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卷6-完颜幽】

    因为被苏棠抱起来扔到了湖里,楚明泽早就说过,等恢复功力,要跟苏棠打一架。

    当时,小傲月很开心地说,若楚明泽赢了,有糖吃。

    但这日楚明泽真去找苏棠约战的时候,苏棠却毫不犹豫拒绝了。

    “你比我厉害,你赢了,你可以走了。”苏棠摆摆手。

    连南宫珩和叶翎都不服的苏棠,却没打就对楚明泽认输,不正常。

    “师兄,这不是你。”楚明泽说。

    苏棠轻哼,“什么是我?我是什么?老子过得舒坦又快活,干嘛没事跟你打架?赢了没好处,输了还丢人!有这功夫,不如多陪陪我媳妇儿!”

    楚明泽直觉苏棠有话没讲。

    确实。

    苏棠不想跟楚明泽打,原因倒也简单,当然不是怕输,只是楚明泽不适合大张旗鼓地在宁王府里做任何事,包括比武。

    若宋清羽约战,苏棠保准没二话,而且会亲自给一家老少准备好茶水点心让他们看热闹。

    但楚明泽不行。

    再跑出去另找地方,也没什么意义。宁王府里的比武从来都是节目,不是为了胜负。

    “好,不提比武。”楚明泽说,“听月儿说,师兄现在热衷于给人做媒,自封宁王府第一媒婆?”

    苏棠风骚一笑,“怎么了呢?不行啊?”

    楚明泽微笑,“当然行,听说师兄已撮合成功两对,着实厉害。”

    “嗨!我只是火上浇油……啊不,哎也对,他们是干柴烈火,我就是火上浇油,让他们内心的小火苗烧得更旺,哈哈哈哈!”苏棠笑得荡漾。“我想请师兄出面,帮我做媒。”楚明泽说。

    苏棠愣了一下,“帮你?跟谁?林家村村口的傻丫?这个可以!”

    楚明泽脸有点黑,皱了皱眉,“师兄,我没跟你开玩笑。”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啊!”苏棠摇头,“你就是惦记上完颜幽了呗?从小看着你长大的,如今还住在一起,我能不知道你肚子里几根花花肠子?我觉得林家村村口的傻丫更适合你,虽然说实话你还是有点配不上人家。至于完颜幽嘛,你省省吧,没门儿,窗户也没有!”

    搁别人身上,苏棠都是上赶着去做媒,费尽心思帮忙撮合。

    到楚明泽这里,苏棠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你觉得我配不上她?便是我做过一些错事,但我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反倒救过她。”楚明泽轻哼。

    “什么屁话?你整天出去乱砍人,就因为没砍她,她就得当你是个好人,还要嫁给你?”苏棠怼回去,“别跟我提你救她的事,你当初打什么算盘自己心里最清楚!真当自己是英雄救美,还要她以身相许?包括你救鬼丫头她娘和宋美人,你是为了救人吗?你全都是为了你自己!事实上你帮了忙,鬼丫头领你的情,这是你活到现在的理由!你武功被端木尹废掉,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得到叶家玉简,只是交出来而已,鬼丫头为了宝宝,便同意把那老妖婆的内力给你!够仁至义尽了吧?你能不能要点儿脸,别整天把你救过谁挂在嘴边?张口闭口都是利益,都是算计,你不如去做账房先生,天天打算盘,打死你!”

    “苏棠,你似乎忘了,你原来跟我是一样的人。”楚明泽冷声说。

    “我不否认我们曾经境遇相似!偏偏我运气好,我那些年就只是帮那两个老贱人掌管安乐楼,收集药材,不负责杀人!或许我原本会变成跟你一样,可偏偏我遇见了我媳妇儿,她拯救了我,让我发现我并不是一无是处,有人疼有人爱,我金盆洗手了,我改邪归正了,我洗心革面了,我跟鬼丫头没有仇怨,也没有人命官司!”苏棠似笑非笑。

    楚明泽拳头握了起来,“我运气不好,便再没有机会了吗?”

    “你还是不懂问题在哪里。你若从头到尾都是被人控制,没人会真的把那些罪孽全都算到你头上,但你不是!甚至,你后来控制了虞天和虞澍来作恶。你比我聪明,但没用在正道上,一条邪路走到黑。你没成事,是因为失败了,并不是你不想做。”苏棠说。

    “所以,我不配成亲,只配孤独终老吗?”楚明泽冷声问。

    苏棠摇头,“倒也不是,其实你适合落发出家。”

    “苏棠!”楚明泽神色恼怒。

    “叫我干嘛?我不在这儿呢!”苏棠轻哼。

    “若是完颜幽愿意跟我呢?”楚明泽问。

    苏棠轻嗤,“事到如今,你仍旧没有清醒啊我的楚师弟!我说你跟完颜幽没戏,不是因为你劣迹斑斑的过往,我们都阻止你跟完颜幽在一起。这府里谁要跟谁,第三个人不会插手的,包括你和完颜幽在内!问题在于,她根本不可能愿意嫁给你,懂不懂?”

    楚明泽起身,“等着瞧!”

    苏棠看着楚明泽的背影,“若是利用小孩子,天打五雷轰啊!”

    楚明泽一个趔趄差点摔了。

    楚明泽再次找到完颜幽的时候,完颜幽连眼神都欠奉,只说跟他无话可讲。

    “完颜幽,嫁给我吧。”楚明泽看着完颜幽说。

    正在做女红的完颜幽,手中的针一下子戳到了手指,也没管,不可置信地看着楚明泽,“你有病吧?”

    楚明泽皱眉,“我承认,我是为了月儿,并不是突然对你动心。但我是认真的,也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月儿需要一个完整的家,你我成亲,便是两全其美。你不愿意,我不会碰你,以后我护着你,一切为了孩子好,我相信你会同意的。”

    完颜幽扔了手中的针线,都被气笑了,“一切为了孩子好?楚明泽,我本来不想把话说的太难听,这是你逼我的!若是为了月儿好,我只希望你这个混蛋离她越远越好!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不然我总担心你哪日又突然发疯做些不该做的事,牵连到我的孩子!正因为了解你,我没有办法信任你!这是在宁王府,叶翎眼皮子底下,我知道你没有兴风作浪的资本,所以才放心月儿跟你在一块儿!仅此而已!”

    楚明泽沉默,一直等到完颜幽面色平静下来,他才再次开口,“我可以发誓,为了月儿,我以后会做一个好人。”

    “你做不做好人跟我没关系!我的底线也就是不拒绝你来看月儿,你不要得寸进尺!”完颜幽冷声说。

    楚明泽黑着脸,起身往外走,到门口,又回头,“反正你也不打算嫁人,跟我做有名无实的假夫妻有什么不可以?你真打算让南宫珩和叶翎养你一辈子?总之都要依靠别人,不如跟我,省得再给南宫珩和叶翎添麻烦。怕我反悔对你做什么,这你大可以放心,我对你真的没有……”

    “滚!”完颜幽实在忍不住,怒吼了一声。

    楚明泽出门,就见苏棠斜倚在院墙上,幸灾乐祸地看着他,“我说什么来着?你哪里来的自信,认为在完颜幽这里还有机会?她放着长得俊俏身材好清白正直无黑历史的小伙子都不要,能看上你这个混蛋?有人真心喜欢她都拒绝了,你还跑去说什么一切为了孩子,让她跟你做假夫妻?啧啧,这么不要脸的话怎么说出来的?你不就是想利用她,带走月儿,你当她傻啊?”

    楚明泽面沉如水,大步离开。

    叶尘和小傲月从不远处走出来,小傲月小脸有些苦恼,“怎么会这样呢?哥哥,我爹和我娘只能分开吗?”

    叶尘笑了笑,“月儿,你爹和你娘,本来就没在一起过。”

    “是啊!那为什么一定要在一起呢?为了我?”小傲月皱了皱小眉头。

    “月儿希望他们在一起吗?”叶尘问。

    小傲月下意识地点头,又摇摇头,“我希望爹和娘都过得开心快乐,就算在一起也不要是为了我。他俩碰面的时候,我娘都不开心,我爹也没对我娘好呀!我好好的,他们应该跟真心喜欢的人在一起,就像那一对爹娘一样。”

    叶尘揉揉小傲月的脑袋,“月儿真乖。”

    可惜,楚明泽从来不是个会考虑别人感受的人。他习惯性地从利益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因此才会对完颜幽说,一切为了孩子,不要给南宫珩和叶翎添麻烦,他并未对完颜幽动心……

    他只是在想怎么能说动完颜幽按照他的想法来,自认为坦诚,却从未真正从如今的完颜幽的角度想过,他对完颜幽固有的偏见仍旧没有消失。

    她好不容易才有如今的安宁日子,何苦再跟楚明泽纠缠不清?

    说了不需要男人,为什么要找个人做假夫妻?有病吗?

    便是真需要男人,也有更好的选择,为何要跟一个张口就说并不喜欢她的男人在一起?有病吗?

    至于给小傲月一个完整的家,楚明泽存在与否根本不重要!完颜幽早给小傲月找到一个这世上最完美的家,她有爹,有兄弟姐妹!有很多很多疼爱她关心她的人!

    跟南宫珩比,楚明泽什么都不是!

    楚明泽自认为他对小傲月全心全意的好,可说白了,他是在满足自己想做小傲月父亲的心愿,反倒是暖心善良的小傲月在配合他,给他灰暗的人生带来了温暖亮光。

    但事实上,有他没他,小傲月都能过得很好!是他需要小傲月,根本不是小傲月需要他!

    楚明泽说南宫珩不可能把全部心思放在小傲月身上,好像他对此有优越感一样。

    但他没看到,南宫珩得空会陪着孩子们一起玩儿,会给他们讲故事,会认真考他们的课业,偶尔玩心起了,也会帮着他们逃课,相处得像是朋友一般,给孩子自由宽松快乐的空间,但在正事上,会适时给孩子引导教育,坚持原则。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父亲该做的,并不是全天候的陪伴,百依百顺才是对孩子好,并不是花费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做一个独一无二的珍珠小房子,才是最疼爱孩子的表现。

    当初南宫珩一时兴起,打算效仿楚明泽,给晚晚做个宝石小房子,叶翎直说没必要,南宫珩想想便也作罢了。

    玩具而已,亲手做的固然用心,但谁能说南宫珩精心给孩子们设计的木制袖珍小武器,各种带着小机关的益智玩偶,各有特色的小车,他和叶翎一起亲手给孩子们精心编写的故事书连环画,比楚明泽的珍珠小房子差?

    都是心意,没什么好比,但楚明泽用珍珠堆砌的华而不实的小房子,小傲月今年长高了,已经不再适合进去玩儿,只能当个摆设,甚至都不如南宫珩给小傲月做的珍珠额饰,爱美的小姑娘总是戴着,打扮得漂漂亮亮。小傲月不会忘记南宫珩给她讲过的每个有道理的故事,甚至苏棠背着小傲月在水里游,跟风不易一起下跳棋,小傲月得到的快乐,都比那个珍珠小房子给她的更多。

    到底,楚明泽和小傲月的父女关系,楚明泽的所作所为,更多的是在满足自己,感动自己罢了。

    小傲月在门口探头,完颜幽微叹一声,叫她进来。

    小傲月跑到完颜幽身边,看着完颜幽包着手指的帕子上有血迹,小脸一变,“娘,你受伤了?”

    完颜幽摇头,“没事,已经不流血了,也不疼。”说着握住小傲月的手,“冷不冷?”

    小傲月摇头笑笑,“不冷呀,哥哥给我带了手炉的,还在方师伯那里喝了热热的汤。”

    完颜幽把小傲月拥入怀中,轻抚她柔软的头发,一时无言。

    “娘,你跟爹吵架了吗?”小傲月问。

    完颜幽摇摇头,“我跟他有什么好吵的。”从来不是一路人。

    “娘,我问你一件事,你不要生气哦。”小傲月小脸认真。

    完颜幽笑着点头,“什么事?”

    “娘是因为我,才拒绝开阳叔叔的吗?”小傲月问,“我不介意娘嫁人的呀,我希望娘能找到一个喜欢的人在一块儿。”不过那个爹就算了,她都能感觉到,完颜幽对楚明泽发自内心的排斥。

    完颜幽神色一怔,继而苦笑,“傻孩子,你怎么会这样想?不是因为你,是娘自己……”

    小傲月不解,“我觉得娘很好呀!”

    完颜幽神色有些怅惘,“经历过那些事,那些人之后,我发现,我应该一个人过。我是个容易陷进一段感情,全身心交付,患得患失,依赖别人的人。如今可以冷静地说出这些话,但再让一个男人走进我的人生,我怕自己又变回从前的完颜幽,那个让我厌恶,却控制不住沉溺,失去自我的样子。”

    小傲月似懂非懂,完颜幽却是对自己说的,“作为一个女人,我已见这世上最好的男人什么样,因为身边这么多。我也亲身经历过人渣是什么样。是过去的我不够好,不够强大,而如今的我依旧有缺点,有弱点,永远也变不成如叶缨叶翎那样让我仰望的女子。”

    “但老天爷许是怜我凄苦,赐我好运,也是月儿带给我的福气,我已经得到想要的安宁,只需要惜福感恩,不需要男人。我有感兴趣的事情可以做,我想变成一个真正的高手,修炼让我有安全感。身边有这么多美好得不可思议的朋友,待我真诚平等,便是让我日日做女红,下厨做羹汤,只要你们喜欢,我都觉得满心欢喜。安宁无忧的日子,让人舒心的好友,乖巧懂事的女儿,做不完的事情,说不完的话,便是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窗边发呆,看着院中树上的鸟儿,都觉得有趣,能忍不住笑出来。我完颜幽的人生,已经完美了。”

    ------题外话------

    书名: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简介:

    作为南诏国最废柴的皇子,苏默被送到东明国为质多年。

    东明皇帝特善良,不仅给苏默封王,到年纪,还惦记上给他指婚。

    挑来选去,定下镇国公府嫡出小姐,出身尊贵。

    但并非自小在京城长大,惊才绝艳的沐家大小姐,而是刚从乡野之地寻回的沐家二小姐。

    人人皆道:村姑配废柴,天作之合!

    倒有些渊源,苏默记得。初次见面,那小村姑从天而降,砸到了他身上。

    大婚之夜,友好协商,一起愉快地当咸鱼呗!

    可渐渐的,事情有点不对劲儿……

    苏默:说好一起当咸鱼,你却背我成神医!

    沐元秋:哼,你有多少马甲,统统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