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卷7-楚明泽(二)】

    东方氏进门,清瘦的面庞上带着淡淡的笑,落座后,把一个布包放在桌上打开,“这是我给月儿做的鞋子,本想拿来让她试试合不合脚,没想到她出门去了。”

    鞋子是小傲月最喜欢的粉色,精致漂亮,鞋面用小小的珍珠点缀出可爱的小鱼形状,一看就是花费了不少心思做的。

    “多谢伯母,月儿肯定很喜欢。伯母以后多注意休息,月儿知道您疼她。”完颜幽微笑,并不拒绝一个长辈对孩子的好意,这跟楚明泽没关系。

    “我平素倒也没什么事。”东方氏微叹,“幽儿,伯母倚老卖老,有些肺腑之言想要跟你讲。”

    完颜幽笑意淡了些,“伯母,如果是您儿子的事,其实不必跟我讲。他是什么意思,我很清楚。我的态度,也早与他言明。我们之间,从未有过超越男女界限的关系,以后也不会有。这其中,不存在任何误会。”

    东方氏来之前,想好了一肚子的话,打算跟完颜幽讲讲,楚明泽小时候遭遇的苦难,她这个母亲的不称职,希望完颜幽能够给楚明泽一个机会。

    便是楚明泽在东方氏面前仍是逆反,东方氏也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要管着楚明泽好好改过自新,不能错过完颜幽这么好的女人。

    可,东方氏想说的话一句没出口,完颜幽便全给堵了回去。

    东方氏想到楚明泽,不期然红了眼眶,垂了头去。

    “伯母,我也是一个母亲,我可以理解您的爱子之心。不论他做了什么,不论这世上多少人憎恶他,您终究是最希望他好的那一个。”完颜幽神色淡淡地说,“但这件事,跟他是否成亲,跟谁成亲,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我带着月儿嫁给他,也解决不了他身上存在的问题,因为他始终没有直面自身的过错。”

    东方氏从完颜幽那里出来,回到他们一家住的院子,就见楚明泽的房间开着门,他就坐在里面,静静地看着她。

    东方氏驻足,母子俩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对方,不知过了多久,楚明泽扬手,房门合上,隔绝了东方氏的视线。

    “娘,大哥跟幽姐姐,是不是真的没有可能了?”楚灵玉问东方氏。

    东方氏叹息一声,摇摇头,“月儿她娘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如今过得挺好的,不愿再跟你大哥扯上任何关系。”

    楚灵玉蹙眉,“其实,我也没觉得大哥喜欢幽姐姐,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我问了,他总不愿说。”

    “咱们在这里住不了多久了,月儿定是不会跟着我们走的。”东方氏苦笑,“以后再想见她一面,都不容易了。”

    “娘,我不想走,我喜欢这里……”楚灵玉小声说,“我喜欢宁王府里的姐姐们,我不想再回到山谷里,日日看着云起云落,无所事事地消磨光阴。”

    楚灵玉年纪尚小,六岁那年千叶城平王府生变,她就跟着东方氏,被楚明泽安排,过上了四处漂泊的生活。有些时候,会在一个地方住上一年半载的,也算安定。可不定什么时候,楚明泽一声解释也没有,就让她们立刻换地方。

    楚灵玉已经快要忘了她的故乡千叶城什么样子,这几年住过的地方也没有一个让她留恋,因为天地辽阔,她始终被困在楚明泽圈起来的名为保护的一方小天地里。

    体会过美好的生活什么样子,再回去从前,楚灵玉心情低落在所难免。

    东方氏抱住楚灵玉,母女俩一时沉默无言。她们的未来何去何从,终究取决于楚明泽的选择。

    楚明泽就站在门外,无声无息,方才母女俩的对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是夜,完颜幽合上手中医书,起身,推开窗户,月上中天,小傲月还没回来。

    在宁王府,完颜幽是不必时时陪着小傲月的,甚至她经常一整天都见不到小傲月,因为小傲月每天要跟着叶尘读书写字,跟兄弟姐妹一起玩儿,什么都不必完颜幽操心。

    偶尔夜里小傲月会跟晚晚姐妹俩一起睡,便不回来了,但叶翎都会派人知会完颜幽一声,让她不必等。

    如今夜这般,都这个时辰,没见着孩子,也没人过来打招呼,还是头一回。

    完颜幽提着灯笼出了院子,见南宫珩和叶翎所住的竹楼已经熄了灯,又往叶晟和宁蓁那边去。到院门口,发现里面房间也是黑的,都睡下了。

    完颜幽蹙眉,转身往楚明泽一家的住处去。

    楚灵玉还没睡,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从宁蓁那里借来的曲谱,听到敲门声,连忙起身过来。

    “小玉,月儿来过吗?”完颜幽问。

    楚灵玉愣了一下,“月儿今日出门玩儿,给我娘买了礼物,傍晚回府就过来这边。晚膳是我娘做的,我们跟大哥和月儿一起吃的。大哥说留月儿玩一会就送回你那里。”

    隔壁楚明泽的房间黑漆漆的,完颜幽心中一沉,“我没见到他!”话落转身,到楚明泽房门口,一推,门就开了。

    房中空无一人。

    楚灵玉心中咯噔一下,就听完颜幽咬牙切齿,“我要杀了他!”

    很快,阖府的人都醒了。

    苏棠黑着脸,“找死啊找死!我要剁了那个混蛋!”

    东方氏和楚灵玉只觉无地自容。宁王府里的人都对她们很好,她们万万没想到,楚明泽竟然会一声招呼都不打,偷偷带走了小傲月。

    司徒瑄脸色难看,“有人见到楚明泽抱着月儿进了竹林,当时夜色尚浅,平素大家都常去竹林散步的,没人多想,但他进去之后,没见出来。”

    以楚明泽如今的实力,和他对宁王府的了解,不惊动护卫,带走小傲月,其实很容易。

    叶尘皱眉,“虽然知道坏叔叔不会伤害月儿,但我还是想给他一刀。”

    如叶尘所言,没有人认为楚明泽会伤害小傲月。

    但问题在于,若是他带着小傲月跑到什么隐秘地方躲起来,天下之大,想要找到很困难。

    完颜幽一时心乱如麻,还想到了更糟糕的情况。万一,楚明泽用手段让小傲月失去记忆,忘了其他所有人,只记得他是她的父亲……

    “当初就不该饶了他!”蒙璈说出了当下不少人心中所想。

    南宫珩揽着叶翎走进议事厅,叶翎神色有些倦怠,揉了揉额头,“阿珩,你去带月儿回来。”

    完颜幽神色一凝,就听南宫珩说:“小叶子早给楚明泽身上下了寻踪蛊,他跑不了,都散了吧,我去找。”

    “我跟小姨父一起去!”叶尘说。

    完颜幽紧绷的心弦这才松下来,不觉出了一身冷汗。

    南宫珩把叶翎送回去,完颜幽也睡不着,主动说她去陪着叶翎。

    再出门,小小少年一身夜行衣,手持弯刀,正在等候。

    南宫珩大步走过来,敲了一下叶尘的脑门儿,“小孩子不好好睡觉会长不高的。”

    叶尘皱眉,“小姨父,我不是小孩子。”

    南宫珩勾着叶尘的脖子转身,就见楚灵玉站在不远处湖边,神色不安,在犹豫是否要过来。

    楚灵玉抬脚,但南宫珩并未给她说话的机会,揽着叶尘飞身而起,不见了人影。

    “楚小妹,你回去吧。”司徒瑄走过来,“你大哥做的事,跟你没关系,没人会迁怒到你身上,你也不必管他,他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楚灵玉神色黯然,“我知道,我只是觉得,很抱歉……”

    楚灵玉犹记得,当年她六岁,楚明泽抱着她乘船逃离千叶城时,她问楚明泽,他们还能回家吗,楚明泽说,会回去的。

    一晃几年过去,其实楚灵玉不知道楚明泽暗地里到底做了什么事,楚明泽从来不说,也没有其他人会告诉她。但她的哥哥突然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模样,这件离奇之事,她得到答案后,再面对楚明泽,心中也复杂难言。

    她是楚明泽的妹妹,她方才想求南宫珩,若是可以,不要杀楚明泽,可又觉得说不出口……

    司徒瑄送楚灵玉回去,一路沉默,进门时,楚灵玉喃喃地说,“若是人生能重来,我大哥不会再那样的。”

    此时,西凉城东郊最高的清风山上,夜风寒凉。

    楚明泽坐在山顶的一块大石上,小傲月被他用衣服裹在怀中,只露出小脑袋,微微仰头,眸光亮晶晶地看着夜空。

    繁星璀璨,银河皎皎,美不胜收。

    “月儿开心吗?”楚明泽问。

    小傲月点点头,“开心!这是我见过最美的星空!”

    “月儿愿意跟爹一起走吗?想去哪里去哪里,看遍世间美景。”楚明泽轻抚小傲月软软的头发。

    小傲月微微偏头,灿若星子的眼眸看向楚明泽,“爹,我太小了,我跟哥哥约好,等长大了再一起去游历,现在先要好好读书习武。”

    楚明泽笑笑,“你最舍不得的人,是叶尘那个小鬼啊?”

    小傲月摇头,“哥哥说,天下之大,总有看不完的风景,但家是唯一的,最重要的,累了倦了随时可以回去的地方。我舍不得离开我的家,爹的家在哪里呢?”

    楚明泽轻抚了一下小傲月的小脸儿,眸光微黯,“家啊,我曾经,好像有过。”

    后来,那个家抛弃了他,他也再没有回头。

    “月儿可曾听过,四海为家,随遇而安?如此,不是更自由无拘束吗?”楚明泽笑问。

    小傲月转了个身子,裹着楚明泽宽大的外衣,跟他相对而坐,头上还戴着南宫珩亲手给她做的珍珠额饰,闪烁着美丽温润的光芒,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儿,像是从九天仙宫误入凡间的小仙女。

    “娘说,若是没有家,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无根的浮萍,断线的风筝,那样的自由不是自由,是迷失。”小傲月伸出小手,拉住楚明泽放在身侧的手,“爹,你是不是迷路了?”

    你是不是迷路了……楚明泽心中像是被一块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初时血淋淋地疼,继而又习惯性地麻木,但看着小傲月关切温暖的眼眸,他心底尘封的那一块黑暗坚硬,终究被一点一点撕裂开来。

    在他最弱小无助的年纪,最该被保护的时候,他曾经依赖的家,最该守护他的地方,却也是梦魇的开始。

    后来,楚明泽一直想要找到活着的意义,他认为是强大,而这成了他最深最重的执念。

    直到方才,小傲月一语点破,楚明泽才意识到,他看似坚定不移地往前走,不愿回头看,也不在乎前路迷雾重重,因为他一直在逃避,不敢面对过去,也不曾真的思虑过未来,他始终在迷路,没有找到内心安宁之处。

    他最近心情沉郁。重获一身傲人内力,苏棠却拒绝跟他较量。当年被他视作蝼蚁的完颜幽,对他不屑一顾。

    楚明泽当时仍旧在想,是他运气不好。他没有南宫珩那么幸运,那样的出身都有南宫御拯救。他没有苏棠运气好,能碰上一个让他驻足的人。

    可到此刻,楚明泽才突然意识到,他在嫉妒,因为他心底真正渴望的东西,跟实力无关。

    他嫉妒南宫珩并非南宫御亲生,南宫御却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

    他嫉妒苏棠那个也曾劣迹斑斑的神经病,都有蒙婧交付身心,给他重新开始的勇气。

    可他只有软弱的母亲和柔弱的妹妹,需要依靠他,那不是他想要的家。

    最终,看穿他内心不安迷失的,竟然是他想要呵护的孩子。

    他总在路上,汲汲营营,哪里都可以去,却没有一个能让他回去,让他放空,让他心安的地方……

    “爹?!”满是惊喜的声音,叫的却不是楚明泽。

    楚明泽没有回头,伸手给小傲月拢了一下衣服。

    “坏叔叔,你越界了!”叶尘冷声说。

    “爹你没有跟我娘讲,带我来看星星吗?”小傲月愣住。

    楚明泽轻抚了一下小傲月的脸,把她放在避风的地方,拔剑,转身,指向南宫珩,“我就知道,你们不会放过我。但我要带走月儿,谁也拦不住。与你这一战,我等很久了。”

    叶尘跑过去,抱起小傲月远远避开,南宫珩和楚明泽已交上手。

    “爹只是说带我来山上看星星,我不知道他没跟我娘讲。”小傲月皱着小眉头,“哥哥,害你们担心了。”

    “月儿没错,是坏叔叔故意的。”叶尘轻哼。

    两个爹突然开启决斗模式,小傲月小脸上满是担忧,“哥哥,可不可以让他们不要打了?”

    叶尘摇头,抱着小傲月飞身而起,坐在了山顶一棵大树上,搂着小傲月,很淡定地说:“大人的事,我们小孩子不用管。”

    这一战,约莫持续了半个时辰。

    获得柳莺一身内力的楚明泽仍旧不是南宫珩的对手,最后,南宫珩一掌打得楚明泽吐血不止,身体倒飞向悬崖边。

    “爹!”小傲月瞪大眼睛,看着楚明泽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出去,坠落,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叶尘眨眨眼,抱着小傲月飞身落在南宫珩身旁。

    小傲月眼泪夺眶而出,南宫珩把她抱过去,笑了笑,“不要哭,他没死。”

    小傲月泪眼朦胧地看着南宫珩,“真的吗?”

    “是他自己主动跳下去的,不是我打的。”南宫珩摇头,“他大概是怕我揍他太狠,选择溜之大吉。”

    小傲月立刻就信了,“原来是这个样子呀!那他还会回来吗?”

    南宫珩往悬崖下看了一眼,点头,“会。”

    小傲月这下放心了,对着悬崖下方用最大的声音说:“爹,你出去玩儿记得回家呀!我等你回来,给你吃糖!”

    站在下方崖壁山洞口的楚明泽,一口血喷出来,脸色煞白如纸,喃喃地说:“我这个碍人眼的,还是滚吧。如此,我娘和玉儿倒可如愿留下……”

    上方已没了动静,楚明泽想起小傲月喊他回家吃糖,唇角微微翘了起来。

    有人不懂他为何对小傲月那样特别。因为小傲月是在他身边出生的,那样美好而纯净。他自己没有得到却真正渴望的那些东西,都寄托在了小傲月身上。

    楚灵玉说,若楚明泽有重来的机会,定不会再那样过。

    但人生不能重来,便是转生蛊,也无法让一个人回到单纯干净的曾经,只是换一具皮囊罢了。

    而小傲月,就是楚明泽梦想中的,重新来过的,美好温暖的另一种人生……

    三年后。

    千叶城流传着一个说法,南部的永生岛上,有个神秘的怪人。

    从遥远的南边来的船,大部分都在路过永生岛时消失不见,没能抵达千叶城。

    曾有周围海域打渔的人,遇到风浪翻船坠海,醒来躺在永生岛岸上,身旁放了一块木板,划着获救回到千叶城。

    也有在海上劫掠的海盗团伙,连人带船,说没就没了。

    其实没人真正看到过永生岛上的怪人。

    但几年前一夜之间化为焦土的永生岛,慢慢的,树木成林,绿草茵茵,繁花如云似雾,仿若仙境。

    有人想上岛看个究竟,最后无一例外,都体验到了飞一般的感觉,被扔进海里,过后纷纷宣扬岛上有鬼。

    阳光俊朗的少年驾船出海,另有两个小小少年,粉雕玉琢的脸,迎着海风笑得眉眼弯弯。

    是叶尘带着小傲月和晚晚兄妹三人。

    到永生岛上岸,晚晚一会儿飞到树上摘个花儿,一会儿俯身抓条蛇,走着走着就不见了。

    白发苍苍的老者从一棵大树后闪身出现,狞笑一声,“自动送上门的蛊王体,呵呵!”

    小傲月一脸惊恐,“你,你,你把我爹怎么样了?”

    “剁了!”老者冷笑。

    “哥哥快跑!”小傲月高喊。

    下一刻,方才没影儿的晚晚从老者身后的树上跳下来,稳稳地骑在他脖子上,手中被她甩得发懵的小蛇缠住老者脖子,还打了个结,而后小手揪住一把雪白的胡子,狠狠一拽!

    叶尘斜靠着一棵树,似笑非笑,“坏叔叔,每年都是这出戏,能不能有点新意?”

    小傲月笑容灿烂,“爹,我有配合你哦,但哥哥和小妹根本就不信啦!”

    楚明泽甩开脖子上的小蛇,双手扶住晚晚的小腿。她已经揪光了楚明泽的假胡子,拽掉了楚明泽的假头套,开始薅楚明泽的真头发……

    “嘶!”楚明泽倒吸一口凉气,举着晚晚扔向叶尘,没好气地说,“小鬼丫头你去年烧我的头发,今年还不肯放过?”

    晚晚小身子灵活旋转,稳稳落地,手中甩着“战利品”,笑嘻嘻地说:“我想看坏叔叔光头的样子嘛,坏叔叔你相信我,一定会更帅的!”

    楚明泽翻白眼,“信了你的邪!”

    “爹!”小傲月跑过去,抱住楚明泽。

    楚明泽眉目柔和,笑容愉悦,“月儿又长高了。”

    “爹,我们这次只能在这里住三日哦!”小傲月跟着楚明泽往永生岛中央走。

    楚明泽皱眉,“为何?不是说好每年过来住一个月吗?”

    “家里有喜事,要早点回去!”小傲月美丽的小脸上满是笑意。

    “哦?叶翎又怀上了?”楚明泽挑眉。

    “不是啦!跟爹有关系的!”小傲月摇头。

    楚明泽似笑非笑,“难不成是你娘突然改了主意,让我回去娶她?”

    身后传来晚晚的声音,“坏叔叔,你想得美!”

    楚明泽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他对完颜幽从头到尾也没有动过心,完颜幽对他亦然。

    “是小姑姑要成亲了!”小傲月笑着说。

    楚明泽眨眨眼,“你说的小姑姑,是我妹妹吗?她跟谁成亲?”

    “司徒叔叔呀!下个月十五,良辰吉日!”小傲月笑着说。

    楚明泽轻哼,“司徒瑄?那个老男人要娶我妹妹,经过我同意了吗?”

    “小玉姑姑说,不需要!”晚晚笑嘻嘻地说。

    走着走着,叶尘踩到一根白骨,看了一眼,很淡定地继续往前。

    楚明泽三年前离开西凉城,就来了永生岛。

    这三年,因为早已在天沐国传开的蛊王体的流言,南边来的高手络绎不绝。

    最后,那些冲着叶尘来的人都被楚明泽挡在了千叶城之外。

    船劈了当柴烧,人劈了做花肥。就这样,他在永生岛给小傲月打造出一个美丽的度假花园。

    而那些为了追求永生前赴后继的人,葬身在这个名叫永生岛的地方,颇为合适。

    叶尘每年会带着小傲月和晚晚过来这里玩一个月再回去,而楚明泽再没回过西凉城。

    日落时分,晚霞瑰丽。

    楚明泽和三个孩子坐在海边,围着篝火,和烤好的四条鱼,香气四溢。

    “开动啦!”晚晚拍了一下小手。

    然后,四人开始猜拳……

    第一个赢的晚晚挑了一条鱼。

    第二个赢的小傲月挑了另外一条。

    如去年和前年一样,最后决胜局,又剩下了楚明泽和叶尘。

    而烤鱼游戏,本也是源自楚明泽和叶尘当年的约定。

    “哥哥加油!”晚晚和小傲月坚定地支持叶尘。

    结果这一回,楚明泽赢了。

    “呵呵。”楚明泽唇角微勾,“小鬼,对不住了。”话落,从剩下两条鱼中选了一条拿在手中。

    四条鱼,有一条是加料的,谁拿到是谁的。

    三个孩子都知道哪条鱼有“毒”,猜拳局又明目张胆地合伙出千,因此,楚明泽只能碰运气。

    而他去年和前年,都硬着头皮吃下了最后一条鱼,然后,腹泻到昏天黑地……

    其实,楚明泽也知道哪条鱼有“毒”,孩子们的眼神给了他信息。

    眼见着今年要翻身,结果,楚明泽还没吃到口,就见小傲月把手中烤鱼递给叶尘,她拿起最后那条,叹气,“我替哥哥吃吧!”

    楚明泽脸一黑!叶尘和晚晚看着他笑得一脸乖巧可爱。

    最后只得默默跟小傲月换了烤鱼的楚明泽,捂着肚子狂奔而走……

    翌日清晨,楚明泽驾船带着三个孩子出海看日出。

    “坏叔叔,你过得好吗?”叶尘走到楚明泽身旁问。

    楚明泽眯起眼睛,看着东方海平面一跃而出的红日,叹气,“糟糕透顶,只有你叫我一声好叔叔,才能拯救我。”

    叶尘笑容灿烂,“哦,坏叔叔。”

    ------题外话------

    明天还有最后一章番外就完结啦,完结当天有最后一次评论奖励活动,爱你们~

    书名: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简介:

    作为南诏国最废柴的皇子,苏默被送到东明国为质多年。

    东明皇帝特善良,不仅给苏默封王,到年纪,还惦记上给他指婚。

    挑来选去,定下镇国公府嫡出小姐,出身尊贵。

    但并非自小在京城长大,惊才绝艳的沐家大小姐,而是刚从乡野之地寻回的沐家二小姐。

    人人皆道:村姑配废柴,天作之合!

    倒有些渊源,苏默记得。初次见面,那小村姑从天而降,砸到了他身上。

    大婚之夜,友好协商,一起愉快地当咸鱼呗!

    可渐渐的,事情有点不对劲儿……

    苏默:说好一起当咸鱼,你却背我成神医!

    沐元秋:哼,你有多少马甲,统统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