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4章 送到嘴边的肥肉也不吃

    于家和唐家在周年庆典上闹翻的事情发生后,大禹建筑果然遭遇了“小鞋危机”。几个在谈的合同黄了,甚至有两个即将开工的项目都单方面解约了。合作方宁愿赔偿,也不肯合作。

    得到消息,唐绪宁很满意。

    他私底下打招呼了,和于家做生意,就是和唐家过不去。现代社会就是一张关系网,网网相扣,他浸淫其中,太知道怎么对付势单力薄的于家了。

    别看于家有点钱,在上层阶级的眼中,小蚂蚁而已。隐形阶层的存在,不是暴发户发点横财就能跨越的。唐绪宁认为,唐家在上阶层,于家在下阶层。收拾他们,就几句话的事。

    他相信,用不了多久,这暴发户一家,在申城就混不下去了。想到于家公司破产关门,卖房卖车,于休休痛哭流涕求他原谅的样子,唐绪宁心里那口恶气总算松缓了些。

    不过,如果他们真的求上门,怎么办?

    如果于休休真心悔过呢?如果爸爸又逼着他和于休休在一起呢?他要不要考虑?

    唐绪宁做了许多设想,甚至想到了于休休跪在地上抱着他大腿哀求他复合的丑样子,唯独没有想到,下一个得到的消息,是盛天集团派人和于家接触,可能会把浮城项目的部分土建工程分包给大禹建筑。

    盛天集团?

    盛天集团?

    “怎么可能?”唐绪宁根本不相信。

    盛天就是搞房地产起家的,公认的大财阀,就算要找人合作,可以选择的公司也实在太多,挑剩下都不可能挑上于家这样的,刚刚成立一年,没有任何标志性建筑。

    唐绪宁四处打电话,找朋友,找亲戚,找任何一个有机会和盛天内部人员搭上线的人打听情况,得到的结果却如晴天霹雳。

    确有其事。

    但是,合同签了没有,流程走到哪一步,没人知情,甚至连集团高层对这个合作都一头雾水——因为出面的人是总助钟霖。

    唐绪宁:“??开的什么玩笑呢?”

    ……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好事坏事一起来,于家这几天俨然成了唐于两家朋友圈子里的热议人物。

    私底下,大部分人都把于家说得很不堪。于家暴发户人设本就招人嫉恨,半路发家,甩了一起奋斗的小伙伴十万八千里,步子迈得大,哪里都不讨好。而于休休毕业这么久,不工作,就啃老,还能找到唐绪宁那样的优质对象,也招人讨厌。

    现在好了,唐绪宁终于不要于休休了,举圈欢庆。

    “明明是我姐不要他的好吧?这些人,到底懂不懂吃瓜的正确打开方式?”

    于家洲为姐姐抱不平,于休休到无所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单身,又可以合理拥有吴彦祖胡歌彭于晏朱一龙邓伦肖战易烊千玺……和葛大爷了!”

    “我姐就是我姐!”于家洲竖起大拇指,“老中青三代男神一网打尽,连葛大爷都不放过。”

    苗芮端出果盘,放在爷仨面前,冷哼道:“那姓唐的一家,除了唐文骥就没一个好东西。分了好,和汤丽桦做亲家,我会折寿的。”

    于家洲握拳头,“那天我要是没去上学,我冲上去就打暴他唐绪宁的狗头,为我姐出气——”

    于休休:“理智点,不要为逃学做铺垫。小时候我跟人打架,你哪次不是只会在屁股后头嘤嘤嘤,喊姐姐加油?渣弟!”

    姐弟俩在农村生活了很多年,那时候,于大壮在外面打拼,常年少归家,苗芮也一年会离开小半年去陪老公,姐弟俩就是半个留守儿童,没少闯祸挨人家欺负,打架是家常便饭。

    不过,于休休十五岁那年,于大壮在申城买了房,站稳脚根,就把一家子接了过来。城里读书,姐弟俩混不到一块,再没打过。

    忆苦思甜,于休休还有点想念当大哥那些年——

    “打断一下二位小英雄,今天家庭会议的重点,难道不是讨论要不要和盛天集团合作的事情吗?”

    于大壮终于抢到发言权,看他们娘仨瞄自己的眼神不对,嘿嘿一笑,“我说错了?……干嘛都这么看我?”

    苗芮:“你不是当家的吗?你做主。”

    于大壮:“老婆没发话,我哪来的狗胆做主?这是大事,关系到我们家从暴发户时代走向国际舞台。”

    于休休:……

    苗芮:“那就合作呗。”

    于家洲:“盛天也,当然要合作。我去学校可以吹一年!”

    “我觉得这事不靠谱。”于大壮搓了搓手,满脸纠结的看着妻女,“盛天是什么公司?咱们是什么公司?我们有什么让人看上眼的地方?”

    苗芮的目光扫向于休休白皙的小脸,“休休这姿色,也能勉强打个八分。难道那个钟经理,看上她了?”

    于休休:“……”

    “不!人家不可能看上她。我觉得人家看上的,是我们的房子。”

    盛天有一个附加条件,收购大禹的办公楼。

    于大壮:“浮城可能只是诱饵。他们就是要楼。你们想想,就那小破楼,他们为什么出那么高的价?”

    于休休:“爸爸,你是怎么想的?”

    于大壮嘿嘿两声,“你忘了你汤阿姨为什么被你气得半死?……我在想,是不是我们办公楼那块地,要拆迁了?盛天的老板是能通天的人,肯定得到了消息。”

    噫,好像有点道理?

    于休休姐弟俩吹起了彩虹屁。

    “爸爸就是厉害,一语道破天机!怪不得能带我们全家吃香喝辣奔小康走向世界。”

    “爸爸继续努力,我和姐姐要争取做最优秀的啃一代。”

    于大壮赫赫发笑。

    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占小便宜,吃大亏。盛天集团没理由把这么大个蛋糕给他们——给了,就一定有诈。

    “看来我于大壮这辈子,只能靠拆迁致富了。我这就去回复他们。不合作!打死不合作!”

    ……

    大禹建筑回拒得干脆彻底,钟霖大为意外。于大壮也不解释太多,打着哈哈就再见。钟霖再拨过去,想劝说,可是,于大壮说要帮媳妇打洗水脚,直接把电话挂了。

    钟霖:……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傻子?

    送到嘴边的肥肉,他居然不吃?

    他拿起桌上已经准备好的合同,叹口气塞入抽屉,重新准备了茶水,端进去给霍仲南,委婉地说了这件事。

    霍仲南头也不抬,目光冷幽幽的。

    “你去想办法。”

    “……”为什么啊?

    为什么一定要买那个小破楼?

    钟霖心有疑惑,不敢问。可是,再想想那个奇葩的于大壮,他觉得被老板甩脸色,也好过和于大壮打交道。

    “霍先生,那幢楼除了旧,没有别的特点。如果您喜欢那种风格的建筑,我可以……”

    “我就要它。”

    霍仲南音色低沉,听不出喜怒,但钟霖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是了解他的。说要,就一定要的。再敢多句嘴,他就死了。

    “霍先生……”

    “做不到你就回家种红薯吧。”

    “……”

    钟霖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准备红薯种子了。

    于大壮简直就是油盐不尽啊。

    他见人就笑,像个活菩萨似的,彩虹屁能把人吹上天,提到盛天集团的垂青,他就感激涕零,可是一谈到实际合作,他拒绝。

    钟霖好话歹话说尽,于大壮终于说出了不合作的真实原因:大公司规矩多,压力大,容易影响他帮老婆洗袜子,陪女儿打游戏,以及闲得无聊打儿子……的愉快家庭生活。

    钟霖:……

    他太难了。

    捧着钱送到人家面前,都快跪下了,还被嫌弃。

    “这人就是个奇葩啊。”

    钟霖把这几天的遭遇告诉了霍仲南,对自己的“无能”感觉无能为力。霍仲南到是没有说什么,就是没有笑意地对他笑了一下。

    “完了?”

    “……可不是完了吗?”

    霍仲南挑起眼角,看他一眼,嘴角冷冷抿起。他什么都没有说,可是钟霖看到的全是“可以回去种红薯了。”

    不不不,钟霖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

    “霍先生,也不是毫无办法。那天那个女孩儿,是于大壮的女儿。于大壮很宠她,而她对你……好像很有意思。”

    是的,于休休那天假装是助理,一会倒水一会擦地,在休息室里晃来晃去,其实——早已被他们看穿。

    只不过,不到垂死边沿,钟霖是不敢打老板主意的。

    霍仲南突然笑了声。

    “钟霖,我小瞧你了。”

    钟霖心脏一麻,感觉自己已经死了。残存的意识在疯狂OS:老板,一个人迫切需要什么是要付出代价的啊?

    “霍先生,我还听说,唐家放出风来,要让大禹建筑滚出申城,很多人收到口风,都不再跟他们合作。我想,大禹建筑怕是撑不了多久,就会主动找我们了……”

    “唐家……”霍仲南又笑了声。

    钟霖头皮一麻,见他神情平淡,眼睛里不仅毫无笑意,甚至还是想让他回去种红薯。

    “那小女孩儿是于大壮的女儿?”

    “啊???”钟霖见鬼似的看着霍仲南。

    老板说话不按节奏来,让他怎么猜他的意图?