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找茬的出门左转

    于休休进门的时候,被冷气呛出个喷嚏。

    苗芮正比着剪刀手自拍,见到她就招手,“休休快来,赶紧给妈P一下,P美一点。我发朋友圈。”

    于休休把照片美颜滤镜一通操作再还给她,不到半分钟,就看到苗芮在朋友圈装上了。

    “唉,岁月是把杀猪刀,老了!”

    照片背景是公司盛大庆典,照片上的苗芮浑身名牌,手指上硕大的戒指烁烁生光,四十出头的年纪,脸上一条皱纹也没有,美丽风韵,怎么看都是人生赢家。

    于休休啧一声,“这套路你还没玩够?”

    苗芮:“哼!我就喜欢看那些傻货吐酸水。不是看不起咱们家吗?不是说老娘嫁了乞丐这辈子完了吗?老娘就秀给他们看。”

    于休休撇眼,“这秀得不高级啊。一眼看穿。”

    “那要怎么高级?”

    于休休拿过她手机,删除重发。

    “唉,岁月是把杀猪刀,幸好老娘刀枪不入!”

    “……”

    于大壮殷勤地招呼唐家人,和相熟的人坐在一桌,方便聊天。

    大家说些吉利话,气氛很好。可是汤丽桦坐下来,话不过三,就开始取笑于大壮落魄的曾经。说他当年到申城打工狼狈得像公园里的流浪汉,在唐家借宿的时候,连换洗的内裤都买不起,还向她借了一条唐文骥没有穿过的……

    开的是玩笑,损的是尊严。

    换谁能忍?

    大家伙儿都尴尬地接不了话。

    可于大壮愣了愣,咧着大金牙就笑了,“是是是,当年那条内裤,我整整穿了三年。后来破了,我媳妇给打了个补丁,我又穿了三年,还舍不得丢呢。要不是这么俭省,家里饭都吃不上。”

    众人:……

    看他这么不知羞耻,汤丽桦冷笑两声,“老于,你一个大男人害不害臊?就只会装疯卖傻这点本事是吧?”

    于大壮:“是是是,我这人是真没什么本事,光着脚丫子进城,拼了这么多年,也才攒下这么点家底,我给暴发户丢人了。”

    众人:这点……

    好多人都想要这个“点”啊!

    于休休本来没有坐在这边,闻言走过来,笑嘻嘻挨着于大壮坐下,“当年亏得有汤阿姨,把两个大院子卖给我爸,后来赶上拆迁,赔了十几套房,这才没把我们饿死。汤阿姨,我们真的很谢谢您呢!”

    众人:……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汤丽桦就心绞痛。

    当年她娘家在申城的郊区农村有两个大院子,两排砖瓦楼,上下三层面积很大。父母去世后,他们住城里,房子没人打理,荒草丛生,破败不堪。汤丽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服于大壮以分期付款的方式高价买下,还暗戳戳地高兴了好久。

    ——现在那片地,是申城的中心商圈。

    汤丽桦快被气死了,闻言拍桌而起,一把甩开唐文骥的手,扯着嗓子就发飙。

    “行了,甭假惺惺的。今天我们就摊开了说吧。你于休休是个什么条件,我们家宁宁又是什么条件,长眼睛的人都会看。亲戚朋友,哪个不说你配不上我们宁宁?”

    “配不上,确实配不上。”于休休眨了眨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可是汤阿姨,是你们主动提亲的啊?”

    汤丽桦提一口气,“我们家老唐是个厚道人,把当年于家村那点恩情都记在心尖尖上,为一句你喜欢,他就把自个儿子往火炕里推……”

    “??”于休休问:“我不是又把他推回去了吗?”

    汤丽桦看她装可怜,恨得牙根痒痒,“你好意思说?好吃懒做又啃老,一副臭德性,我们家还没提分手呢,你凭什么哭着嚷着要退亲,你凭什么作贱我儿?”

    于休休一脸问号,“作贱?我没有啊,汤阿姨。唐绪宁,你来说。我有没有占过你便宜?你说有,我就对你负责。”

    唐绪宁:“……”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于休休就是装。在座这么多人,就算人家嘴上不敢说,心里也会觉得他们在欺负一个可怜的女孩子。

    “爸,妈。”唐绪宁看了于休休一眼,维持着体面,“这事就到此为止吧。各位叔叔伯伯,我和于休休,今天正式分手了。但我爸和于叔,还是好朋友。就这样。”

    于休休歪了歪头,咦一声:“不是在你骂我暴发户不知羞耻赖着你家那天,我们就分了吗?难道我记错了?”

    众人:……

    这两家人根本就没在一个频道!

    “咳!我来说两句,分手不至于……”

    唐文骥话没说完,就被汤丽桦打断,“老唐,你别再做烂好人了。人家根本不领你的情。”

    说罢,她转向众宾客,冷笑道:“各位都看到了,于家对待帮过他们的人是什么态度。跟他们家做生意,你们可得掂量着点儿。哼!”

    汤丽桦这么说可不仅仅是挑拨离间那么简单。唐家有人脉,有地位,唐文骥更是银行系统掷地有声的人物。出来做生意的,哪个不和银行打交道?她很清楚,大部分人趋利避害,审时度势,只有姓于的不懂或者装不懂罢了。

    杀人诛心。

    逼人站队。

    她就差直接说“和于家好的人就是和我唐家过不去”了!

    气氛突然低压。

    只有于家人情绪始终如一。

    于大壮:“老唐,赶紧叫你媳妇休息一会,喝口水,先喝口水压压惊,缓缓再接着说。”

    “爸爸!”于休休皱了皱眉,“回头你多买些内裤,还给唐叔叔吧。你看把汤阿姨急的……”

    于大壮:“还还还!我指定还!”

    众人:……

    什么叫没脸没皮,汤丽桦见识到了。

    想到回头可能会收到几车大裤衩子,她气得一把将唐文骥拽起来,“我不想再和这一家子神经病纠缠了,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走!”

    唐文骥反常的沉默,看一眼于大壮,推开椅子。

    不管汤丽桦怎么发飙,大家就看个乐呵,很多人都知道老唐的媳妇脾气火爆,强势不饶人,但真正做主的还是唐文骥。他不表态,大家就当玩笑,他要走人,好多人表情都变了——

    两家这是彻底撕破脸了。

    二选一,选谁?

    暴发户常有,唐家的大腿可不好抱。

    有人跟着站起来,“唐董,这就要走啊?我送送你。”

    有人殷勤地送上去拍马屁,“唐董慢些走!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更有人见风使舵,“老于啊,我刚想起来,家里还有事儿,先走了。合同的事,回头再谈,回头再谈!……哎那个绪宁啊,你等等我,有事找你……”

    于休休撇了撇嘴,刚好唐绪宁转头。

    两人视线相撞,唐绪宁一脸“好自为之”的嘲弄,傲气凌人的扶着汤丽桦往外走。

    没想到,于休休居然跑过来,朝他们露牙一笑,“汤阿姨,唐叔叔,你们慢走,外面风大,气头上容易着凉!”

    汤丽桦脸色一僵:“……”

    这于家人,是不是傻子?看不懂人家脸色的吗?

    一家奇葩!幸好不做亲家了。

    ……

    好好的一个庆典闹得鸡飞狗跳,苗芮黑着脸走到于大壮的面前,看他还在傻乐,气不打一处来。

    “你是不知道唐家人心眼儿小怎么的?父女两个一唱一合,把人气走了。等着吧,回头有你的小鞋穿。”

    苗芮理智地分析利弊,语重心长,可是于大壮压根儿没听见去。

    “老婆,我和休休说的都是真心话呀!”

    “你还跟我装!”

    “嘿嘿……”于大壮笑着揽了揽她,“得罪了就得罪了,辱我妻女者,统统拍死!你怕什么?咱又不是没有穷过,大不了后半辈子穷点,苦点。30套房,休休姐弟俩一三五,二四六,一月收一次房租,工作解决了,还有休息日呢……”

    “于大壮,你是想气死我讨小老婆是不是?”苗芮咬牙。

    于休休走过来,嘘声,“小声点,气质,注意气质!”

    苗芮看着没心没肺的老公和被人称做养废了的女儿,又好气又好笑。

    “两个没出息的东西。人家说你们胖,你们还喘上了?”

    “呼呼。呼呼。”

    ……

    钟霖站在进门的地方,看着这出闹剧,问身边的男人,“霍先生,还要进去吗?”

    “进!”霍仲南面色冷峻,稍顿一下,错开气势汹汹的唐家人,突然察觉有一束目光,刺辣辣地落在身上。

    他望过去,看到刚才在门外见过的女孩儿,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眼睛笑成了月芽儿。

    “哈!又见面了。”于休休老熟人一样走到他面前,发现他好高,说话还得微微仰头,“你是来找我的吗?”

    霍仲南面无表情,眼神微妙。

    钟霖猜不准老板的心思,笑着接话:“你好,我们找于老板。”

    找他爸?于休休的心思活络起来,“你好,我是于老板的女……助理,请问找我老板什么事?”

    钟霖掏出名片递上去,“我们想和于老板面谈,麻烦你了。”

    于大壮和苗芮正在安抚客人。

    走了十来个马屁精,剩下的人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还是不愿意得罪于家,那就好好招呼着。

    差不多半小时,于大壮才腾出时间,去休息室见休休嘴里的大客户。刚才太忙,他没注意看名片,乍一看“盛天集团”几个烫金字,抹了抹汗,脚下颠颠的,三步并了两步。

    于大壮以为于家今儿要倒大霉。等钟霖说出来意,他才发现是天上掉了个馅饼。

    “浮城?我……没听错吧?你说的……是东郊那个浮城?”

    钟霖微笑:“你没有听错。”

    于大壮挠了挠头,“可是,这么大的项目,我……嘿嘿,实话说吧,我们公司吃不下。”

    钟霖:“你别急。坐下来,我们慢慢谈。”

    于大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