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章 好奇心有毒

    “我是上去抓奸的,唐绪宁和那个女的就在楼上。大厦很大很空旷,我轻易找到了电梯入口。那是一个观光电梯,全玻璃那种。对面有一幢高楼,没有灯光,黑漆麻乌的有点吓人……一个男人站在楼顶上,我电梯刚上去,啪!闪电打在他背后,白惨惨的脸,突然就往下掉,他跳下来了!”

    于休休看一眼iPad上还没有完成的画稿——漆黑的大厦,观光电梯,闪电,陌生男人——她皱皱眉,回忆那个残缺不全的梦。

    那人跳下去后,到底怎么样了?

    死了没死?

    于休休强迫症犯了,正抓头发,苗芮进来了。

    “休休,你好了没有?磨磨叽叽的,爸爸和弟弟都在等你呢。”

    于休休好半晌没吭声,一双眼睛湿漉漉的望着苗芮,满是无辜,“妈,我最近老做噩梦,连续剧似的,一出接一出,有时候梦还会分层,被魇住时,怎么都走不出来。”

    “你梦到啥了?”

    “梦到我爸发达了,公司越来越赚,还上市,我穿了一条大红裙子陪我爸去敲钟……”

    苗芮嗔骂,“你这孩子!这叫什么噩梦?”

    “公司后来——垮了,我爸残了,我瘫痪了,唐绪宁劈腿了,你也——疯了。”

    苗芮:“……”

    她拍桌子瞪眼睛,“你给老娘赶紧换衣服,少在这儿胡说八道!”

    今天要去唐绪宁家。

    第一次上门,于休休描画了好一阵眉眼。

    她是典型的桃花眼,睫毛长,双眼皮深,眼尾上翘,眼神清澈,笑起来像新月,似醉非醉,不笑也含情脉脉。这样的长相本是甜美可人的,偏偏她眉锋凌利带点烈劲儿,小翘鼻,上扬唇,给人一种任性张扬,坏坏的感觉。

    于休休对镜自照,满意地抿了抿唇。

    “GO!”

    ——

    于家的汽车驶入唐家的小区时,保安像审查阶级敌人一样,就差拉设备来安检了。他们说了是唐家亲戚,对方又打电话再三确认,这才放行。

    唐家的奢华出乎他们的意料。从小区大门到楼下的私人停车场,于大壮受了很大的惊吓。

    “老婆,闺女,我们家是不是也该换一幢大别墅?现在住的房子有点配不上我们暴发户的身份!”

    苗芮今儿打扮得略显浮夸,闻言呸一声,“能不能有点暴发户的气质了?我们家至少要买两幢。一幢用来住,一幢给老鼠做窝。”

    于大壮:“闺女,你说!”

    于休休皱着眉头:“…三幢吧,咱一人一幢。”

    于家洲挠了挠杀马特大背头:“我不配拥有别墅吗?怎么没人问我的意见?我还能不能做暴发户家最受宠爱的小儿子了?”

    一家人欢欢乐乐,从不介意调侃自己。

    别墅二楼的阳台上,窗帘缓缓拉开一道缝,里面的人眼神幽暗。

    “于家人来了。下去接一下,热情点儿,听到没有?”

    “妈!”唐绪宁一脸为难,“我不喜欢于休休,我也看不惯他们一家子的作风,有点钱就张扬显摆,乡下人进城,没见个世面。尤其是她爸,大金链大金表大金牙,不知道的还以为黑社会呢。”

    “喏,今儿人家不是穿西装了?”

    “穿上西装更像个土农民,还有那个于休休,你看她有正经女孩儿的样子吗?她连我家良良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让我跟她一起生活,你不如掐死我得了。”

    “行!我就掐死你!”唐母作势就去掐他脖子,明明气恼,又不得不压低声音,“你冲我嚷嚷有什么用,有什么用?找你爸说理去!”

    ——

    客厅里唐文骥已经和于大壮寒暄上了。从他当年下乡去于家村做知青,到返城这些年的工作生活,聊到于大壮新开的大禹建筑公司,很有些唏嘘。

    于大壮没什么文化,小时候要过饭,饿过肚子,从一个泥地里打滚的农民,扛着被子南下打工,一步步从泥瓦匠、包工头,施工队做到建筑公司,成了这群老朋友嘴里的“人物”,但他有自知之明,在唐文骥面前不敢托大。

    “老唐你别臊我了。我哪来什么本事,不就赶上国家政策好,赏了口饭吃?下力人,跟你比不得,比不得。”

    唐文骥打个哈哈,摆摆手,看到漫不经心下楼的儿子,目有愠色,语气却带笑,“怎么才下来?赶紧带休休去你房间参观参观,你们年轻人自个儿玩去,不用管我们几个老骨头……”

    唐绪宁是个好看的男人,斯斯文文的那种帅,面色白净,仪态得体,而这大概就是于休休会同意和他交往的原因。颜控的悲哀就是太容易被脸打败。哪怕很多人都说她配不上青年才俊唐绪宁,她还是顶住了压力,就跟追星似的,看脸就行。

    “休休,上去坐会儿吧。”唐绪宁果然没有半分不得体。

    于休休扬扬眉,正准备起身,于家洲就蹦了起来,“还有我还有我。绪宁哥带我一个。”

    他高高兴兴地拽住唐绪宁走了,就像看不见唐家人眼里复杂的目光。

    于休休也看不见。

    她急着去看唐绪宁的房间,想知道和梦里的情形是不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