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世间安得双全法(4)

    等小丫鬟离开,甄善脸上的柔弱脆弱淡去,她依旧笑着,却漫不经心,淡漠凉薄。

    无论生前她爬得有多高,却从不会看轻看低任何人,即使处于最卑贱位置的奴隶也一样。

    蚂蚁都能咬死大象,有时上位者的失败,不是因有势均力敌的对手,而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甄善向来喜欢玩心,让身边的人全成为她手上锋利的匕首。

    否则当初在那个吃人的皇宫,她一个没有家族势力的嫔妃,早就被吃得骨头都不剩了呢。

    甄善缓缓抬手,鲜艳的彼岸花瓣在半空凝成一颗红色的心,转眼又化为光点。

    心啊!

    她现在呢,最重要还是想想怎么把成神卷轴上那颗金亮亮的心变成红色吧。

    甄善嘴角笑意越发深了,真神,有多绝情绝爱呢?

    她很是好奇呢。

    不过呢,这可是在人世,再无情,再冷漠,染上了这人间烟火,就不再是他们能控制得了。

    ……

    养了几日的身体,甄善终于能下床了。

    禅房外,小院中,满园绽放的菊花。

    屋檐下,淡蓝色长裙裹身,一条白色的披帛绕着她纤细的腰肢,穿过臂弯垂落在地上,乌黑如瀑的发丝仅用一只玉簪挽起,女子迎风而站,柔美绝色的小脸,带着浅浅的笑意。

    满园风景成了她的陪衬,她宛若误落人间的仙子,似正要迎风飞走。

    无尘刚进院中,眸中映入的便是这幅人间美景,然而却点不起他眸光丝毫波澜。

    似眼前可令无数男子疯狂的美景,于他,跟一张白纸无甚区别。

    都是众生,皆为平等。

    无尘走进,神色澄澈悲悯,“阿弥陀佛,甄施主身体可还好?”

    甄善浅浅一笑,欠身微微一拂,“这还要多谢无尘师父的良药。”

    “是甄施主自己的造化。”

    甄善淡笑,“我叫人备了薄茶,想多谢无尘师父这些日子的照拂,不知无尘师父可否赏脸?”

    无尘心怀慈悲,极少会拒绝别人的善意,他淡淡颔首,“恭敬不如从命。”

    甄善抿唇一笑,“无尘师父,请。”

    “请。”

    甄善净手,亲自为无尘斟茶,这可是当年帝王都没有的荣幸呢。

    但眼前这位是真神转世,倒当得起她亲自斟茶。

    将莹润青翠的茶盏推到无尘那边,“今日桂花飘香,便命人摘了些,茶艺不精,无尘师父莫见笑。”

    无尘合掌一句佛号,“甄施主自谦了。”

    甄善浅笑品茶。

    清风蓝天,花开满园,俊男美女,景色正好。

    当然前提是男人不穿着一身僧袍,眉目过于平静出尘,那就更好了。

    “近日缠绵病榻,为静心养身,浅读了几本经书,只是有些疑问,不知无尘大师可否给信女解答。”

    无尘眸光微动,“若甄施主不觉贫僧佛法浅薄。”

    “无尘师父才是谦虚了。”

    从原身的记忆中,这位上神转世是国寺了断主持的唯一弟子,精通佛法,十五岁便开坛讲经,连天竺而来的高僧在佛法造诣上,都连连自叹弗如。

    所以,娘娘要把这么一个醉心佛学,一心向佛,堪比唐三藏的无尘佛子拉入红尘,任重道远啊!

    这可是连女儿国国王跟无数绝色妖精做不到的事情呢。

    但,妖妃娘娘非但不气馁,还战意满满。

    毕竟娘娘美貌第一,魅力第一,手段第一呢!

    ------题外话------

    是个娘娘,就要自信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