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嫂子

    吴妈给颜城重新上了早餐。

    黎相思坐在颜城对面,被身旁的寒沉看得有些慌。

    低头继续喝粥。

    男人微凉的指尖落在她耳畔,将她鬓角的碎发勾在耳后。黎相思含着一口粥本能地往另一侧闪躲,坐直了身子。

    惶恐地看了一眼寒沉。

    男人薄凉的眸子中有着几抹明显的心疼。

    心疼?

    她被这个词吓到了,游荡在嘴里的粥滑到了气管,呛得剧烈咳嗽。

    “喝水。”寒沉立马起身,弯着腰一面给她递水,一面轻拍着她的后背。

    黎相思低着头,伸手接了玻璃杯,稍稍仰头喝了一口。

    呼吸平缓了一些,她抬头:“谢谢……”

    话音未落,背上男人的手就被跑来的颜城一把甩开。颜城瞪了他一眼,“假好心,做给谁看?”

    “城城。”黎相思看着她的眼睛摇了摇头。

    颜城心不甘情不愿地别过头,又重新折回自己的位置坐着,继续吃饭。

    寒沉并未理会颜城的话语,耳廓重复的都是黎相思那句疏离又冷淡的“谢谢。”

    人都是“圆圈型”动物,对待亲密的朋友至亲,是零距离甚至负距离。只有对待陌生人,才会客套礼貌。

    两年的时间不长,但也绝对不短。

    他的冰冷对她造成的阴影,不是一两天可以消除。

    寒沉缓缓坐了下来,伸手拂了一下她嘴边的水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当然是做给颜小姐看的,这里除了我和相思,不就只有你一个人吗?”

    颜城脱口的一句“你有病?”,在瞥到黎相思面容的时候又咽了下去。

    神经病吧?

    做给她看?

    她一个还在读大三,在报社里实习,家里只有一个小平民阶层的母亲,一没权二没势的小人物,堂堂“韩氏集团”总裁用得着跟她演戏?

    而后又听见他说:“我尊重你,基于你是相思的闺蜜。”

    这下颜城是真的忍不了了。

    一个人能装模作样到如此境地,真是够本事。

    “内外媒体都说寒先生相貌出众,看来是真的。脸皮厚到这般田地,自然百毒不侵。寒先生,能请教一下如何才能把自己脸皮变成樟树树皮那样厚吗?我实习需要挖料,没脸没皮才能蹲到爆点。”

    “你一时半会儿练不成。”寒沉一面说,一面将吹凉的西米粥摆在黎相思桌前。

    笑着看了她一眼。

    “等颜小姐有了喜欢的人,脸皮不用练,就是厚的。”

    上辈子,颜城追秦司霆可谓是脸皮厚到了家。秦司霆,他的商业对手,倒也被她追到了手。

    颜城咬了咬牙,低下头继续吃饭。她不该跟寒沉比嘴毒,这男人一副慈容,实则一张嘴一颗心有剧毒。

    寒沉这句话落在黎相思耳朵里,比颜城听得有含义得多。

    她拿着勺子,不自觉地偏头看了他一眼,对上他带着笑意的眼眸,又立马将目光收了回来。

    韩老爷子到底对寒沉做了什么?能让他一夕之间改变这么多?

    吴妈的一通电话,让寒沉被韩老爷子教育了一番,难道连性格都变了吗?

    ——哥,我听底下的人说,你昨晚没去“帝都”啊?你怎么能放傅爷鸽子?那男人小心眼,下次不跟咱合作咋办?

    寒季的声音从餐厅外砸了进来。

    听到寒季这句话,黎相思稍稍看了一眼寒沉,男人神情并无太大变化。

    “哥,你在吃早饭啊?正好我没吃,吴妈添副碗筷。”寒季一面说一面往餐桌旁走,一眼就看见了黎相思和颜城。

    瞬间懂了。

    昨晚哥没去“帝都”,一定是这个女人跟老爷子报告,老爷子又把哥训了一顿。

    三个月前,黎相思跟老爷子嚼舌根,说哥不常在家,不理她,让她一个人独守空房。老爷子当即就把哥召了回去,停了他手里所有工作,连银行卡都停了。

    韩家的家法,四十九道鞭笞,哥足足挨了四十道。

    整个后背都是血。

    他一直搞不明白,都是老爷子的骨血,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他这个登不上台面的私生子就算了,若不是哥将他带回来,把自己的姓给他,他现在可能饿死了。

    但是哥不一样,他是老爷子的老来得子,相貌能力远超过韩家任何一个人。

    却永远是被老爷子忽视的那个。

    想起三月前的鞭笞,寒季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阴着眸子看向黎相思,“长得人模人样的,心思咋那么多?哥……”

    “你长得人模狗样的,却不会说人话,缺爱缺钙还是缺心眼儿啊?”颜城站了起来。

    吴妈端来了一份早餐,发觉餐厅的气氛不对。

    二爷的脸色也不好看。

    “吴妈,把碗筷拿下去。”寒沉抬眸,“进门一句嫂子不喊,还想吃饭?”

    寒季愣了近乎三秒,不敢置信地看着寒沉。“哥,你在说什么?”

    吴妈还是将碗筷摆了下来,从背后拍了一下寒季的肩膀。而后示意他看桌上的早餐,“这些都是二爷给夫人做的,夫人是二爷的妻子,你叫声嫂子很应该呀。”

    偏头又看了寒沉一眼。

    这不会是个假的哥吧?

    寒季弯腰,近距离看了看寒沉的脸。

    嗯,还是那张脸,还是那么帅。

    又摸了一下,掐了掐。很有弹性,是真的人皮。

    咫尺距离,男人的嘴角冷笑了一下,寒季吓了一跳,立马松开手。

    是真的!

    怎么突然对黎相思改观了?这个女人危险性很大啊。

    直起身子,再次看了一眼寒沉,寒季闷着气,一脸不情愿地低头:“嫂子!”

    信息量过于庞大,就算是一向清冷的黎相思也有些接受不过来。

    前一个寒沉,后连带着寒季,两年中,一个对她冰冷,一个对她仇视的男人,今日通通示好。

    流星雨的概率都没这么低吧?

    黎相思轻咳了一声,站起身看向寒沉。“今天是韩家惯例聚餐的日子,你需要和我一起回韩家,我先上楼换衣服了。”

    转而看向颜城,“城城你和我一起上楼。”

    “我还没吃完……”抬眸,见黎相思蹙了一下眉,颜城立马站起来,用手背擦了一下嘴。“我吃完了。”

    离开时,黎相思才对着依旧低着头的寒季“嗯”了一声。

    不是她拖着时间要他低头这么久,而是她并没打算应承他这句“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