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章 好奇心真的有毒

    初秋下雨降了温,房间里却燥热发闷。

    于休休在唐绪宁的指引下,四处走走,看看,和他没什么交流。今天她的话很少,不同寻常。唐绪宁瞄她几眼,看她走到照片墙边饶有兴趣地欣赏他的旅行照,不耐烦地挪开视线,把情绪投向窗外。

    “你刚才是不是躲在窗户后面瞧我?”

    唐绪宁听到她似笑非笑的声音,猛地回头,撞见她脸上的戏谑,一时语塞。

    于休休眨了眨眼,“你这人杀气很重,老远我都感觉到了。”

    唐绪宁脸色一变,于休休又扩大了笑容,“王者什么段位啊,有空咱俩练练?”

    唐绪宁被他说得心脏忽上忽下,喉头像塞了团棉花,尤其她又无知又无畏的蠢样子,让他十分来气。凭什么他要为了这么一个愚蠢的女人赔上一生的幸福?就因为她爸当年在乡下救过他爸?唐绪宁那口气堵在喉咙里,吐不出,又咽不下。

    于休休看着他一脸扭曲又不敢发作的样子,有点想笑,“你是不是特想和我解除这父母包办的恋爱关系?”

    唐绪宁眼中出现某种狂热的火焰,随即,又黯淡下来,“没有包办,我喜欢你!”

    哧!于休休踩着高跟鞋走到他的身边,抬抬眉梢观察他,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若嘲若讽,若戏若笑,偏偏语气还很无辜,“就你这一副吃了臭鸡蛋的倒霉样儿,是喜欢?”

    唐绪宁:……

    于休休:“说老实话。”

    唐绪宁意外一怔,“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于休休看着他,飞扬着眉梢,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

    女孩子的笑容无害单纯,眼睛清澈无垢,整个人干净得像一张白纸,让唐绪宁有种晨曦初起时看满园花开的心动错觉。他一个晃神,于休休抄起桌上的一个瓷瓶摆件,突然手滑。

    砰的一声。

    于休休低呼,“哎呀,不好意思!”

    那是一个明代官窑青花瓶,造型独特,瓷质细腻,保存十分完好,是唐绪宁的心头好。一看宝贝碎在地上,他额头青筋暴涨,没法再压着情绪。

    “于休休,你他妈神经病啊~”

    “斯文扫地,斯文扫地,像!太像了!简直是一模一样……”于休休指着他的脸啧啧有声,像个妖精似的眼里闪着笑光,一脸欠揍的阴坏。

    唐绪宁胸口堆积的愤怒如决堤的洪水,破口大骂,难听的话一句接一句。

    楼下的双方父母听到声音跑了上来。

    “怎么了怎么了?”

    于家洲赶紧冲上去告状,“我姐打烂一个花瓶,绪宁哥生气,指着她鼻子骂我们是不知羞耻的暴发户,没见识的泥腿子,仗着一点恩情死皮赖脸……他还顺便问候了一下我妈!”

    于休休配合的红着眼圈,望着于大壮,“爸,我们赔他们钱。”

    气氛一度尴尬。

    于大壮搓了搓手,“赔赔赔,多少钱都赔。”

    于休休:“我还要跟他分手!”

    “分分分……”于大壮话没说完,就被唐文骥截住了。

    “老于!”他看着那花瓶的尸体,眉头跳了跳,凝重地摆摆手,“打烂个花瓶,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绪宁,给休休道歉,看你把小姑娘给吓得,脸都白了!这是你对待女朋友的态度?”

    于休休咬着下唇,“唐叔叔,是我不好,你别怪唐绪宁。这个花瓶,我们一定要赔的……”

    “你少在那儿假惺惺的装可怜。”唐绪宁的胃火再次冲入喉咙,嗓子都喊劈了:“爸,于休休是故意的。这女人心眼儿又坏又毒!她……”

    唐文骥:“够了!”

    ——

    从唐家出来,于大壮一直盘算着给唐家赔花瓶的事。于休休托着腮坐在苗芮身边,沉默了许久,突然问:“爸,你说唐家该不会看上咱们家钱了吧?”

    “瞎说八道。”于大壮痛心疾首地看她一眼,“你咋会有这种想法?你是对自己的美貌没有信心,还是对你爸的财产太有信心?”

    于休休:……

    “你们看不出来唐绪宁很讨厌我吗?”

    于大壮嘿嘿一笑,“当年我还剪过你妈辫子呢。年轻人表达感情的方式不同。”

    “她妈妈也讨厌我!”

    “那是她嫉妒你妈比她好看。”

    “她家亲戚也讨厌我,连她家保姆都说我配不上唐绪宁,还说什么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对对对!你是鲜花,他是牛粪!”

    求生欲这么强?于休休偷偷捏一把苗芮的胳膊,“我不管,这恋爱我不谈了。合作有风险,我宣布单方面解约,及时止损!”

    苗芮看了女儿一眼,“这次我支持休休。欺负暴发户没文化,看不懂他们的眼色呢?哼!惯得它。”

    她一发话,于大壮赶紧转了风向:“是是是,你妈说得对,惯得什么毛病?暴发户是好惹的吗?看我怎么收拾他!”

    ——

    当天下午,唐家就收到了于家送去的花瓶,大的,小的,整整174个,装了满满两车。

    于大壮在电话里说:“唉唉唉呀,同款的买不到了,我也不知道你们喜欢啥样的。我们家是暴发户嘛,也没有审美眼光,就让人每个款式挑了一个。老唐啊,合意的你留着,不合意就砸了吧。”

    那是一堆仿古瓶,花里胡哨的。

    唐绪宁看着就来气,“一家子奇葩,说他们是暴发户还蹬鼻子上脸了?”

    “挺好挺好。暴发户就要有暴发户的样子嘛。”于家人正在准备一周后的公司周年庆,现场方案设计得那叫一个金碧辉煌,财大气粗。

    他们心态好,明知道别人当面夸背后嘲,说他们暴发户爱装逼,但从来不往心里去。于家人的逻辑是:骂你的人一般都不如你,比你强的人,一般都懒得理你,不会骂你。

    何必计较?

    不过,亲家虽然做不成,于大壮对唐文骥还是很推崇的,说他高风亮节,不同流俗,大义灭亲,把仅会的几个成语都用了,然后高高兴兴地给他派了请柬。

    于休休闷着头没作声,过了好一会儿,说:“老于,我要去你公司上班。”

    吓?

    苗芮:“你去上班干啥?跟妈在家做米虫不好吗?”

    “不好!”于休休撸一把头发,疲惫地往沙发上一躺,“从今天起,于休休小姐要争做祖国四好青年。”

    夫妇俩对视一眼,于大壮脸都白了,“完了!这孩子气糊涂了。”

    ——

    周年庆那天,大禹建筑公司十分热闹。红地毯、彩虹桥鲜艳夺目,花篮摆了老远,相当气派。

    于休休跟着爸妈进门,一群小伙子围过来“师父师娘师妹”地叫。这些全是于大壮的徒弟,凑在一堆足有二十来个,看得苗芮直急眼,“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

    苗芮心里清楚,这些大小伙子个个龙精虎猛的年龄,他们家休休又生得好看,娇滴滴的小姑娘往男人堆里一放就像羊儿入了狼窝,谁都想凑上来流着哈喇子啃两口,她的宝贝女儿不能便宜了这帮浑小子。

    今天来的人很多,有大禹的合作伙伴,也有于大壮和苗芮的老朋友。他们忙着应酬,于休休无所事事,挂着相机慢悠悠走出门。

    天清气朗,阳光正好。

    街边停放着一辆黑色汽车,一个男人坐在后座,仰视着大禹建筑的楼面。他的脸深刻而冷漠,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周围的热闹视若无睹。

    到处都是动的,只有他是静的。

    于休休的心突然欢快起来,像有一簇簇野草在疯长——怎么有人可以寡淡到这个地步还这么迷人?

    “颜狗福利。”于休休佯装拍摄开业典礼的现场,想偷拍一张小哥哥的盛世美颜。

    然而相机刚抬起,他就看了过来。

    目光凉凉的,像盛了一季凉风的荒原,萧疏又锐利。他盯着她,似乎在她脸上寻找着什么。于休休突然心跳加速,学过美术的人对美的感知更为敏锐。这个角度看他,沦陷。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啊?

    于休休双脚不自觉地朝他走过去。

    “嗨,我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可不可以请你……”

    他面无表情地升上车窗。

    于休休:……

    汽车徐徐开远。于休休耸耸肩膀,正准备转身回去,突然看到那辆车在前方调头,直接驶入大禹建筑公司的停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