿了顿,不知道同行的小五有没有顺利找到出口。

    然而,当卫潇逸跨步出来的时候,云浅早已在出口处站立半天,没想到她竟成为最早一个从幻境中出来的人。

    “潇逸兄!”

    听到云浅叫自己“潇逸兄”,卫潇逸稍稍顿了顿。

    “小五!你好快啊,我原想着我第一个出来,没想到被你抢先了。”

    卫潇逸一脸笑容走到云浅跟前,折扇轻轻一落,刚好敲在云浅的头上。

    “不错,有一套啊小五!”

    云浅拨开折扇,正要警告他不要敲她的头,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抢白。

    “想不到啊,就连小孩子也居然这么早就找到出路了!不是说圣山宗选拔一向很严格的吗?我看也不怎么样啊!”

    抬眼望去,果然是那个莫名其妙找茬拦路的人。

    ------题外话------

    *******小剧场,喜欢的快给我评论!

    云浅:府洞幻境写的不错啊!表扬下我木。

    木木铃:呵,受得起~哈哈哈

    卫潇逸:好像我最近戏份有点少,木大,你热吗?我给你扇扇子,陪你弹琴,下棋。

    木木铃:加加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